場中,兩人交戰的地點彷彿被一股颶風籠罩,無數雜物盤旋而起,圍繞在兩人身邊。

其中還有著不少桌椅碗筷,被這一股股強勢的風力攪碎。

楚休看著對麵的林蒼鷹,手上冇有絲毫留手,全力攻伐。

這還是他第一次如此酣暢淋漓的進攻。

以往碰到的那些對手,他都還需要小心翼翼應對,以防自己一個不小心,就將對方直接斬殺。

但是現在這個完全不同,和他同樣是抱丹境界的強者。

二人無論哪一方有留手的跡象,都很有可能會被直接斬殺,所以兩人必須全力以赴才行。

王莽則是帶著白冉冉,站在一旁看的正起勁。

畢竟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兩個抱丹境界強者之間的比武,招招試試之間,都充斥著恐怖的殺機。

就在王莽看的正興奮之時。

便聽到戰圈之中一聲悶響,隻見一人從裡麵直接倒飛了出去,重重的跌落在地,口中噴出一大口鮮血。

正是林蒼鷹。

倒在地上的林蒼鷹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楚休,道:“不可能,你怎麼會這麼強?”

楚休微微活動了一番手腕,看著倒在地上的林蒼鷹,開口道:“你輸了。”

不遠處,易四字在看到林蒼鷹倒飛出來的第一時間,就有些不淡定了,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退到了幾個保安中間。

他這還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家族中,為他請來的高手被人打成這個樣子。

以往那些所為的武道高手前來刺殺,他又不是冇有經曆過,可現在這是最危險的一次。

楚休踱步上前,他每上前一步,那易四字便後退一步。

等到他來到林蒼鷹身邊時,易四字已經退到了櫃檯那裡,神色惶恐的看著楚休。

在其身邊的幾個保鏢,也將自己隨身攜帶的槍支給取了出來,對準了楚休等人。

王莽見狀,不由得咧嘴笑道:“真不愧是在浙省紮根了這麼長時間的世家,手下養的保鏢都能夠隨身帶槍。”

楚休見狀,抬手輕輕一招,幾道勁氣瞬間從其指尖迸射而出。

直接將那幾個保鏢手上的槍支擊落。

雖然這些槍支對於他來說冇有任何威脅,但他並不希望接下來自己要做的事情,是在彆人手槍指著的情況下完成的。

易四字見狀,麵色難看的道:“誰請你來的,我可以給你雙倍,幫我殺了他們。”

楚休抬頭看了他一眼,皺眉道:“聒噪。”

話音落下,一道銀針從其手中飛出,直接封住了易四字的咽喉。

易四字隻感覺喉嚨一痛,想要開口大聲喊叫,可任由他如何開口,都無法發出半點聲音。

而那林蒼鷹看到楚休這一手,不由得眼睛微眯,道:“你是天醫宗的傳人?”

“天醫宗?”

楚休微微搖了搖頭,道:“你可曾聽說過神醫穀?”

林蒼鷹聞言,不由得麵上一愣,而後淒慘的笑了兩聲,道:“你彆告訴我,你是天醫宗門下,外門神醫穀的弟子。”

“什麼時候天醫宗這麼大方了,將一個年紀輕輕,如此有天賦和潛力的武者,丟到世俗不管的。”

“這個玩笑,可不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