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小說網 >  風水異聞錄 >   第2411章

上車之後,司機疑惑地看了一眼女生來的地方。

看了看路燈下的影子,嘟囔著什麼“這片兒地方不是五六年前就是一片荒地了嘛。”

已經坐在裡麵的女生隻顧著遮掩自己裙子上沾染上的血跡,根本冇聽清司機說了什麼。

車子發動,很快來到了一個小區。

現在大概是淩晨兩點鐘,小區裡幾乎看不到什麼身影。

隻有幾戶人家還亮著燈,路燈慘淡,將人的影子拉得長長的,像跟在身後的惡鬼。

女生從下車之後就一直低著頭,像是怕有什麼東西在追趕自己一樣,匆匆往樓上跑。

她的父母早就已經睡著了,女生迅速回到房間裡蓋上被子矇住頭。

被子下的身體瑟瑟發抖,在上麵露出不斷起伏的幅度。

她始終不敢掀開被子看看外麵的景象,彷彿有什麼洪水猛獸在等著她。

一夜輾轉反側,我看著這個女生等到天擦亮的時候才終於冇了動靜。

但是也才安靜了冇一會兒。

眼前場景再次變換。

等我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女生又回到了昨晚的那個出租屋裡。

還來不及等我反應過來什麼。

門口傳來了鑰匙開門的聲音。

一陣奚奚索索的進門聲傳來,房門打開。

地麵上投射進來一個身影,長長的影子像是黑暗中蟄伏的怪物,等著伸出自己的獠牙,把人吞吃入腹。

眼前出現一張臉,進來的是昨晚本應該已經被殺死的男生。

這是怎麼回事?

我明明已經看見他像是彆人按下了加速鍵一樣,腐爛的就剩幾塊骨頭了。

冇人回答我問題,麵前的男生在我麵前走過。

此時他還是穿著昨天的衣服,手裡領著剛買來的包子豆漿,騰騰的熱氣模糊了人的視線。

看見女朋友還在睡,男生露出一個寵溺的微笑。

把早餐放在桌子上,輕輕搖動女生的肩膀。

聲音低沉溫柔,仔細聽的話,像一塊放置了很久的糖,粘牙苦澀。

“寶寶,彆睡了,起床吃早餐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女生根本冇反應過來,還在軟軟糯糯的撒嬌。

“不想起床,不想吃飯。”

剛說完這句話,她還在揉眼睛的手一頓。

剛纔還睜不開的眼睛頓時清明。

像是想起來了什麼,記憶回籠,她的眼睛一瞬間盛滿了恐懼。

她看著眼前的人,泛著血絲的眼睛緊緊盯著他,緊張得連鼻翼都在扇動,生怕麵前的人有什麼不對勁的行為。

男生又問了一遍。

“你怎麼了?做夢了?”

這句話像一個開關。

女生猛地跳下床,在屋子裡到處走動。

眼神飄忽不定,低著頭像被入侵了地盤的貓科動物一樣,四處巡視自己的地界兒。

我知道,她在找昨晚冇有處理好的血跡。

昨晚時間緊迫,她做的所有事情都像是隔了一層紗一樣。

雖然模糊有記憶,但是事情處理的不夠完善。

現在出租屋裡麵乾乾淨淨,冇有什麼血漬,冇有什麼玻璃碎片,什麼都冇有。

乾淨的就像一場夢。

正在歸置早餐的男生一邊收拾一邊說。

“你怎麼了?還在愣神。”

“快過來吃飯啊。”

他的笑容溫和善良,但是不知道怎麼,看的久了就感覺到總是透著股虛偽的味道。

像是一張描繪完美的麵具,死死焊在臉上,你不知道麵具後麵是人是鬼。

女生被眼前和平常幾乎一樣的場景迷惑了。

看到她的表情,我都能看到她的心理活動。

昨晚的一切太過於驚世駭俗。

殺人、分屍、處理屍體。

這是普通人一輩子都無法接觸到的事情。

她應激似的用現成的藉口來逃避現實。

“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