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一看喬老三拿走了手提箱,秦望祖臉色大變,大喝一聲就要追上去。

手提箱裡麵的靈藥,何其的珍貴,秦望祖也是心知肚明,況且,為了這一批靈藥,他們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其他的不說,秦天能拿到靈藥,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如此一來,秦望祖如何能眼睜睜看著喬老三將靈藥帶走?

“彆、彆追了、箱子是空的......”

隻不過,不等他追出去,耳邊傳來了秦天虛弱的聲音。

“嗯?”

“什麼?”

回過頭,秦望祖臉色大變,望了眼快速消失的喬老三之後,才轉身奔著秦天衝了過來。

此時的秦天,搖搖欲墜,哪怕是逆鱗,也有些支撐不住他的身體了。

果然,當秦望祖衝過來的時候,秦天四肢一軟,眼前一黑,一頭栽倒在地上。

“小天!”

急切的扶起秦天,秦望祖才發現,在他的左手中,緊緊的捏著幾根細如牛毛的銀針。

很顯然,秦天始終冇有放棄,哪怕是筋疲力儘,也時刻準備著反擊。

老秦家的人,冇有一個孬種!

望著秦天蒼白的臉色,秦望祖紅了眼控,心疼不已。

此地不宜久留,一把將秦天抱起,快速飛掠而去,消失在山林之間。

與此同時,獨臂閻羅喬老三,抱著手提箱,也是拚命狂奔,一直翻過一個山頭之後,方纔停了下來。

開玩笑,有著修羅劍客之稱的秦望祖,那可是絕對的凶惡之輩,其手段,不知道要比他這個獨臂閻羅,殘忍多少倍!

因為,修羅劍客可是凶神世家的人,而且,是凶神世家三少爺手下的大紅人。

若論亡命之徒,江湖上,也鮮有人敢與修羅劍客爭鋒,這可是動輒滅滿門,屠全族的狠辣之輩!

也因此,當秦望祖報上名號之後,喬老三的心中,其實就隻剩下了一個念頭,就是跑。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逃跑之前,奪來了靈藥,也算是任務完成了。

暗自鬆了一口氣之後,喬老三打開了箱子,然而,箱子裡,竟然隻有三塊巴掌大小的石頭!

嚇!

這一看,喬老三立刻就慌了,靈藥呢?

一把摔碎了箱子,喬老三目眥欲裂,作勢就要衝回去。

可是,一想到秦望祖,立刻就縮了縮脖子。

如果能殺了他,一切都好說,然而,如果殺不了秦望祖,那麼,死的可就不隻是他喬老三一個了!

憤恨了許久,喬老三最終還是放棄了追擊的念頭,一個毛頭小子,他不會放在眼裡,可是,秦望祖不行。

靈藥固然重要,可是,身家性命無價,於是他決定先回去覆命。

林間小院,清幽雅緻。

簡陋的床榻上,秦天悠悠轉醒。

“小天,怎麼樣?好些了冇有?”

不等他睜開眼,秦望祖立刻走過來,一臉關切的望著他。

“咳、咳咳......”

劇烈的咳嗽了一陣,秦天掙開了他的手,語氣冰冷的問道:“死不了,你怎麼會突然去那裡?”

察覺到他的動作,秦望祖臉色一僵,開口道:“我不放心你,所以......”

“不放心我?”

眉頭一挑,秦天冷笑道:“你是不放心我,還是不放心我帶來的藥?”

“也許在你的眼裡,我的命,遠不如靈藥珍貴吧?”

言語間,秦天一咬牙,坐起了身子,之後,自顧自盤膝而坐,調理著氣息。

一看他如此,秦望祖神色複雜,悻悻的站起來,坐到了一邊的桌子上。

其實,一直以來,他也幻想過無數次,爺孫相見的場麵。

隻可惜,不論是雷公塔的相見,還是這一次相見,都不是他想要的局麵。

而且他知道,在秦天的心裡,他是一個拋妻棄子,無情無義,而又助紂為孽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