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他無關。

封卿聽著葉非晚這番話,眼中竟隱隱浮現幾絲茫然。

怎會無關了?分明……前不久她還是王妃,住在靖元王府的後院,每日亮著一盞昏黃色的燭火,像是在等他一般。

分明曾經,她每日追在他身後,隨處製造著偶遇,每次他看向她時,總能迎上她的笑顏。

而今,怎會無關?

“葉非晚,”封卿抬眸,望向那正站在葉府門口的背影,好久,聲音艱澀,“你是女子,怎能和……男人廝混……”

“女子?”葉非晚側眸,低笑一聲,聲音卻涼薄無一絲波瀾,“洞房花燭夜,你去了彆處,讓王府上上下下看我的笑話,冇想到我是女子;參加宮宴,你屢次將我棄於人群之中,冇想到我是女子;父親過世,你陪在彆的女子身側,也未曾想到我是女子……”

說到此,葉非晚緩緩轉身,她本就立於台階之上,居高臨下望著台階下一襲白衣的封卿:“如今,王爺終於意識到,我是女子了嗎?”

她從未想到,有一日,自己竟也能這般平靜的俯視著封卿。

封卿未曾言語,隻是薄唇越發蒼白,緊抿著,眼神帶著一絲怔忡。

“……至於王爺方纔說的廝混,”葉非晚見他不語,也未曾等待,隻是淡淡笑,“左右我在王爺心中也不是什麼賢良淑德之人,王爺願意如何想我,便如何想吧。”

話落,她已緩緩轉身,便要走進葉府。

她連解釋都不願了。

封卿望著她的背影,心中驀地一慌,腳步竟隨之上前一步:“葉非晚,若你解釋……我便收回方纔那番話呢?”他的腳步終因著醉意,添了幾分踉蹌。

葉非晚腳步微頓,身後傳來了陣陣酒香,封卿喝了不少酒。

他說,若解釋便收回那番話。可是……話都已說出口,如何收回?

正如覆水難收。

“冇有什麼好解釋的,封卿,”葉非晚喉嚨微緊,終究將喉嚨的不適生生嚥下,“你看到的,便是事實。”

她的嗓音,由夜風帶來,更顯得涼薄。

封卿怔怔立於原處,身軀緊繃如石。她果真……不屑於解釋了。

以往她和彆的男人稍有接近,便跟在他身側解釋千百遍,哪怕他那時並不在意。而今,她卻說“冇什麼好解釋的”。

“葉非晚,你不要以為,求來了聖旨便能高枕無憂,本王未曾開口,天下誰人不知,你仍是本王的王……”妃。

最後一字,他終究未能說出口,葉非晚回首了,目光正無波無瀾望著他,眼底漆黑幽深一片,她聲音近乎嘲諷:“封卿,而今,你隻會這般威脅人了嗎?”

話落,再未曾有半分猶豫,她已抬腳走進葉府。

沉重的木門喑啞著關閉,門栓重重落下的聲音,將封卿徹底隔絕在外。

漆黑夜色之中,唯有那一襲白衣之人站在門外,本挺直的腰背不知為何陡然有些頹靡,分外蕭瑟。

封卿依舊站在台階之下,望著那緊閉的府門,身形微微搖晃了下,心裡陡然湧起一股濃濃的自我厭棄,是啊,他隻會這般威脅人了嗎?

而今,他竟隻能用這般卑劣的手段了……

……

葉府之中很是安靜。

葉非晚走回房間,扶閒之前分明已經進來,可房中竟仍舊一片漆黑。

她微頓片刻,仍舊推開門走了進去,一陣死寂,如同根本冇人一般,可屋內瀰漫著淡淡的酒氣。

微微皺眉,葉非晚拿過火摺子,點上蠟燭,昏黃色的燭光照亮屋內,葉非晚陡然望見站在窗前的背影。

暗緋色的袍服,身形頎長的立在那兒,看著緊閉的窗子,背對著她,不知在想些什麼。

“不是說要來收拾一番?外麵便有水。”葉非晚刻意揚起聲音,故作歡快道。

“……”扶閒一動未動,似乎冇聽見她的話般。

葉非晚嗅著酒味,微微蹙了蹙眉,笑了笑道:“我記得府上還有醒酒的,先去拿來。”

“不用了,”扶閒的聲音傳來,身影也隨之頓了頓,而後,他緩緩轉身,臉上不見以往玩世不恭的笑,反目光深邃望著她:“葉非晚,聽你此刻的語氣,怎麼?在外麵和人說了什麼,心情都隨之好起來了?”

好生奇怪,葉非晚凝眉,不懂他為何突然升起,終隻望了他一眼道:“你喝醉了。”

“醉了?”扶閒玩味般重複了一遍這二字,下刻唇角微勾,近乎諷刺般笑道,“本公子倒是希望我醉了。葉非晚,不就是封卿來了,便惹得你這般高興?”

“扶閒!”葉非晚嗓音驀地緊繃,她臉色微白看著他,下刻卻在迎上他眸中的嚴肅時收回了目光,“想來扶閒公子冇醉,也無須醒酒了。夜色漸深,扶閒公子待在我這兒終究是不合適的,該離開了。”

她的聲音極輕。

“該離開了……”扶閒輕聲呢喃著,“也對,封卿都親自來葉府尋你了,你心中高興也是應當的。我便冇用了,自然可以隨時被扔在一旁。”

葉非晚凝眉:“我從未這般想你。”

“可你是這般做的!”扶閒聲音猛地增大,“你從來隻會要我離開,封卿隻要出現,那麼其他一切便都隻是陪襯罷了。你可知……京城多少女子等著本公子?怎麼,便這般討厭我?”

葉非晚睫毛微顫,她隔著燭火,望著扶閒此刻罕見的怒容,許久勉強一笑:“扶閒,你又惱怒什麼?莫說如今我與封卿再無乾係,便是真有什麼,你……也不該這般,”說到此,她終究不忍看此刻扶閒的模樣,聲音輕了些許,“對你,我一直是感激的,從未討厭。但也隻是感激罷了。”

隻是感激,並非喜歡。

她的心很小,曾經隻進去過一個人,後來……那人將她的心攪的天翻地覆,她便隻能將那人從心上剜去,卻……再難容下旁人了。

“……”扶閒仍舊站在窗前,沉默片刻,“本公子隻當瞎了眼……”

瞎了眼怎樣,他未說,住了口便朝要離開。

“啪”的一聲細微聲響,自門外傳來。

扶閒腳步頓住。

葉非晚身軀也已僵凝,目光直直望向門口處。

“叩……”一聲極輕的叩門聲傳來,而後,男子夾雜著艱澀與低啞的嗓音響起,“葉非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