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葉非晚離開王府後,第一次回冷院。

天色極為陰沉,倒是映襯的這裡一如既往的蕭索冷清。那棵老歪脖子樹冒出了綠葉,是整個淒涼院落裡唯一的生機,也是……曾經葉非晚臥於病榻時,隔著闌窗能看到的唯一景象。

她目光怔忡望著那棵樹,前世臨終前,隔著被寒風衝撞開的窗子,她最後看見的便是這棵樹。隻是那時,這棵樹枯枝嶙峋,儘是敗景。

而今……又是一年春夏,萬物生機。

封卿的後背傷勢未好,被人攙著走進冷院房中,動作極為緩慢。

葉非晚靜靜跟在其後。

屋內昏暗,處處蒙塵。

封卿揮退了下人,安靜坐在木椅上,望著此處的一桌一椅,一草一木,記憶中那些莫須有的畫麵卻並未冒出來,反而空蕩蕩的。

葉非晚不喜冷院的氣氛,每每來此處,都覺得前世那鋪天蓋地的絕望要朝她壓來一般,讓她難以喘息。

更何況……此次還是同封卿一齊前來。

她看著那穿著白衣臉色蒼白的男子:“王爺,冷院也來了,你也該踐行諾言,放我離……”

“本王記得,那棵樹下曾有一個鞦韆。”封卿卻打斷了她,他的目光落在院落中的老歪脖子樹上,嗓音有些乾澀。

葉非晚一滯,不受控般順著他的目光望去,下刻如被刺痛般飛快轉眸:“王爺記錯了,冷院終年無人居住,怎會有鞦韆呢。”

封卿薄唇微抿,是嗎?可為何,他印象中,那棵樹下曾有一個鞦韆,一個女人曾坐在那兒蕩啊蕩,而他……卻隻能隱在暗處靜靜望著,連現身都不敢?

他微頓,許久指向一旁的角落:“終年無人居住之處,竟還有一個衣箱?”

葉非晚應:“那並非衣箱,不過尋常的木箱……”

話,戛然而止。

葉非晚的心都跟著下沉。

封卿這番話,並非對那木箱好奇,而是……試探。一瞬間,她身子僵凝。

轉眸,果然一眼望見封卿正在凝望著她,目光深沉漆黑一片:“你果然知道這裡,”他每一次都似從喉嚨中擠出一般,“你在此處待過?”

“……”葉非晚沉默片刻,“冇有。”

“那你豈會對此處甚是熟悉?豈會知道那木箱並非衣箱?往日又怎會經常來到此處?”封卿一句句的逼問,問到最後,雙眼微紅。

他感覺自己如處在一個大局之中,莫名出現的回憶,葉非晚莫須有的眼神,還有她的決絕,均像一張網將他包圍在其中。

而葉非晚,極有可能知道真相,可是她什麼都不說,她總是什麼都不說!

葉非晚心內大驚,封卿果真知道了些什麼,那些前世的回憶,她本以為這世間唯餘自己一人記得,而今……

封卿,也許冥冥之中擁有了以往的回憶。

“我對此處熟悉,隻是因為……我畢竟曾是王府的女主人,”葉非晚竭力壓下心中翻湧的波瀾,故作平靜,補充道,“雖然這一點,王爺並不願承認。”

“若你熟悉冷院,隻是因為你曾是女主人,”封卿聲音呢喃,下刻卻驀地望著她,“那你呢?你曾經透過本王想要看到的人是誰?你想在本王身上尋找誰的影子?”

無數次,她明明在望著他,卻又好像在望著旁人,雙眸悲慼,看的人心中都難言壓抑。

葉非晚眼神恍惚了一陣,有一瞬,她覺得自己在眼前封卿的身上,看到了他前世的影子。

今生的封卿,仍帶著幾分意氣,可前世的封卿,沉穩而深不可測,矜貴清冷卻不掩骨子裡高高在上的貴氣。

“葉非晚!”封卿聲音咬牙切齒,又是這般,她又在透過他尋找彆人的身影了。

葉非晚陡然回神,似是察覺到什麼,勾唇自嘲一笑:“王爺想聽見怎樣的答案?”

說她在尋找前世的封卿?怕是要被人當做瘋子。說是尋找彆的男人的影子?即便她真的想要離開封卿,可是仍舊不願揹負莫須有的“水性楊花”的罵名。

封卿一滯,他想聽見怎樣的答案?他隻是……想知道曾發生過什麼而已。

“你為何不信我一次呢?”葉非晚聲音如同歎息一聲,無望死寂,“你我二人,若再這般互相折磨,終會如同無木之林,無水行舟,徒勞一場空悲喜。也許有一日,會相看兩恨,永不安寧的。”

相看兩恨。

封卿指尖劇烈一顫,太陽穴驀地一痛。

“廢了我,或殺了我,封卿,廢了我或殺了我……”腦海中,熟悉的女聲一遍遍的響起,聲音頹然,如夾雜著鋪天蓋地的絕望與恨意。

“王爺。”眼前女子的一聲低喚,卻頃刻間將那些嘈雜之音全數驅散。

他怔怔抬眸,看著葉非晚此刻平靜的眸,她方纔那“王爺”二字,恰如歎息一般。

“我記得……你曾不願喚我王爺的。”封卿聲音極輕。

以往,這個女人總是說“喚你王爺太過生疏了,還不若喚你名諱呢!”

可是如今,她卻一口一個“王爺”,喚的這般順口且……生疏。

“以往貪玩跋扈不懂事,”葉非晚也想到那些過往,隻是自嘲一笑,“如今終於懂了。”懂得了,不是自己的,終是強求不得的。

封卿啞然望著她。

“冷院既已前來,王爺,你說過的,會讓我離……”

葉非晚這句話,第二次被打斷了。

“轟”的一聲巨響,屋外本陰沉的天色,突然響起一聲驚雷,不過片刻,豆大的雨滴已經砸落下來,望著屋頂的遠處,已是一片煙雨朦朧。

葉非晚輕怔。

封卿同樣望著那漫天的雨勢,心中卻升起一股詭異的慶幸。

“下雨了……”他聲音如呢喃。

“……”葉非晚未曾言語。

“雨勢極大,怕是油紙傘也無多大作用。”他依舊道著,聲音喑啞。

“……”葉非晚沉默。

“府中馬車恐也不便。”封卿低語。

這一次,葉非晚終於望向他,遲疑良久,她終問道:“你究竟想說什麼?”

封卿睫毛微顫,未曾看她:“你要不要……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