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非晚在那炒栗子前排了好一會兒,本以為自己前方不過二三十人,總能排到自己的,未曾想過,此處早已排過幾輪了。

“二位姑娘,抱歉了,”那老闆抱歉對她們笑笑,“最後兩份,被前麵那兩位老爺買走了。”

葉非晚望著炒鍋裡黑漆漆的鐵砂,一顆栗子也冇有了。

要說人也是奇怪,之前也不過隻是突然想吃栗子罷了,並冇有到“非吃它不可的”的地步,可眼下被人一說賣光了,又聞著那沁人心脾的香味,她的饞津怎麼也止不下。

“小姐,咱們走吧。”芍藥在身後默默道,賣完了她們也冇什麼辦法了。

“嗯。”葉非晚點點頭,不由搖搖頭,好不容易出來一趟,看來註定铩羽而歸了。

“小姐,那不是你常吃的槐花糕?”芍藥拽了拽葉非晚,似是要她高興般,語氣都極為雀躍。

葉非晚朝前望去,那槐花糕被蒸的晶瑩剔透的,上麵還印著大大的“樂”字,可是,……便是這般誘人,她心底也是興致缺缺,隻微微擺頭:“還是算了,芍藥。”

本就是為著炒栗子前來的,旁的東西她也吃不下。

“我看我們逛完前麵的,便回去吧。”話落,便要朝前方走去。

“兩位姑娘留步,兩位姑娘……”驀然,身後一陣叫聲響起。

葉非晚疑惑轉身,卻正看見方纔的老闆手中拿著一個紙包朝自己跑來。

“老闆?”葉非晚反問。

“兩位姑娘,”老闆氣喘籲籲在二人跟前站定,聲音急促,“方纔有為客人將這份栗子退了回來,還說這東西當給喜愛它的人纔好。”

竟是這般?

葉非晚臉色一喜,匆忙讓芍藥掏出銀子,接過栗子:“多謝老闆。”話落,不過順嘴問了一句,“不知那人可還在,我好去感謝一番。”

“不用不用,那位公子已經給過錢了,”見芍藥遞過來的銀子,老闆匆忙擺手,“而且,方纔那位公子還讓我給這位姑娘帶句話……”目光看向葉非晚。

“什麼話?”

“那公子說……”老闆有些遲疑,可畢竟收了人的銀錢,便當一字不差的複述下來,“說‘姑娘笑起來極為嚇人,往後出門在外,還是少笑些吧。’”語畢,老闆擦了一把自己頭上冒出來的汗。

讓他傳話那公子穿的極好,模樣又和天神似的,就是說出的話刻薄的緊。

葉非晚的臉色登時耷拉下來,微微思忖,似想到什麼,她瞬間扭頭朝四周環視一圈,目光最終定在一旁門麵極為豪華的酒樓二樓處。

那裡,一眾名門紈絝在此飲酒,閃眼間,一個穿著鬆垮垮的白色綢緞袍服的男子,手中撚著一個酒杯,狀似隨意朝窗外望著,目光在人群中掃視,卻又像在找尋什麼。

葉非晚眯了眯眼睛。

那身影察覺到有人在盯著自己,微眯雙眸,朝著她望了過來。

隻一眼,便頓住。

封卿。

二人隔著近十丈遠的距離,遙遙相望著。

“小姐?”芍藥不解,小聲喚著葉非晚,見她還無甚反應,伸手推了推她的小臂。

葉非晚陡然回神,收回目光,手中的栗子都變得有些燙手起來。

她不知封卿為何要將這栗子送與她,更不知他做此事有何意義,隻是……她不喜歡這種感覺。

似乎……因著他這小小的善意,便將自己的心尖都牽動了似的。

“芍藥。”低低喚一聲,葉非晚望了一眼她手心的銀子,伸出手來。

“啊?哦!”芍藥反應過來,匆忙將銀子放在她手心。

“老闆,這銀子,還請您送給方纔讓出栗子的那位公子,”葉非晚將銀子遞到老闆麵前,“便說無功不受祿,這栗子錢,我自己還是出得起的。”

話音落下,這次未曾猶豫半分,轉身拉著芍藥便朝前方走去,留下老闆為難的望著手中的一塊銀子……

這栗子……著實用不了這般多銀子,可這兩位……怎的都給這般多錢?

轉身,老闆徐徐走進酒樓,那裡,一眾富家公子還在說笑著,老闆恭敬走到床邊的白衣公子跟前,將手中銀子遞了過去:“公子,這是方纔那位姑娘讓我給您的……”

封卿眯眸,望著老闆手中那錠銀子,他自然看見了,方纔便瞧見她將銀子塞給老闆,活像是要和他隔開關係似的。

不愧是首富的女兒,出手就是大方,扔五兩銀子便和扔幾塊抹布一般。

可是,他卻很不悅。

在酒樓上,自聽見那王家小將軍說“她笑起來很好看”時,便很不悅。

相處良久,他從未認真看過她,更從未認真看過她笑起來的模樣,她本身也隻是清秀可人罷了,可眉眼微彎徐徐笑開時,便如同被沖泡開來的茶花,透著幾分清雅豔麗,更讓人感覺到一陣靜謐,忘了她曾是多麼跋扈的葉家小姐。

她很不走運,輪到她時,栗子便被賣光了。

哭喪著臉,不再笑了,封卿卻笑了出來,不是說笑起來好看?現在不笑了,便不會給人察覺到好看了吧。

哪想到……那王小將軍竟說“那小美人兒好生讓人可憐,待我去安慰一番”,心裡,登時一緊。

第一次,在外麵,叫了高風。

隻對他比了手勢,跟在他身邊良久的高風已經瞭然,找了買栗子的人,一錠銀子買了下來,交給老闆,並告誡她:你笑起來極為嚇人,莫要再笑了!

哪想到……她很聰明,很快便找到了她,本來還有些欣喜的表情立刻冷凝了下來,還……將錢還給了他!

“公子?”老闆看著眼前麵無表情的男子,心底莫名忐忑了幾分,他明明一言未發,她卻隻覺心中竟……一陣陣寒意翻湧而上。

“嗯。”封卿雙眸陡然清明,望著眼前的老闆,最終輕描淡寫應了一聲,“銀子你拿著吧。”

他竟,不願接那份她用來還人情的銀子。

老闆哪知這一來一去自己竟賺了這般多,誠惶誠恐的道謝:“貪財了。”說完,恭敬鞠一躬,轉身走了出去。

“可惜了,這般不湊巧……”王小將軍搖頭輕歎一聲,“怎的就多出來一份栗子!”

封卿飲酒的手一頓,薄唇微抿,不發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