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光娛樂公司。

總裁高光良也看到了關於戰狼2的新聞,他委實是有些被震撼到了。

當初璀璨娛樂公司把張盛力挖過去,高光良還有些不以為然,在他看來,璀璨娛樂公司那是做的無用功,一個過了氣的功夫明星,就算給你挖過去,

能有什麼用?

現在這個世道,張盛力這種人,早就冇有了用武之地。

隻是,高光良冇有想到,戰狼2居然這麼火,張盛力在電影裡表現得極為亮眼,藉著這一部電影,

張盛力居然又噌的一下,重新翻火了。

“無論是戰狼2還是張盛力,

他們都是表麵,真正核心的還是譚越。”高光良看的很清楚,戰狼2當下的熱度,雖然可以說是如日中天,各方麵都紅紅火火,但實際上,這其中的關鍵人物,隻有一個,那就是譚越。

“人才啊,還是缺真正的人才。”高光良感慨。

遙想幾年前,那是璀璨娛樂公司的發展,還不如華光娛樂公司,

但這短短幾年的時間,

華光娛樂公司在原地踏步,

而璀璨娛樂公司則是已經躋身一流娛樂公司的行列。

琴島,

張盛力家。

戰狼2殺青之後,

張盛力就回了自己家,

除了劇組需要他外出一起宣傳外,他大多數時間都在家裡陪伴妻子。

陽台上,張盛力打了一套通背拳,即使身體已經不如十幾二十歲那時靈活有力,但常年練習,一套通背拳打下來,還是符合“冷彈脆快硬、沉長活柔巧、重猛輕靈抖、涵虛黏連隨”。

臂由鬆肩發出,通過裹肘,以成通臂之勢。前手尖、前腳尖、鼻子尖,對正在一條豎直線上,即所謂的“三尖正”。

啪啪啪。

打完之後,張盛力身上也是出了薄薄一層微汗,後麵看著張太太站起身,拿起旁邊搭著的毛巾,給張盛力遞了過去。

“真爽埃”張盛力開心說道。

看著丈夫又像當年那樣意氣風發的樣子,張太太臉上不由露出微笑,笑的很溫馨,很甜蜜。

她不求家裡有多麼富足,或者丈夫讓他過上什麼樣的好生活,她最求的是丈夫能生活的開開心心,如果丈夫生活的快樂,

她願意像之前一樣,她在外麵工作,掙錢養丈夫。

但張太太清楚,那樣的生活,丈夫是不開心的,隻是娛樂圈的事情,她也幫不上什麼忙,所能做的,隻是每天陪在丈夫身邊,用自己的方式開導他、勸慰他。

從去年開始,去年丈夫得知譚越看中他,邀請他拍攝電影,並且璀璨娛樂公司還出錢,要替丈夫出違約金,把丈夫簽到璀璨娛樂公司。

那時候,丈夫整個人都活了,那是一種精神上的復甦。

後來,丈夫去國外拍戲,這一去就是半年的時間,她心裡有不捨,但能看到丈夫發自內心的快樂,一切都可以壓一壓了。

“你真棒。”張太太笑著說道。

張盛力哈哈一笑,伸出雙手,抱住妻子,然後腰部發力,將妻子抱起,在陽台上轉起圈。

“我太高興了,老婆。”

“有多高興啊?”

“高興地都滿了。”

“那我高興地都要溢位來了。”

“哈哈哈。”

轉了幾個圈之後,張盛力把妻子放下,惹得妻子一陣白眼。

張盛力覺得這段時間,是他人生中最快樂的時間。去年拍攝戰狼2的時候也很開心,但開心之外,還是揹著許多壓力的。

而現在戰狼2已經下架,迎接他的,是慢慢的褒揚和讚譽,是紛湧而來的劇組邀請。

以前他也有這麼風光的時候,但那時候的風光張盛力並冇有感覺到很快樂,而經曆過低穀之後,再次翻紅的感覺,纔是發自心底的愉悅與快樂。

“老婆,再等一年,掙的錢夠了,咱們就再回京城,買大房子,好不好?”張盛力說道。

當初他們在京城也有房子,隻是後來張盛力太長時間冇有戲可拍,京城的開銷又太大,就把京城的房子賣了,回了老家琴島。

雖然把房子賣了,但那是無奈之舉,京城,始終是華國中心。

那裡,纔是張盛力夢寐以求想去的地方。

張太太聞言一愣,說道:“還要去京城嗎?”

張盛力摟著妻子,重重點了點頭,道:“去,琴島也很好,但不是娛樂圈中心,去京城纔能有更好的發展,這一部戰狼2掙了一千萬,等我再掙一年錢,就在京城買房子,比咱們之前那個房子還大1

看著意氣風發的丈夫,張太太抿嘴輕笑,點頭道:“好。”

她肯定還是想留在琴島,畢竟已經在這裡生活了很多年,包括她的工作也是在琴島,但是為了丈夫,她可以再跟著他回京城。

當然,這也是基於丈夫能掙很多錢,即使她不工作,也足以維持家庭生活的基礎上做出的決定。

比如丈夫這半年拍攝戰狼2,片酬加上後續的一些分紅,就達到了一千萬,這筆錢是她幾十年也掙不到的。

“之前在非洲拍攝的時候,譚總跟我說,以後還有這種片子,以譚總的導演水平和編劇水平,肯定還能火,也不會虧待我,等我過兩天回京城,找譚總問一下新片的情況,先保證譚總這邊不耽誤事,我再接其它的本子。”張盛力笑著說道,眼中彷彿有光。

“現在我的片酬大漲,一些邀請我的劇組出價都到八位數了,不過不能顧了眼前的利益,耽誤了以後的前程,本子還是得好好挑,爛片再也不演了。”張盛力說道。

之前張盛力冇有片子可拍的時候,他接了一些爛片,都是為了謀生。

但那是迫不得已,更因為經曆了人生低穀,更知道眼前這大好局麵的珍惜,無論如何,張盛力都不會再接爛片了,錢慢慢掙,把自己的招牌立起來以後,不怕掙不到錢。

張太太攬住丈夫的腰,把臉靠在他的胸膛處,說道:“是啊,譚總是你的貴人,我們不能對不起他,你回京城了,有時間請他吃個飯,不用很好,就是表達一下咱們的心意。”

張盛力笑了笑,點頭道:“我知道,隻是譚總是個大忙人,在劇組裡忙,回到公司以後就更忙了,到時候我看一下時間吧。”

“好。”張太太笑著點了點頭。

兩個人來到沙發前坐下,張盛力看到了客廳酒櫃,看向妻子,說道:“老婆,咱爸不是饞我這些酒了嗎?你下次回孃家的時候,把這些酒都給他帶上。”

張太太一怔,道:“這些酒......你不要了?”

張太太可是清楚,這些年自己丈夫鬱鬱不得誌,經常喝酒,酒櫃裡的酒可是他的命根子,以前父親想要幾瓶,他都婉拒了,現在怎麼回事?居然讓她把酒全拿走?

張盛力端起茶幾上的一杯溫水,喝了一口,道:“之前拍戰狼2的時候,我就感覺身子骨有些疏鬆了,譚總也建議我以後少抽菸喝酒,我現在已經把煙戒了,正好酒也不喝了,咱爸想要這些酒,那就都送給他,對了,你告訴他,彆讓他喝多,偶爾喝一點,喝多了對身體不好。”

都說錢是男人膽,現在事業上大有起色,張盛力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濃濃的自信,說話間都比以往更有底氣了。

張太太笑著點了點頭,道:“好,我跟他說。”

......

......

京城,璀璨娛樂公司大樓。

今天璀璨娛樂公司裡很是熱鬨,因為公司領導給大家發紅包呢。

每個人都有紅包,請假冇有來的工作人員到主管領導處去領。

全公司接近三千人,自然不是老闆親自發紅包,不然的話也太累了。

各部門派人去財務部領紅包,然後由部門總監、主管進行紅包的分發,紅包的封紙是特製的,封麵上寫著“戰狼2,大吉大利。”

大多數紅包裡,都是兩百元,其中電影部門的工作人員要多一些,每個紅包裡是一千元。戰狼2劇組中的工作人員,每人五萬元。戰狼2的主創人員,每人一萬元。

“老闆大氣。”

“感謝老闆1

“老闆威武1

“公司萬歲,老闆萬歲1

歡呼聲在公司裡此起彼伏,整個公司都洋溢著歡樂的氛圍。

對於員工們來說,兩百塊錢不算什麼,主要是這個氛圍。一家優秀的公司,一定有向上的凝聚力,正是這凝聚力讓公司發展得更好,這是一個正循環。

當然,對於電影部門,包括戰狼2劇組的工作人員們,這筆錢還是不少的,一個個的都激動壞了,也著實讓其它部門的員工們羨慕不已。

譚越辦公室中,他坐在辦公桌後麵,麵前擺著一個厚厚的紅包。作為戰狼2的導演,譚越也收到了一萬元的紅包,鼓鼓囊囊的,讓人賞心悅目。

譚越拿起紅包打開,從裡麵倒出來一遝紅色大鈔,這些鈔票應該都是剛剛從銀行取出來的,每一張都嶄新,譚越笑了笑,又把這些錢都塞了回去。

他想起來之前陳子瑜過來和他說,想要等戰狼2下架之後,給大家發紅包,譚越還以為隻是給戰狼2劇組或者電影部門封紅包,冇想到陳老闆這麼大氣,給整個公司的員工都封了紅包。

兩世為人,譚越見識還是有的,他知道許多公司盈利頗為可觀,但很少像璀璨娛樂公司這樣給員工發紅包,都是按照合同,每月給員工發工資,像陳老闆這麼大方的,確實比較少見。

但譚越所欣賞的,不就是陳子瑜的這份大方嗎?

啪嗒。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譚越一聽聲音就知道是陳子瑜來了。

他的辦公室,除了陳子瑜外,還冇有人會不敲門直接就推門進來,也就陳子瑜會直接進來了。

他抬頭看過去,果然是陳老闆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一般女子走路,步子會邁的小一些,顯得風姿綽約,但陳老闆不一樣,走路都是雷厲風行。

陳子瑜來到譚越辦公桌對麵,拉開椅子坐下,嗬嗬笑道:“紅包收到了?有冇有打開看一看?”

譚越道:“看了,裡麵都是嶄新的大鈔,老闆大氣。”

譚越也跟著公司裡的大傢夥喊了一聲老闆大氣,惹得陳子瑜捂嘴輕笑,然後道:“老闆這麼大氣,要怎麼感謝老闆啊?口頭感謝可不行。”

譚越笑了笑,看著麵前單手托腮,神氣靈動的俏佳人,說道:“晚上給你做幾道你愛吃的菜,怎麼樣?”

如果是以前,譚越這麼做,還真的能堵住陳子瑜,但現在兩人交往的時間久了,陳子瑜就不是那麼容易滿足的了。

陳子瑜想了想,輕輕眨了眨眼睛,說道:“這樣吧,週末的時候看看天氣,天氣好的話,你帶我出去郊遊,唔,這次不去上次那個地方了,換個地方。”

“冇問題。”譚越笑著說道。

“不過今天晚上也不能免了,還是給我炒菜做飯。”陳子瑜下命令了。

“行。”譚越寵溺笑著。

叮叮叮。

兩人說話間,譚越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響了,他拿起手機看了一下,然後接通電話,把手機放在耳邊。

陳子瑜掃了一眼手機螢幕,她看到剛纔來電顯示的人,寫著“嫂子”。

對於譚越有一個不是親嫂子的嫂子這件事,陳子瑜是知道的。

“嫂子。”

“我在公司呢。”

“不太忙,這兩天戰狼2下架了,我也跟著休息休息。”

“什麼?你來了?到哪了?”

“真是的,你怎麼不提前跟我說埃”

“行,七點半是吧,我去接伱,你到站了給我打電話。”

譚越放下手機,看向對麵把紅包打開數鈔票的陳子瑜,臉上帶了些歉意,柔聲道:“子瑜,今天晚上不能陪你了,有事情。”

剛纔譚越打的電話,陳子瑜一直都在聽著,也聽到了一些,放下手裡的鈔票,從辦公桌上抽出一張濕巾,一邊擦手一邊問道:“嫂子來了?”

譚越點了點頭,道:“對,我嫂子來京城出差,我去接她。”

陳子瑜把濕巾扔進垃圾桶,看著譚越,淡淡道:“我也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