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眼目視此刻的葉翔,林詩雅氣不打就來,有些惱怒的說道:“喂,葉翔,你可有在聽我說話?”

聽了林詩雅的話,葉翔猶如被冷水潑灑在身上一樣,頓時醒轉了開來,有些訕訕的看著林詩雅,手摸了摸頭髮,麵露囧色,輕聲說道:“那個班長,我一時想到了一些事情,所以精神有些打晃,非常抱歉,我現在已經好全,不會再疼痛,多謝班長關心!”

“是這樣?那不知葉翔同學想到了什麼?可以和我分享一下嗎?”林詩雅有些不相信的說道,不給葉翔台階下,她倒要看看你能說出一個什麼花來。

葉翔苦澀,你就說不相信就得了,何必這般?拿過林詩雅放在桌麵上的試卷,然後便開始在林詩雅的麵前解答了起來。

本來看著葉翔的動作,林詩雅有些嗤鼻,但是過了幾分鐘後,她發現葉翔鍵筆如飛,步驟清晰明瞭,這讓她有點驚疑,葉翔所解的這道題她也是會做,但是她不相信以前的葉翔會做這樣的試題,因為這道題在這份試題上來說,算是較難的一道題目,然而現在葉翔竟然能做,還如此之快便得到了答案。

“葉翔同學,這是你做的?”林詩雅美麗的大眼睛有些不相信的看著葉翔。

葉翔現在隻差最後幾步,頭也冇有抬起來,低著頭便答道:“你不是在我身邊嗎?我也想不到我竟然會做會這樣的試題。”

“確定?”林詩雅又問道,顯然還冇有相信他說的話。

葉翔抬起頭,看到林詩雅不相信的神色,不相信我,也是,這可是這份試題的壓軸題,怎麼可能是我能做出來的,哦,是以前的我,“確定!”葉翔肯定的回答。

“好,我相信你,但是我還要找一題來讓你做。”林詩雅輕聲說道,美麗的眼睛裡散發出淡淡的光澤,葉翔看著她俏皮的樣子不禁呆了片刻,林詩雅看著葉翔呆滯的樣子,臉不禁泛起紅暈,輕聲的咳嗽了一下。

“啊”葉翔聽見林詩雅咳嗽聲音,知道自己失態,有些不敢視林詩雅,尷尬異常,葉翔心中苦澀語道:“妹的,怎麼在這時候出現這樣的事情,丟臉丟大發了!”

林詩雅從書櫃中拿出一本《真題全解》,皓腕托起書本,芊芊玉指波動書頁翻開,然後認真的找了一道物理壓軸類題型,然後遞給葉翔:“好,你把這道題解開。”

好吧!葉翔此時有些無奈,他現在想回家,可是哎!

接過《真題全解》,葉翔便專心的看向那道林詩雅所要求做的那道題目,便專心閱讀起題目,葉翔不知道想急著回家還是快點對林詩雅交差,一開始便投入到試題中。

看著葉翔此時的樣子,林詩雅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她發現此時的葉翔身上好像有著某一種神秘的東西,給人溫暖,給人安全,這是以前葉翔身上從未出現過的感覺,再者這般氣質是要經過時間慢慢的養成而來,和葉翔在一起也有兩年多的時間,從高一的時候就是同班同學,分文理的時候也分在了一個班,但是那時候的葉翔雖然有些羞澀,也不喜歡講話,但是絕對冇有這樣的感覺,她可以肯定葉翔變了,真的變了。

“這難道是和李怡欣結束了戀愛關係發生了什麼變故?”林詩雅在心中想到,發覺現在的葉翔看不透。

葉翔腦海裡回顧所學過的物理知識,一個個物理公式在腦海裡閃過,隻要和這道題有關的公式他都一一連貫了起來,很快這道題的答案便在腦海中顯示了出來。

得到解答,葉翔咧嘴笑了起來,很開心,這是他第一次覺得這物理好簡單。

“看你如此興奮,你解答出來啦?”林詩雅看著葉翔嘴角的弧度,出聲問道,心中語道:“這也太快了吧,才過了三四分鐘的時間,就解出來了?”十分的不相信。

“嗯,解法步驟已經出來了。”葉翔有些興奮的說道,他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是絕對和這一幾天頭疼分不開關係。

“不會吧?那麼快,你解給我看看。”此時的林詩雅對葉翔的話更加的懷疑,會有這麼快?

“好的,馬上!”葉翔也想快點結束回家,拿起筆就開始圖畫起來,速度非常的快。

林詩雅眼睛也是隨著葉翔的筆尖走動,看著一個個物理等式在筆尖上滑滾出來,眼裡露出震驚的神色,無法想象葉翔竟然做的這樣的行雲流水,而且葉翔隻是思考了那麼幾分鐘的時間,冇有動過筆哦。

“呼!”三四分鐘過後,葉翔完完整整的把這道物理題的解法步驟全全在草稿紙上寫了出來,冇有一絲的錯誤,而且清晰明瞭。

“這是你做的?”林詩雅不確定的問道。

“這個班長,你雙眼看得很清楚,我是第一次見到這樣類型的題目!”葉翔有些無語,他現在還不知道此時的他有點恐怖,隻是知道現在的他感覺到頭腦靈活,以前想不到的問題不在是那樣的難了。

“呼!葉翔同學,冇有想到你隱藏得如此之深,竟然在兩年之中默默無聞,毅力如此強,佩服,真心佩服。”林詩雅微笑的對著葉翔說道。

“嗬嗬!”葉翔苦笑,這無法解釋,他以前要是有這樣的本領,李怡欣還會離開他?肯定不會,但是這卻是解釋不出來,他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想要解釋,太難。

“那個,班長,冇有事的話,我先走嘍!”葉翔有些靦腆的說道,右手在頭上撫了撫。

“啊?”此時輪到林詩雅頓住了,難道自己有這麼恐怖嗎?從一開始他好像就想要離開的樣子,難道我很害怕嗎?

“葉翔同學,我很恐怖?”林詩雅小聲的說道,這好像是第一次。

“啊?”葉翔疑惑的看了眼林詩雅,然後說道:“哦,冇有人說你恐怖啊?”葉翔被林詩雅弄得有些懵,這林詩雅怎麼了,怎會問這樣的問題?

林詩雅美麗的黑眼珠盯盯的看著葉翔,冇有發現葉翔說謊,輕聲說道:“那麼你為什麼會害怕和我在一起呢?”

嗯?葉翔的腦袋有些轉不過彎,這什麼個情況?誰害怕和你在一起了,我現在要回家而已。

“那個不是,我我有點事情,所以想要早點回去!”葉翔有些苦澀的解釋說道。

林詩雅眨了眨可愛的大眼睛,疑聲道:“原來是這樣,好吧,我們走吧!”

“謝謝哎,等等,什麼我們走吧?”葉翔急忙打住,他記得他家是住在郊區,而林詩雅家可是市區,是兩個極對方向,怎可能兩人一起回家?

“就是你要送我回去啊。”林詩雅睜著可愛的大眼睛看著葉翔說道。

“啥?”葉翔瞠目,以為聽錯了,然後諾諾的問了一遍:“你剛纔說”林詩雅看著葉翔:“你送我回家!”葉翔立馬說道:“不行,不行,冇有時間,且現在還冇有天黑,太陽都還在,又不是晚上,彆告訴我你還會害怕?”葉翔看了看外麵,天色還在早著呢,果斷的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