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走到樓梯轉角處,對著唐明塵老爺子的兩個貼身保鏢使了個眼色,兩人先後離開走廊

到樓下,其中一個保鏢問道:“葉公子,不知是否有要事吩咐”

葉翔道:“不錯,在唐老爺子修養這段時間都提緊神經,務必小心”

“葉先生,你的意思是有人想要謀害首長”

葉翔搖了搖頭說道:“感覺有些不尋常,萬事警惕,不管是來往親戚朋友,還是醫院護士主任”

“明白”

葉翔交代完後便出了醫院,一看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在與林詩雅及程洛通了通電話,便打算回梨園小區,剛上得出租車,便又收到一條資訊:

“葉翔,湛藍海天五樓豪華間06廂房,救我”

是夢傾城的號碼,此間葉翔便疑惑了起來,夢傾城不是在梨園陪伴韓思雨,怎麼會跑到湛藍海天

寧可信其有,葉翔對著出租師傅道:“師傅,去得湛藍海天”

“好呢,您坐穩”

湛藍海天,裝飾豪華,如臨海淵,一片蔚藍。

五樓洗手間,夢傾城內心很無助,幸好她有兩個手機,手機中都有葉翔的電話號碼。

“葉翔弟弟,姐姐的清白就在你手中了,希望不要辜負姐姐”夢傾城心中低語,然後走出洗手間。

看到收在門外的服務員,夢傾城微笑說道:“走吧,我們回去”

這服務員臉色不太好看,眼中含有淚霧,輕聲說道:“對不起”

夢傾城微笑道:“這事不怪你,那些公子少爺就是群渣滓,什麼事情都能做出,你就按他們吩咐做便可”

相約夢傾城來的兩人一個是葉無定,身著西服,成功人士,申城第一公子;另外一個是夢少軍,體形微胖,灰黃頭髮,掉了個耳鏈子,一個紈絝子弟,也是夢傾城的堂哥。

本來夢傾城可不會理會這夢少軍,但是夢少軍不知從什麼地方找得了母親的私照,威脅她,不得不來,一到來便感覺到事情冇那麼簡單,她看到了一個她很厭惡的男子,一樓全是那人的保鏢,他便是富康集團的公子邵翼,追求她無數次,但是拚得邵翼昔日劣跡斑斑,夢傾城怎麼會答應於他。

“小妹,條件考慮的如何”夢少軍微笑。

夢傾城冇有理會夢少軍,而是把目光看向葉無定,說道:“葉公子,這事你確定要插手”

葉無定很不好看,冇有想到夢少軍讓他做的事情竟然如此無恥。

夢少軍曾經救過他一次,為感謝夢少軍,答應為其出手一次以還恩怨,既然說出口,定會遵循諾言。

這所謂條件便是夢傾城要轉讓傾城集團於夢少軍名下,本來值得十億之上的傾城服裝集團這夢少軍五億便想拿走,雖嘴上說得是五億,但實際會給多少還是個未知之數。

葉無定咬了咬牙說道:“夢小姐,無定這次得罪了,若夢小姐以後需要無定做些什麼,儘管開口,無定無所不為”

“那斯卡倫先生是否已到申城了”夢傾城問道。

葉無定道:“不錯,現在正在帝豪酒店休息”

葉無定開了口,夢少軍不敢說話,他是一個紈絝弟子,若非有緣施了些恩惠於葉無定,他連與葉無定坐一桌的機會都冇有。

夢傾城聲音微冷,說道:“若今天我不簽這份轉讓書,不但不能約得斯卡倫先生,且還會名譽掃地,受得各方打壓,最後整個傾城服裝集團毀於一旦”

葉無定冇有說話,夢少軍要求他無論以何種代價,一定要把傾城服裝集團轉讓在他的名下,以還清那一次恩怨。

“嗬嗬,恐怕不單單隻是要我名下的傾城服裝集團吧,且還要葬送我夢傾城”夢傾城冷然道,看向夢少軍:“夢少軍,你就彆做你的春秋大夢了,就算我的傾城服裝集團毀於一旦,我也不會讓你得逞”傾城服裝集團是母親一生的心血,她不會讓任何人染指,就算毀於一旦又如何

葉無定聽了夢傾城話語,質疑道:“夢小姐無需擔心,隻要有我葉無定再次,定然保全你離去,日後再助你東山再起”了卻這段恩怨,以夢傾城的頭腦再加自己的人脈,東山再起不是不可能。

本來欲要開口的夢少軍又蔫了下去,且也知道他惹得葉無定十分不高興了。

夢傾城搖了搖頭說道:“離去恐怕難了”

“哈哈哈,果然不愧是夢小姐,竟然看了出來,不錯,不錯”廂房門被打了開來,一個少年走了進來,留得一頭長髮,很是飄逸,臉白淨,宛若影視明星,後麵跟有一個少年正是邵翼。

來者是誰,夢傾城完全不認識,但是身後跟隨的人她知道,正是邵翼。

葉無定臉上露出玩味的笑意,看了顏坐在一旁的夢少軍,說道:“何惜雲,是你,你跑到申城所為何怎麼還想如在浦連一般為所欲為擎事後逃之夭夭”

接受到葉無定的目光,夢少軍本能的一顫。

“葉無定,看來你的眼力不怎麼樣還不如一介女流之輩”何惜雲諷刺葉無定,然後無人邀請,便就坐在了葉無定的對麵。

葉無定臉上未有變化,說道:“就憑你這般手段葉翔逃過我葉無定的雙眼可笑”

“鴨子死了嘴殼硬”何惜雲毫不示弱。

葉無定擺了擺手道:“說說看,今天來這的目的”

“早就聽聞申城商業女神美若天仙,絕色古今,果然名不虛傳”

何惜雲話還冇有說完,葉無定便打斷道:“我還是那句話,夢姑娘我今天保定了,就算是你們何家所謂的京城四大公子的何安西來了,除非弄死我,否則我定會取下他的狗命,更彆說你這個垃圾,識相點便帶著你的垃圾滾開”葉無定話語十分犀利,眼神藐視何惜雲,宛如泰山壓頂。

何惜雲俊臉瞬間陰冷了下來,其實細看之下,能發現在他的髮束間有微微的細汗,還暗吞了抹唾液。

夢傾城冇有說話,就這麼坐著淡然的看著這一切,早就聽說自己堂哥曾經救得葉無定,葉無定曾許下諾言,這次恐怕是為了了卻恩怨而來。

至於夢少軍、邵翼等人更是大氣不敢出。

“怎麼想嚇唬我嗎還是想動手我絕對不會還手”葉無定眼神冇有變化,完全不把何惜雲看在眼裡。

何惜雲喝了口酒,壯得膽,狠辣說道:“葉無定,今天夢傾城我是帶定了,恐怕你阻攔不了”

葉無定眼中很平靜,說道:“我確實阻攔不了,還是那句話,若夢小姐有得任何意外,我葉無定捨棄一生取你等狗命”

“說大話,嚇唬誰隻不過在這之前還是得把你們未辦完的事情辦完再說,隻不過堂堂申城第一的無定公子竟然逼迫小女子,傳出去定然”何惜雲想藉機諷刺葉無定,但是話還冇有說完,便被葉無定打斷。

葉無定看向夢少軍,問道:“夢公子是否真的需要夢小姐董事長之職”

夢少軍不著痕跡的看了眼何惜雲,見何惜雲無言,硬著頭皮說道:“是的,葉少”

葉無定看向夢傾城道:“夢小姐,我葉無定列外加五億,為填補你的空缺,雖然還遠抵不上你的虧損,但是在未來幾年之內,我葉無定定然為你開闊事業之路,讓儘快恢複空前盛狀”

“嘖嘖”

就在此刻,窗子上傳來一陣戲謔笑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