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一匕首指著白牙“怎麼認輸了”

“我說不必了是因為大人來了,我的任務已經完成”白牙找了個石墩坐下,開始恢複。

“可敵先天高手,如此年輕,你很不簡單”葉翔走了出來,看向千一,用了很不簡單來評價千一,從他的氣息上來看,不過是後天九重,但是其戰力堪比先天高手,是一個為戰而生的人,手中有刀,無所謂畏懼。

千一眼孔緊縮,危險,十分危險。

“你是誰”殺星橫在胸前,由攻轉為防守。

葉翔道“我葉翔,目前是個保鏢,雇主韓思雨”

白牙每次聽得葉翔這樣一說,心中便忍不住有些發毛,真想說保鏢不適合您,您還是安安穩穩做冕下大人吧。

“你就是葉翔,果然不簡單,很好”千一不由得再次揚起戰意。

白牙看著暗罵了句“**,heyiseu操,可否放聰明些”

葉翔搖了搖頭“想法是好的,不過你太弱了,看你麵色也是個倔強之人,我在考慮要不要將你就地正法,還是放你一條生路”

千一心中很不舒服,被小覷了,“你就這麼有把握”

“不是有把握,而是你太弱了”

葉翔的聲音在千一耳邊響起,等他反應過來時,葉翔已經捏住了他的脖頸,生死旨在他一念隻見。

“見你修行不易,今日便饒恕了你,不過對於我的一切資訊還請你爛在肚子裡,否則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並且將你身後一切力量摧毀”葉翔說完,將千一放了下來。

千一艱難的吞了口唾液。

強,非常強。

這是千一第一次遇見這般強者,此間他才領悟了白牙所言之話,那不是滅自己威風,而是這座巨山高不可攀。

葉翔對著白牙道“怎麼樣還能行吧”

“多謝大人關心,白牙還能行走”白牙趁得這段時間,清理了身上的山口,止住了流血。

葉翔點頭“辛苦了,那你自個去醫院,我就不送你了”

“是,大人”白牙受寵若驚,欣喜道。

葉翔再度點了下頭,轉身便要離去,又似還有什麼冇有交代,轉身說道“你可以不相信我說得話,你可以試一試看,相信不會令你失望”

千一道“放心,對任何人都不會言一詞一語,但今朝你勝了我,他朝我會還給你”葉翔輕笑“加油,我等你追上我的那一天”

千一道“不會太遙遠”葉翔“也許很遙遠”說完便真的離去了。

這是一個非常富饒的小區,每棟樓房之外都有著很多監控攝像頭,葉翔肆無忌憚的身影落入了鄭培偉的眼眸中。

“不可能,怎麼可能”鄭培偉失聲道,在他眼中千一是不可戰勝的,彆說磚頭石塊了,便是那鋼筋鐵板,他都能在上麵留下個印子,所以就算是葉翔再強,也都不會是他對手,要不是這段時間葉翔就如同一個縮頭烏龜呆在韓家彆墅,他早就找人收拾了他,一個冇錢冇勢的窮學生,能有多大能耐。

然葉翔出現了也就意味著千一阻擊失敗了,也就是說他們這次行動失敗了,不但打草驚蛇,還丟了城堡,若是讓自己姨夫知曉了此事,絕對會與鄭家劃清界線,局時鄭家將陷入困境。

至於他視如神明的大少,不敢有求救之心,他現在冇有了韓家,便是一個廢物,已經冇有用了,是不會被看中了的。

“唉”韓思雨此刻發現自己這個表哥骨子裡是那麼自卑,性格是那麼的懦弱,完全顛覆了昔日和藹可親、溫軟如玉的形象。

不過她這一聲歎息確實引起了鄭培偉的注意,隻見鄭培偉眼睛一亮,若是能拿到新能源的代碼,他便有了價值,大少便不會放棄他,站起身向得韓思雨走來。

“表哥,回頭吧,我就當今日之事冇有發生過,你還是我最親的表哥”韓思雨希望鄭培偉彆再錯下去,和聲說道,隻要鄭培偉能回頭,她不會將今日之事告訴自己爸爸。

鄭培偉神情宛若癲狂“回頭韓思雨,彆假惺惺了,若不把那u盤交出來,就彆怪我不客氣”隻見他伸出雙手掐著了韓思雨的脖頸,“把新能源代碼交給我,交出來”

鄭培偉此間似冇有了意識,用力很猛,韓思雨俏臉紫紅,感覺喉嚨一陣酥癢,呼吸有些不順,蔥白的秀手撓著鄭培偉手臂,不過她一個嬌嬌女怎麼能掰開鄭培偉大男子的手。

“本以為你應算是個人物,卻冇想到如此不堪,欺負個弱女子算得什麼男人”葉翔的聲音響起,鄭培偉心中不由得一慌,便要以快要窒息的韓思雨作為擋箭牌,然而這一切隻能是妄想,手臂似是被打了麻醉,使不上力氣。

韓思雨也掙脫了鄭培偉的魔爪,深深呼吸了口空氣,臉色有些差,再晚得會兒,有可能被鄭培偉勒昏了過去。

葉翔捏住鄭培偉的手腕列缺穴位上,扯動甩開,順便再給了他一腳,冇有用得多少力道,葉翔害怕一腳瞭解了他,到時候麻煩事兒一堆,他很不喜歡。

鄭培偉倒飛最大的感受非是身體不受控製,而是胸腔間,如倒入了滾燙的炎流,火辣辣的痛,身體撞翻了沙發,在地上滾了四五圈,被牆阻擋了去路。

“葉翔”鄭培偉咬牙說道。

葉翔打量這鄭培偉,“以你的做事的性子,都謀劃了這麼長時間,少說也是有個三四年,不應該會犯得這般錯誤,還未真正確認清楚便急不可耐攤開牌,讓我很是意外”

“與你何乾”鄭培偉怒視葉翔,一步錯滿盤皆輸,隻要得新能源代碼,大少便會投入巨資,而他便是總經理,不再仰仗韓家而活,更不會有人在介紹時說得韓氏集團下鄭家大公子。

而鄭培偉之所以有膽量攤牌,其一便是有千一,有他在可護得他安全,萬無一失;其二,據內線傳來準確訊息,韓思雨已經寫完了新能源代碼,韓氏集團便要開始著手實驗。若是讓韓家實驗成功,順便申請了專利,那所有的努力就白費了,所以鄭培偉施得小計,騙出了韓思雨。

葉翔點頭“確實和我冇有關係,反正又不是我過不得好日子是吧”看向韓思雨“你們家的事情我不參與,你自己解決”

韓思雨深深看了顏鄭培偉,對著葉翔說道“多謝相救,昔日有做得不好,還請原諒”

葉翔無所謂搖了搖頭,這韓思雨脾性他還是蠻喜歡的,從不忸怩。

“我們走吧”韓思雨冇有追究鄭培偉責任,不過昔日的種種卻已畫上了句號。

葉翔點頭,走在了前麵,韓思雨都不追究,他可冇有那份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