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葉翔竟然會醫術,林詩雅可是第一次知道,從葉翔的手法來看這好像極為複雜的鍼灸之術,中醫中想要達到這樣的境界,一般都是七老八十的老人之內,可是葉翔隻是一個高中生,一個十多歲的高中生,就算是從孃胎裡就學起,亦不能有多少成果。

然看著葉翔認真的樣子,林詩雅覺得特彆的有氣質,特彆的有男子漢氣概。

葉翔的手速絕對快,連續在老人的身上施了幾針,腦門上微微濾出細汗,以氣禦針,這真的有點小累,最重要的是這是他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心裡多少有點顫抖,害怕自己犯了錯誤,造成難堪後果。

隨著葉翔的施針治療後,老者的氣絮越來越順暢下來,臉色也開始變得紅潤起來,可以算得上時針到病除的效果,眾人的心也隨之放了下來,老奶奶的眼裡更是喜色不斷,看葉翔的目光越加的溫和了,眾人的目光也開始望向這個不大的男孩子身上,也發覺越看越發不錯的感覺。

葉翔摸了一把頭上的汗,終於施完針了,神情稍微舒暢了一下,看著老人的樣子,應該很快便要醒了過來,自己已是該撤離的時候。

葉翔纔有這樣的想法,老爺爺的嘴裡便發出輕微的咳嗽聲,眼皮輕微的顫抖了幾下,要醒了,所有人的目光都回到了老爺子的身上,而葉翔肯定不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此時真是溜身的好時機,蹲身小步走。

隨著葉翔的離開,一個俏麗的身影也隨之離去,目標和葉翔的一致

“老頭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老奶奶眼裡噙著淡淡的淚水,興奮連連,臉上的擔憂之色也隨之消失不見。

“老伴,我這是怎麼了?”老人睜開有些渾濁的眼睛,神情有些迷茫,忘了自己曾昏倒。

“老頭子,你的病又犯了,多虧這個年輕人,他可是位神咦,小神醫呢,他去哪裡了?剛纔不是還在這兒的嗎?”老奶奶仰頭看時,發現早也找不到葉翔的身影了。

“小小年紀淡泊名利,難得,難得!”

“嗯!”

對於這事葉翔冇有任何的波瀾,如果算有的話,是一絲興奮,是救了人這事興奮,心中有那麼一絲的成就感,亦是他對醫術有了些觸動。

“踏踏!”

一息輕快的跑步聲打斷了葉翔的行走,不是打斷,而是他不得不停下來,他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後麵有人在奔跑追趕,目標是他,也知道是誰,必須得停下來。

葉翔在一處人流少的地方停了下來,等待腳步慢慢的接近,還是把事情一次性解決了的好。

“大班長,慢點,不知你還有什麼事情嗎?”葉翔看著有些氣喘的林詩雅,有些無語,有必要這樣快嗎?

“呼!”林詩雅深撥出一口氣,待氣絮順暢一些:“葉翔同學,你有必要這樣的快嗎?”

其實葉翔走得大步了點而已,和快冇有關係,隻是相對於林詩雅來說要小跑才能趕上他的步子,再加上他是想要遠離林詩雅這個丫頭的,所以

葉翔苦笑,冇有說什麼,反正怎麼都是他無理的,誰叫他不等人家呢。

“嘖嘖!”林詩雅帶著絲絲的笑意看著葉翔,嘴裡不斷的發出‘嘖嘖’之音。

林詩雅的眼神看的葉翔直髮毛,諾諾的說道:“大班長,可有什麼不對?”

“葉翔,冇有想到你隱藏得夠深的啊,你竟然會醫術,臉鍼灸這複雜的中醫精髓都被你學會了,了不起,人才!”林詩雅讚聲,發自內心的讚,冇有任何的虛假。

“多謝姑娘讚美,小生不慎惶恐!”葉翔又搞趣的向著林詩雅彎了彎腰。

“咯咯咯!“林詩雅輕聲歡笑,葉翔的動作甚是有趣,然後道:”葉翔同學,剛纔你走得那麼快乾什麼啊?你可救了一人,怎麼像是小偷偷了東西一般,跑得比兔子還快!”林詩雅大大的眼睛一閃一閃的,如深邃的繁星,很是漂亮!

葉翔說道:“這個我得快點去菜市場幫我媽媽買菜收拾東西呢!”理由很多的,隨便就能逮一個,而且暗含有對林詩雅的話:現在我有事情,冇有時間和你在這兒嘮叨,我得去乾活去。

“冇有想到我們葉翔同學竟然還是一個大孝子!”林詩雅捂嘴輕笑了一下。

“嗬嗬,不和你扯了,我先閃了,大班長,再見!”此時,我們的葉翔同學還是冇有放棄他的初衷,把林詩雅給丟開。隻是事在人為,他的想法再一次的泡湯了

我有那麼的讓人厭煩嗎?有那麼的討厭嗎?林詩雅此時對於葉翔真的無語,無論是麼時候都在想法設法的和她拉開距離,把她趕走,心中很是鬱悶。

哼!你要我走,我就偏不走,看你如何?哼!林詩雅自己都冇有發現,她心中和葉翔的距離越來越近了。

“葉翔同學,我們正好順路,我也要去菜市場買些菜,一起吧!”林詩雅笑嘻嘻的看著葉翔,眼睛狡黠的看了葉翔一樣,不等葉翔說話,自己朝前麵行走而去。

葉翔麵色囧了下來,剛纔為什麼不說說是回家呢,去什麼菜市場嗎?現在又不能偷偷的跑掉,否則那真的是欠扁了,再者,你您林大小姐買菜?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哎!重重的歎了一聲,漫步跟了上去。

兩人的目標是菜市場,這裡乃是魯鎮縣最大的食物紐帶中心,本縣百分之六十的人都會在這裡買菜,所以不管是哪一天,這裡都是熱鬨非凡。

兩人來到菜市場,雖然此時已經是下午,但是人流量依然是非常多,人聲鼎沸,各種叫賣討價聲絡繹不絕,當然要數專一的話,當然要數喇叭了,從開始到最後都是一句詞,經久不息。

菜市場分作蔬菜區,魚肉家禽蛋區和商品區,葉翔的母親是賣菜類食物的,在蔬菜區,葉翔輕車直路的走向蔬菜區,當然林詩雅也在後麵跟著,葉翔是相當的無語,心中暗道:這丫頭是不是中了邪。

葉翔的母親穿著一件淡黃色的上衣,麵帶一灰暗的圍裙,一開就知道時間有些久遠了,手肘上帶著一雙灰白色的袖套,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不斷應付著來問價的人。

看桌母親那疲憊的微笑,冇有管身後的林詩雅,葉翔快步的過去:“媽,我回來了,你先休息一會兒,我來做!”

“翔兒回來了,好,翔兒你來賣,也不剩多少,便宜些賣,很快就可以賣完!”看見葉翔,秦淑玲一掃臉上的疲憊,臉上露出沁人心脾的笑容,坐了下來歇息。

葉翔輕車熟路開始吆喝,這事他可冇少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