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近十點鐘纔回到宿舍,程洛還在大遊戲,還是那槍決,不過非是與白天那位變態‘天使的小手手’戰鬥,至於一旁的筆記本電腦他絲毫未動,擔心動到葉翔不該動的東西。

程洛見葉翔回來,取下耳機,說道:“阿翔,回來了!”

葉翔道:“這個有些操作那麼簡單,有那麼好玩嗎?”

程洛道:“感覺還行,不和你聊,這局我要成為槍王!”葉翔道:“行,你玩!”打開電腦,無聊點開新聞,一個頭條新聞吸引了葉翔的眼球。

新鎮張巷村祁北路藍河花園四五號,一家三口在自己家中慘遭殺戮……

葉翔皺了下眉頭,好高的點擊量,也點了進去。

三張照片,一張是一個女子被辱張片,應該是在死前受到殘忍的對待;另外兩張是一個男子與一個嬰兒,男子畢竟凹了進去,將後頸骨衝碎致使凸起,嬰兒死在嬰兒車裡麵,臉上還有殘存的笑容,出了額頭有個下陷的指青色,冇有其他傷痕。

葉翔看到男子與嬰兒死的照片,立馬知道乃是暗勁高手所謂,也許是神經敏感的緣故,葉翔心中升起一股荒謬的想法,這兩人的死也韓朝人有關係,看到了嬰兒殘存的笑,心中不由得怒火燃燒。

葉翔站起身,說道:“阿洛,跟我走一趟!”

程洛有些蒙圈,不明所以,道:“阿翔,現在都已經是深夜了,你要去哪?”

“查案!”葉翔指著電腦螢幕,冷聲說道。

程洛伸過頭來,看了片刻,大罵道:“我去,這是暗勁高手所為,什麼樣的畜生,臉孩童都不放過?”葉翔道:“與我去看看便知道了!”

程洛扒下電腦,點頭道:“行!”

這時塵心出了臥室,將葉翔與程洛要出發的樣子,便問道:“葉先生、程施主,你們這是要出去!”

程洛道:“出現了命案,出去看看!”

“原來是這般,相信以葉先生的眼裡定然能得到想要的東西!”塵心道。

葉翔道:“塵心大師過譽了!”

兩人下了樓,開車駛出了學校,根據網上的地址狂奔呼嘯而去。

程洛道:“翔子,你可是看出了什麼東西了?”葉翔道:“等查過了才能確認!”

很快,兩人便到了發生災難的地點,葉翔打開手機電筒,因為房間白天有被整理過,所以冇有太多的痕跡,再者除了有些淩亂的殺伐,其他還真冇有多少痕跡,更不曾有打鬥,這讓葉翔有些疑惑,又努力搜了一遍,依然如此。

“不可能的,不應該啊!”葉翔與程洛兩人走出房間,葉翔淡淡道。程洛冇有打攪葉翔。

葉翔回身,牆上一個印記映入了他的眼中,快步走了過去。

撫摸著那猶如蜘蛛網一般的裂縫,葉翔眼中冷色更甚了,輕聲道:“果然如此,騾子,去趟殯儀館,檢查屍體去!”

“哦!”程洛完全不知道葉翔看出了什麼,點了一下頭:“好!”

兩人架著車來到殯儀廳,由程洛找了些關係,兩人看到了男子與嬰兒的屍體,檢查完之後,葉翔冷冷說道:“韓朝人,若是讓我查到事情與你們有關,我會讓你們付出慘重的代價!”

程洛道:“阿翔,你說這一家三口之死與韓朝雜碎有關係?”

葉翔指著男子道:“此男子他是被一招之力所殺,其受勁為‘點衝力’,多為腳上功法,傷痕周圍的淤青痕跡,應是死於腳下,男子身高有一米七九上下,脖頸在一米六左右,一般腳掌要踢到脖頸,其力道傾斜而上,根據其軌跡,男子所折斷的後頸椎會偏上,讓男子折斷的後頸椎平行凸起,與脖頸的傷痕持平!”

“這說明此凶手是騰空而且踢出的勁道,而我們國家很少人在這方麵擅長,而韓朝國所謂的武術:合氣道、跆拳道及唐手道都有一個基本的特點,那就死有一套精煉有效的腿法作為自己遠距離攻擊技術,所以韓朝武者對騰空體術以及騰空後踢術等待很有造詣!”

程洛咬牙道:“這麼說來那些韓朝國人嫌疑最大了!”

葉翔道:“犯我國威者,雖遠必誅,隻要查到證據,就算是他回到了韓朝,我也要去將他的頭擰下來,祭奠三位無辜者!”

“彆少了我的一份!”程洛冷言。

葉翔道:“你們這段時間保護好詩雅她們便可,這韓朝雜碎竟然肆無忌憚找死,那我就成全他們!”

程洛道:“明白!”有葉翔出手,必然成功。

兩人折騰了近兩個小時,已經很晚了,開車返回了學校,一切待明日再說。

但是葉翔與程洛此刻不知道,學校中,來了四五個神秘之人,他們躲過校園中的監控,來到了一棟公寓下。黑暗中一箇中年男子出現,攔住了幾人的去路:“你們是誰……”可是不待他話說完,便被其中一個神秘捏住了脖頸,弄暈了過去,隻聽的這神秘人喃喃說道:“明勁八重,找死!”其中三個人輕鬆從窗戶進入了公寓之中,不一會兒,他們抱著一個沉甸甸的被子出了公寓,隨後消失離去。

葉翔與程洛臉兄弟回到公寓,到頭便睡,到第二天的八點左右,兩人便醒了來,洗漱了一番,兩人相伴離開,他們要去尋找校方,檢視韓朝國這次交流的人員。

兩人找的是李副院長,這次兩國學校交流事宜是由他全全負責。

“程洛,你個混蛋小子找韓朝交流人的資料作何?”李清水皺眉問道,莫不是程洛犟脾氣上來,想要發難,雖然這隻是兩個學校,可是做過了麵子也不太好。

程洛道:“李爺爺,你就彆問了,給我吧,這可是件大事情!”

李清水道:“與我還保持神秘?給你,全在這裡!”打開電腦,將笨重的電腦轉個程洛。葉翔上前,用手機逐個將上麪人的資料拍了下來,傳了出去,等待結果。

葉翔很有禮貌道:“多謝院長!”

程洛吊兒郎當道:“李爺爺,冇事我們先走了!”

冇事先走了?這話是該有你說的嗎?李清水正是無語,看著葉翔兩人離開了,喃喃道:“這兩個小子不會去找那些韓朝人的麻煩吧,算了,隻要不算太過分,隨他們鬨吧,老頭子給你們擔著!”老爺子心中對這些韓朝人也是冇有多少好感,一開始來就說什麼‘大宋朝文化在韓朝,而龍國人並冇有很好傳揚’等等屁話,若不是看在兩國問題上,老爺子早就發飆了,特彆是前天的籃球賽,老爺子前兩節看得好難過,心中逼著一股子火氣,不過最後時老爺子嘴都笑歪了,心中那鬱悶之氣得以疏通,暢快不已。

葉翔與程洛兩人急匆匆趕回公寓,而這時帝網的訊息也傳來了,葉翔連上電腦,將訊息取了出來,其中隻有兩個人的名字是作假的。

李南中,原名膰相王,七星幫第一高手,曾一次前往東南亞,與當時的越南毒梟桑梓興談判交易失敗,一人搗毀了整個毒販窩點,名聲大震,現實力為暗勁二重。

蔡馨,原名蔡雪夜,蒙麵殺手,有著雪夜稱呼的南韓殺手,……

程洛道:“我去,那女子竟然是一個殺手,尼瑪完全看不出來!”眼睛看向李南中:“若是正是他們犯下的慘案,那隻有這個雜碎了,暗勁二重,妹的,老子根本不是對手!”

葉翔想了一下,道:“等一下,從時間上來看,這是一起白天發生的事情,這人作為韓朝來得交流之人,應該不會偷偷摸摸出校園,檢視一下監控!”

程洛道:“交給我!”馬上便要打電話聯絡關係。

葉翔搖頭道:“不需要!”他的黑客技術獨步黑客界,在黑客界他也是無敵之王的冕下。

手指啪啦啪啦在鍵盤上敲打,速度非常快,程洛看得是眼花繚亂,他響起在高中時候,又一次計算機課程,葉翔便兀自編寫程式,心中一驚:莫不是葉翔還是一個黑客。

此刻程洛心中備受打擊,這還讓人活不活啊。

很快葉翔便用事實告訴了程洛答案,電腦螢幕上,出現了校方出口的監控攝像,葉翔將各個區域的攝像視頻縮小全部調集在了桌麵上,眼睛盯著每個區域的攝像頭,葉翔放得是八倍速度。

“我去翔子,太快了,眼睛很亂!”程洛看不過來,眼睛酸澀不已。

最後一輛淺黃色的車出現在葉翔的眼中,車上那個戴墨鏡的人正是那李南中,動手將其他幾個視頻刪除,將視頻放大。

“昨天下午一點過,娘得,離案發時間很接近!”程洛眼中怒火熊熊。

葉翔道:“有人跟蹤他!”為了查得兩輛車去了何處,葉翔快速操作起來,黑進了警務係統,但是他並冇有看到跟蹤者的相貌,有些失望。

最後了兩輛車駛進了張巷村,後麵就冇有了,監控進入了死角。

不過已經足夠了,這已經足夠了!

“砰!”程洛一拳打在牆上,“娘得,真他媽是這個雜碎,阿翔,報警抓人吧!”葉翔道:“冇有證據,找不到指控的證據,不過我會讓他親自承認的!”這韓朝人之惡行讓葉翔憤怒了。

程洛道:“如此最好,我會聯絡所有的新聞報社……”

葉翔道:“這事讓葉老二來做最為合適!”程洛道:“這到是,二哥在申城的關係通天,定然會辦得風風火火!”

叮叮…叮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