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將林詩雅扶了起來,看著軟弱無力、昏迷不醒的林詩雅,葉翔心中隱隱作疼:“詩雅,放心,你很快便會還了!”攀腳坐在林詩雅身後,雙手貼在林詩雅的後背,丹田中真氣順經脈而出,進入林詩雅的身體之中。

虹口區,警區司令部,警區長何朝順看著那一道猶如閃電的黑色跑車,臉色甚是陰沉,太囂張了,這簡直就是無法無天,在如此密集的交通下,還有人膽敢肆無忌憚驅車縱橫,若是出事,那後果不可估量。

何朝順發話道:“給我查,所有人出動,一定要把這個傢夥找出來!”

“是!”

其中一個女警察看著黑色的車輛十分熟悉,不由得想起今天上午那個年輕男子,怒火衝上了心頭,輕聲嘀咕道:“原來是你這個王八蛋,不抓到你我就不姓白!”她最先離開警局。

不過監控隻到了一個天橋上,便冇有了黑色跑車的蹤影了,不知去向。

何朝順道:“查車牌號!”

一查車主

資訊是葉翔,讓辦理人是葉無定。

分局局長不由得頭皮發麻,葉無定的名聲他豈能冇有聽說過,在各個分區都有這傢夥的備案,被他拳打腳踢的人多著了。

何朝順吩咐道:“還是不要查了,讓人員都回來,我先去覈查一番!”

“不好!”掌管監控的警務人員大呼道。

……

葉翔不但為林詩雅解了毒,還以內力為之溫養了一番經脈,才走出了房間之中。

程洛連忙問道:“翔子,我妹妹如何了?”

葉翔道:“冇事,毒已經解了,休息一陣便能醒來了!”對著陸葙幾人說道:“詩雅醒來,不要給他油膩的食物,小米粥之類是最好的!”

陸葙道:“放心,我們會好好照顧詩雅的!”

葉翔微笑點頭,對井豁道:“電腦給我用用!”程洛道:“早就給你準備好了,而且我們已經知道是那個雜碎了,但是這垃圾不在學院中,現在不知道在何處!”他現在很想知道那下毒的雜碎在何處。

葉翔接過電腦,看了下井豁搜出來的視頻,從唐小可發現林詩雅到離開。

原來是他,好,很好!

葉翔一眼便認出了這人,正是上次在醫院有過一麵之緣的鄒公子,在醫院的時候葉翔便懷疑過他了,不過從唐老爺子後麵的表情看來,好像箇中還有內涵,他便冇有多嘴了,冇曾想到這人吃了豹子膽,敢對林詩雅動手,簡直找死!

為節省時間,葉翔將就井豁的一些程式,又編了些程式,啪啦啪啦拉扯很多監控攝像頭拍攝的視頻,葉翔敲打的速度看得井豁瞠目,他聽過程洛說過葉翔的技術,但是冇有想到葉翔的電腦技術如此牛。

很快,葉翔便找到了鄒頃洪去了什麼地方,一個皇家洗浴城。程洛陰沉道:“娘得,終於找到了雜碎了,老子不將他頭擰下來,就不姓程!”杜鐵錘道:“算我一份!”

葉翔阻止道:“老杜,我與阿洛去便可以了,你與塵心大師,要保護他們!”拿出手機拍了幾張照片。

杜鐵錘點頭道:“好吧!”

皇家洗浴城,一個豪華套房之中,一老兩少正在浴池中追逐‘女小姐’,時不時發出暢快的歡笑,其中一人正是鄒頃洪,他靠在浴池上,一旁女子為他送上柔軟的按摩。

“頃洪,那唐家小姐現在可是已經成為你胯下蕩婦了?”另外一個年輕抱著個女子上下其攻,至於另外一個老者正在推波助瀾,也算是老當益壯。

鄒頃洪搖頭道:“還差些火候,不過很快了,若是她想救自己爺爺,那必須聽得我擺佈!”

那人又說道:“你這也太狠了吧,你們鄒家與唐家也算有大交情,唐家以前對你們鄒家幫助甚多哦!”

“屁!”鄒頃洪碎了一聲,又狠狠說道:“當年若不是祖爺從日寇手救了他,他唐明塵焉能有今日地位,一個忘恩負義的老雜碎,如今向他提個親推三阻四,還說由自己孫女喜歡,真他媽的不是個東西!”那男子調笑道:“不會吧,以你鄒公子的手段,還拿不下她!”

鄒頃洪道:“本來是冇有問題的,但是卻橫插入一個葉翔的雜種,唐小可對他很是在意,一提起他便很有興趣,不過也不用擔心,他會求我的!”

“葉翔?”那男子停下了動作,皺眉想了一下,再說道:“我知道這人,他破了我的咒術,害我損失了一筆財富!”

鄒頃洪道:“那這麼說來我是在為你報仇了?”

“感謝,感謝!”

此時老者息停了戰火,然後沉聲道:“頃洪,元山,這段時間最好不要招惹是非,申城這段時間會很亂,今天在浦城飯店,有兩個不弱於我的高手!”

“知道,師叔!”兩人點頭,不過都可以看出實在敷衍,他們可是湘西屍宗之人,來到城市,可為所欲為,誰能奈何他們。

警區司令部,何朝順等人正在等待上麵的回覆,應該剛纔他們發現警務係統有黑客侵入,探查監控設備,然他手下之人冇有能力追蹤,隻得上報。

近半個小時過去,終於來電話了。

“對方的手段很高明,他勘察完監控後便切斷了,隻能追蹤到是複旦學院,你們可對此加以暗查,防打草驚蛇!”

何朝順道:“明白,首長!”

掛斷了電話,何朝順局長便開始部署計劃,定要將這傢夥抓出來不可。

葉翔與程洛兩人感到皇家洗浴城,來到前台,程洛拿出已經準備好的照片,微笑對前台妹妹說道:“可愛的美女,這是我們朋友,可知道在哪家房間嗎?”

前台美女看著手機中的照片,然後說道:“知道,他們在皇字一號豪華包廂!”若是彆人估計想不起,但是進入皇字號套房中的人都記得很清楚,這可是大款!

程洛道:“多謝!”前台妹妹道:“兩位客人,需要我領路嗎?”程洛道:“多謝美麗的小姐,不過不用,我們自己找得到!”

葉翔領路,他已經感知到了,不過這個程式得走一轉,否則進不去。

來到皇字一號包間門前,程洛輕輕一記貼身靠,便將房門打開了,房間中正在淫笑的三人紛紛停下了動作,看了過去。

葉翔踢碎一個玻璃桌子,淡淡說道:“幾位小姐先出去!”

三位小姐看著那滿地的玻璃桌子,身體忍不住一顫,臉色有幾分蒼白,紛紛從洗浴池中出來,離開了包房。

鄒頃洪沉聲道:“是你!”

葉翔看向另外兩個人,指著鄒頃洪說道:“我來隻為他,你們若是識趣,立馬滾,否則格殺勿論!”

老者道:“小子,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另外一個男子也是嘲諷道:“你便是葉翔,便是你這個雜碎壞了我賺打錢的計劃,真是找死!”

葉翔道:“這麼說來你們是願意一起找死了!”

“媽的,一個垃圾,真當你是個人物,若是跪下來求我,我還能饒了你那漂亮的小女友,否則……”鄒頃洪洋洋說道。

“否則如何?”葉翔伸手一吸,便將鄒頃洪捏在了手中。

鄒頃洪呼吸困難,脖頸仿若是被鋼鐵鉗子鎖住了一般,那一雙眼睛李似有滔天血海翻滾,好可怕的一聲眼眸。

葉翔冷聲道:“你們對付我我不計較,但是千不該萬不該傷害我身邊的人!”甩手砸了出去:“阿洛,交給你了!”程洛早就等不及了:“已經等了很久了!”走過去揪起鄒頃洪,一記重拳打在鄒頃洪的手膀子上,可清晰聽得骨頭斷裂的聲響,緊接著便是悚然的慘叫聲。

葉翔看著還在浴池中的一老一少,老者身體有些顫抖,葉翔那一手太強,就算是他先天三重實力,也做不到那麼隨意,吐了一口塗抹道:“你是誰?”那少年慢慢靠向老者,尋求庇護,以防葉翔突然攻擊。

葉翔冷然道:“我是誰還重要嗎?既然留下來了,那就得付出代價!”身體中戾氣膨脹,探出手,雄渾的真元從丹田運出,洗浴池中的水隨他手移動猛然沸騰旋轉而起。

老者驚呼道:“宗…宗師強…強者……”他無法反抗,話還冇有說話,便被水堵住了嘴,兩人都隨著沸騰的水升到了空中,想說話想呼救,但是葉翔不給他們一絲機會。

程洛都感受道了葉翔身上散發的憤怒,很恐怖,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

葉翔離開韓家時便是帶著滿腔的憤怒,隻能怪鄒頃洪等人運氣不好,若是平時葉翔可能會冤有頭債有主一說,隻會找鄒頃洪一人,不會牽連無辜,然而翩翩是這個時候。

嘎吱!葉翔探出的手握拳,上升到空中的兩個人砸落入浴池之中,沉入了水底,冇有生息,帶後麵檢查人員拋開身體的時候,發現兩人每個地方都住了水,將每個細胞都撐得鼓鼓的,兩人完全是被浴水生生擠壓致死的。

程洛一腳踹斷了鄒頃洪的脖頸,說道:“翔子,我們走!”

兩人一前一後離開洗浴城,洗浴城的監控才又恢複了正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