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國誌與大哥掛了電話後,不由得想起葉翔的本領,也許這件案子他能給出一些注意,當然抓人之時不能讓他參與其中,於是便接通葉翔電話。

“翔侄子,現在在乾嘛呢,在忙嗎?”葉國誌的聲音怎麼聽怎麼難受。

葉翔眼皮不著痕跡的塌了一下,不耐煩說道:“說人話!”

葉國誌早已習慣了葉翔的語氣,不氣也不惱,說道:“叔遇見了困難,一件綁架案子,查了半天,冇有頭緒,一點兒線索都未能抓到!”

“不會吧,堂堂陸戰兵王一件破案子都搞不定,開什麼玩笑?”葉翔嘲諷說道。

葉國誌道:“小子,想嘲笑便嘲笑吧,反正我臉皮比較厚,無所謂,而且不知我一人,還有張神醫、邱神醫也都未能差距得到絲毫東西?”

葉翔皺眉道:“這你們的綁架暗跟張老、邱老有什麼關係?是你辦事不利好不好?”

“被綁架之人是邱神醫的孫女,叫邱什麼來著?”葉國誌說道。

“邱晨晨!”葉翔嚴肅道。

葉國誌問道:“翔侄子,你是怎麼知道的?不會是關係叔叔我……”

葉翔道:“你覺得可能嗎?說吧什麼情況?”

既然是邱晨晨被綁架了,這事情如何都得插手,那一聲聲靈動的葉翔哥哥可還在耳邊迴響呢。

“回韓家彆墅,我們共同商榷一番!”葉國誌道。

“行!”

葉翔也不囉嗦,掛了電話,調轉車頭,朝得韓家彆墅而去。

韓家現在除了韓思雨與蛇郎君之外,其餘就是兩個保安,他們隻負責進入韓家人員的檢查。

韓思雨見得這麼多大人物,一時之間有些頓挫,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來得每一個人都非同小可。

葉國誌道:“思雨侄女,無需困擾,我們都在等葉翔這個小王八蛋,你就幫兩位老爺子沏兩壺好茶便可,其餘什麼都不用理會!”

說道泡茶,韓思雨才點頭道:“好好!”然後泡茶去了。

很快葉翔便到了韓家彆墅,不止葉國誌等人在,張博弘與邱尚民兩人也走,見到葉翔來了,立馬起身道:“見過葉宗師!”兩人對葉翔的態度冇有任何變化,還是以武者之禮相待,達者為師。

葉翔點頭:“張老、邱老!”然後對葉國誌道:“說說情況!”

邱尚民說了話,將邱晨晨遭得綁架的原由全部和盤托出,隨後葉國誌又將他們所調查的監控攝像全部也說了一遍。

葉翔大體知道了情況,然後道:“給我地圖看一看!”

龍炎為葉翔準備了一檯筆記本,遞給了葉翔,很寬葉翔將邱晨晨失蹤地段的房區乾道的分佈調了出來。

當斷地界是一住房小區,乾道為‘王’字形,七個出口,一個大園區。除了園區弧形轉彎道有棵大榕樹阻擋了攝像頭之外,其餘出口都能在監控之中看得清晰,不過若是在大樹彎角處離開小區,完全不知情,監控看不到。

“這麼說來是從這大樹地下離去了!”葉翔喃喃說道,至於園區內,葉翔相信隻要邱晨晨在任何一處有停留,葉國誌都能查得一些訊息,也不可能聚在了這裡。

葉翔決定看一下監控視頻,隻見他手指不斷在電腦上敲擊,一個有一個符號在筆記本螢幕上生成,速度快得極致,看得葉國誌與龍炎瞠目,他們當然知道葉翔要乾什麼了。

張博弘與邱尚民完全不知道葉翔實在作何,韓思雨將茶泡來後就站到葉翔身後,將葉翔敲打鍵盤的速度,這是在編寫程式,心中不由得有些震撼,葉翔還懂電腦。

很快葉翔調出了七個監控生成七個視頻,時間是前天一整天,葉翔視神經比之葉國誌等人強,加快了十六倍,隻見七個視頻不斷變動。

韓思雨站在葉翔背後,頭都暈了,以她的視神經,看正常七個視頻都吃不消,更何況這是七個快進十六倍的視頻視窗。葉國誌與龍炎兩人都受不了,揉了揉太陽穴,颳了刮有些花的眼睛。

直到視頻中的時間到了下午三點中左右,葉翔停止了所有視頻播放,將其中一個視頻放大,後退了幾分鐘。

在視頻中出現了一個老者,一個穿著大灰棉衣的老者,頭上一個風衣大帽,將頭全都遮住了,看不清他的臉,仿若是個乞丐。

而葉翔之所以注意到他,是因為在路口時他的袖口之中躥出了一個蛇頭的影子,然後便消失了,仿若是眼花了一般。

葉翔問道:“這老人是誰?”

葉國誌看著這邋遢的老者,那身形有些熟悉,說道:“有些熟悉,想不起是誰!”

龍炎提醒道:“首長,小首長,這人應該是陰毒蛇夫?”

葉國誌道:“陰毒蛇夫!”

葉翔道:“是他!”

張博弘也站起了身,問道:“葉先生,可否讓我看一眼!”

“張老請!”葉翔將電腦轉了過去。

張博弘確認了一下,說道:“身形很想,應該是他!”

葉翔道:“韓小姐,幫我個忙,將蛇郎君喚上來!”

“好!”韓思雨點頭微笑,應了一聲便去了。

蛇郎君上了樓,對葉翔道:“大人,你找我!”

葉翔將電腦轉了對著他,問道:“這可是你師傅陰毒蛇夫?”

看到那熟悉的身影,蛇郎君眼中忍不住一絲殺氣泄露,咬牙說道:“正是他!”

這陰毒蛇夫乃是先天高手,想要帶走一個人完全不廢吹灰之力,完全不落下任何有用的資訊,至此,他心中有三成把握,這起綁架乃是陰毒蛇夫所為,不過冇有證據罷了。

葉翔又問道:“你這師傅可有抓小女孩的惡行!”

蛇郎君道:“有,在外國的時候,他以前有抓過,目的好像是為了獻祭,以增強功力,不過他一次都為成功,他抓的人都死了!”

張博弘道:“陰毒蛇夫師承蛇老人,這蛇老人傳聞確實有一秘法增加內力,需要一個陰性女孩子獻祭!”

韓思雨聽了不由得臉色煞白了一下,好恐怖,葉翔為她輸了絲真氣,說道:“冇事,一個小醜而已!”

葉國誌道:“目標鎖定,正是這陰毒蛇夫!”他看向蛇郎君,問道:“閣下可知道陰毒蛇夫的行蹤!”蛇郎君搖頭:“他從來不會把行蹤與我知曉,每次都是他來找我,曾經我嘗試數次跟蹤他都被甩掉!”

葉翔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今天在唐鎮一公園邊遇見的一件詭事,中毒的老人,細鱗太攀蛇根本冇有可能出現在申城中潮濕地帶,問語蛇郎君道:“你師傅可曾養過細鱗太攀蛇?”

蛇郎君道:“養過,而且這是他最喜愛的毒蛇,它的毒性太強了,昔日他餵我吃了些解藥,然後便用這毒蛇咬我!”

不說韓思雨,就是其他人都感覺到一陣幽冷。

葉翔道:“放心,那樣的日子不會再出現了!”

蛇郎君躬身道:“多謝大人成全!”心中忍不住歡喜。

葉國誌心中道:“這小子竟然將這傢夥收於麾下,可以啊,先天實力,不錯,非常不錯!”

葉翔又再度問道:“若是細鱗太攀蛇離開你師傅,會遊離到多少距離之外?”

蛇郎君道:“不會超過五百米!”他不知道也想為何會這樣問,難道是掌握了什麼。

葉國誌道:“阿翔,你可是有了目標?”

“今天……”葉翔將今日在唐鎮公園發生的中毒事件與眾人說了一遍,眾人聽了後,不由得心花怒放。

“好小子,可以,冇有丟我的臉!”葉國誌哈哈笑道,甚是得意,立馬吩咐龍炎道:“讓龍黃去探查一番!”

龍炎道:“是!”

“不用這麼麻煩,我們幾個都去,把這條毒蛇繩之以法,不過要特彆小心,彆引起這陰毒蛇夫的注意,到時候有些難辦!”葉翔說道,手指又在鍵盤上敲打了起來,再度借用通道,搜尋這陰毒蛇夫在唐鎮出現的地點。

張博弘與邱尚民點頭,兩人都冇有意見。

最後葉翔確定了在唐鎮的一個有些陰暗的巷道之中,當然這是陰毒蛇夫所喜歡的,他就愛這樣的環境,而且離公園不過兩百米左右。

葉翔道:“龍炎是吧,你留下保護韓小姐,蛇郎君有事需要跟我走!”

龍炎看了葉國誌一眼,葉國誌點頭:“聽他的!”

龍炎道:“是!”

四人驅車來到了藥店,葉翔要現配製一些藥粉,專門剋製毒蛇之用,而且葉翔所需要的藥材老字號都有,其中幾味毒草也有,畢竟這也算是一種不可缺少的中藥。

配製完後,葉翔等無人便敢向了唐鎮,在公園地方葉翔便下車了,車由葉國誌掌握,在方圓數百米找一個人,葉翔有很大的把握,而葉國誌等人很難以將身體中的氣息掩藏至完美,葉翔擔心被陰毒蛇夫感知到,所以他親自出來搜尋。

很快,葉翔便找到了,這算是一家釘子戶吧,周圍的房屋都已煥然一新,但是這棟房子還是一樣,三層低矮的小洋樓。

葉翔裝作路人匆匆走了一遍將房子周圍的情況查探了個究竟,院中有三顆樹木,其中一顆樹下有一套青色毒蛇,這死竹葉青,而在小洋房後有幾隻小蛤蟆,都是有毒,左右兩側皆是蠍子,那後尾勾中猩紅猩紅的,定然滿是毒液。

這陰毒蛇夫是用這些毒物放哨,很是小心。

葉翔感受到了邱晨晨的位置,這樓閣中還有無數小生命,同時還有另外一股強勁的氣息,左右在忙活,似是在製造什麼東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