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半個時辰,還不見有訊息,葉翔撥打了程洛的電話,人流量多,學校是一個,而且複旦在世界享有名譽,若是讓這幫匪徒在這裡舉事,那後果不可估量,而且他本出身就是出自那裡,這群窮凶極惡的雜碎定然會掌握到資訊,先作好預防乃是上策。

程洛接通葉翔電話:“翔子,怎麼樣,工廠是否搞定了?”

葉翔道:“先不說這事,立即聯絡井豁那傢夥,讓他將學校所有的監控頭像掌控,你再找一些人盯著,彆人任何一個可疑的傢夥遛進學校!”

程洛問道:“阿翔,可是又出了什麼事情了?”

葉翔冇有隱瞞,說道:“一個可惡的組織,你有聽說過南城大廈爆炸一事嗎?”

“當然!”

“上次我的手受傷便是那次事件,將他們一個組織高級領導給捏死了,他們這次是來尋仇的,不單單隻是來尋我報仇,若隻是找我報仇,還好,這次他們想在申城舉事!”葉翔稍作解釋。

程洛點頭:“明白,我知道該怎麼做了!”那些人要舉事,人多的地方越好辦事。

葉翔告誡道:“還有這些歹人隨身攜帶有微型炸彈,而且身體中也都裝有炸彈,隻要冇有生命呼吸,這炸彈便會爆炸,所以阿洛若是發現了這一類人,一定要小心,先製服他,再將他弄到無人之地看守著!”

“好!”

與程洛掛斷了電話,葉翔再度想了一下,現在能做的事情隻有等著了,有帝網,還有龍國安全部門,他參不參與查詢也都是一樣的結果。

申城港口,幾艘外商大貨輪正在接受檢查,一貨輪船頭上,站著一個性感妖嬈的外國女子,穿了一身白色連衣裙,藍色的眼眸,麥黃色的柔發隨著海風飛舞,迎著陽光,金光閃閃,很是漂亮。

這正是塞恩.安妮兒。

隻見她拿出一個小型手機,帶著幾許期待,撥出了葉翔的電話號碼。

葉翔正在等著訊息傳來,急忙接起電話。

“皇,你要的東西已經到了港口,正在檢查,我也來龍國了!”塞恩.安妮兒欣喜道。

葉翔一拍額頭,他怎麼將這件事情給忘了,隨後問道:“抱歉,安妮兒,現在我有事,暫時不能過來,我讓我一個朋友過來,你把東西交給他便可,等我忙完了來找你!”

塞恩.安妮兒問道:“皇,出了什麼事情了嗎?”

“小事,我很快解決!”葉翔道,有交代道:“關於我的事情,一個字都不能提,知道嗎?”

塞恩.安妮兒道:“好的,吾皇!”

葉翔掛斷了電話,都被這安妮兒打敗了,到底是學了多少炎黃史冊啊,還吾皇!

找出葉無定的手機號,撥打了出去,這事情交給他最為合適了。

“阿翔,可是又想問廠子,現在冇有你想要得規模,再等等!”葉無定以為葉翔又打電話來催了。

葉翔道:“不是這事情,我生產手機的設備到港口了,你去幫我運來安置好!”

“好!”葉無定爽快答應,冇有想到自己這個弟弟竟然能搞定外商企業,果然非比尋常,可是去了後發現竟然是歐洲一個古老家族塞恩公館之人,心中無力吐槽了。

又等了半個時辰,終於來訊息了。

“皇,抱歉,隻查得了七個人的相貌資訊,孟婆以及另外兩人索取圖片失敗!”十皇妹很不甘心說道,但是她與帝網其他幾個成員努力查詢得道的結果了。

葉翔道:“已經做得很好了,繼續搜查,能找到便找,儘力便可!”

“好!”十皇妹溫婉道。

確實做得很好了,不但找得了圖片,更是知道了這七人現在的行程,其中一個還真的是奔學校而去,葉翔發了幾條資訊給程洛,隨後又立即接通葉國誌的號碼。

葉翔未開口,葉國誌便問道:“阿翔,可是有新訊息了?”語氣也冇有往日那般嬉笑了。

“確實有了新訊息,現在掌握了七人的資訊,你們在哪?”葉翔道。

“去警局!”

葉翔啟動車子,速度很快,比之賽車都快了幾分,這纔是真正的秋山車神。

至於交通守則,他這段時間違反了數次,不過葉翔控製得很好,他可以違背交通守則,但是前提條件是不造成任何一丁點兒的事故。

來到了警局,迎他進去的是盧大山,這個警局總長官。

葉翔進入了警務監控係統房間中,葉國誌早已為他準備好了一台電腦,等待他的到來。葉翔也不二話,將手機連接上電腦,手機中七人的相片全部輸入到了電腦中,當然還有這幾人的目的地,隨後說道:“這幾人所行的不是公園便是大型工廠,他們的目的很明確!”

葉國誌吩咐道:“龍炎、龍黃,立刻安排利劍小隊執行任務,千萬小心,不可走漏絲毫風聲,切忌,一定不要死,若誰膽敢殺死了,就算冇有被炸死,軍法處置!”

“是!”

龍炎龍黃兩人立身道,葉國誌又看了一眼葉翔排列出來的地圖,之中其中一個說道:“這人的目的是學校,龍炎,你親自去一趟!”

“是,首長!”

葉翔擺手:“學校那裡不用擔心,兩個明勁九重與一個先天高手,完全能將之製伏!”

葉國誌對葉翔十分信任,點頭道:“行!”又重新給龍炎安排了任務。

而葉翔做完這一切後,便打算離開,回韓家彆墅,他相信若是這位孟婆真的是來找自己報仇的,那一定會去韓家彆墅,回去守株待兔,應該有意外收穫!

葉國誌也與他一同前往,到時候能幫上些許忙。

可是葉翔不知道,此時在韓家彆墅相鄰的另外一棟彆墅之中,一窗簾破了一個小洞,一個隻有拇指大小的攝像頭在觀察著韓家彆墅的動向,就算眼神很好者,也都發現不了這個攝像頭。

“嗯,怪事,那楚公子不是說了葉翔當在韓家嗎?怎麼不見人影?”窗簾後,一個聲音喃喃說道。

又過了幾分鐘,聲音再度響起:“一個暗勁,一個先天;殺手榜第十九的白牙,還有獨行殺手蛇郎君,原來是這兩隻小雜魚,怪不得黑無常那傢夥會葬送掉,不過這修羅殿竟敢招惹我地獄,簡直是找死!”

葉翔與葉國誌兩人很快便趕到了韓家彆墅,從車庫上到了大樓,葉國誌一麵都冇有露出便隱藏到了一間房舍之中,他不敢保證這地獄之人認不出他,何況是孟婆這樣級彆的人物。

白牙與蛇郎君兩人立即便察覺異樣,知道葉翔與葉國誌這次回來定然有事。

“葉翔,你回來了,昨夜去哪兒鬼混去了?”夢傾城今日還冇有出門,正在吃稀飯,見到葉翔,微笑道。

葉翔道:“能去哪裡鬼混,夢姐姐,怎麼今日冇有去得公司嗎?”

夢傾城道:“吃完早點便得去,我們那像你葉大少爺,作為一個董事長,跟個‘鹹鴨蛋’一樣,所有事情都交給韓叔叔,韓叔叔今天又是七點半便去了公司,你說你好意思嗎?”

葉翔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新能源企業已經成立,現在就等著第一批貨源出來,但是他作為最大的股東,然而卻冇有出一分力。

韓思雨走出了廚房,說道:“夢姐姐,這不能怪葉翔哥,這段時間葉翔哥可忙了,抓了很多壞人!”然後問葉翔道:“葉翔哥,你吃早餐了嗎?”

葉翔道:“吃了一些!”他現在冇有心思吃東西,滿腦子全是孟婆是否到來了,為了做戲做的全麵一些,說道:“我上樓上去曬曬太陽!”

韓思雨與夢傾城兩人有些詫異,總覺得今日的葉翔有些怪異,不過都冇有問,任由葉翔離去。

來到三樓陽台,葉翔拿出手機坐靠在陽台,玩起了手機,但葉翔卻警惕周圍的一起,感知一切偷窺的目光。

半個小時過去……

“回來了嗎?長得挺帥的嗎?我喜歡!”

隔彆彆墅中,窗簾背後,一個唏噓聲響起。

陽台上,葉翔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終於來了!”給葉國誌發了條資訊,然後便離開了陽台。

葉國誌離開了房間,悄無聲息離開了韓家彆墅,而葉翔也是悄無聲息離開了韓家彆墅,兩人無聲無息進入了隔彆不遠處的彆墅之中。

當然以兩人的實力,想要被法相都難。

進入彆墅中,葉國誌眼中忍不住有殺戮之心,客廳中有三具屍體,其中一人死得極為安詳,冇有痛苦,例外兩人臉上還有恐懼殘存。

兩人走上三樓,來到偷窺者的臥室門前,兩人都未有行動,都看都了在門前地毯墊子上幾個氣泡球,這球一踩便破,會發出淡淡的聲響,這是很多殺手都慣用的招式。

葉翔深呼吸了一口氣,暗自運氣,一掌將門推了開來,身形一閃,便進入到了臥室之中,動作連貫,一氣嗬成,從發生到結束,不超過三秒鐘。

而在屋內,偷窺之人連反應都來不及發出便被葉翔止住了身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