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城,我何惜雲又回來了,葉翔,葉無定,你們給我等著!”

機場,何惜雲率領十數人氣勢洶洶走了出來,很是猖狂,也很是囂張,瞬間吸引了眾人的眼球。

不過帥不過三秒,原本氣勢宣揚的何惜雲下一刻躬身對一年輕男子道:“東方公子,這便是申城,龍國嘴繁華之地!”

這個東方公子不管是穿著又或者是氣息,都遠遠與這個時代不和,長衣長髮短筒靴,不過長相到是頗為俊俏,鬢若刀裁,眉如墨畫。

在男子身邊,還有兩個唐裝老者,也都怪裡怪氣。

然這三人都非是簡單的角色,氣息蘊厚,皆是古武高手。

“無烏煙瘴氣!”年輕男子說了一句,兀自向前離開,兩個老者緊隨其後。

何惜雲有些苦澀,完全不知道這東方公子所說的是哪一方麵,緊跟在身後。

翼馨大酒店,是申城有名的五星級大酒店。

“都過去五天了,皇不會是不願見我,躲了起來吧!”總統套房,塞恩.安妮兒嘟囔道,她打了葉翔不下五十個電話,但是都冇有打通,每次都是無法連接,很讓她生氣。

對於葉翔受傷一事完全不知,拿起手機,又撥打了葉翔電話,這算是她的習慣了,一天試打九次,早中晚各三次。

聽得手機中不在是那冷漠的‘你好,你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連接,請……’,而是一陣小鈴聲,塞恩.安妮兒立馬坐了起來,臉上露出驚喜,終於連接上了。

葉翔這幾天醫院‘坐牢’也是夠了,今天便要出院,他的手機與項鍊也在這幾天也送了過來,帝皇宮人員在聽得帝皇未遭劫時,興奮難以表達,同時對帝皇的敬仰超乎了一切,這便是他們的信仰,無敵的傳說。

聽得手機鈴聲,葉翔一看電話號碼,一啪額頭,“怎麼把她給忘記了!”

接起電話,葉翔立馬道歉道:“安妮兒,非常抱歉,這兩天我住院了,未曾準時聯絡你,還望諒解!”

“什麼?皇,你受傷了?傷在了哪裡?有冇有事?”塞恩.安妮兒緊張道,對葉翔的不滿也消失了。

在她的心中,葉翔乃是無敵的存在,能傷到葉翔的,那究竟是何方人物,難道是神。

葉翔道:“我冇事,幾天前被地獄微型炸彈震昏了,現在已經恢複,已無大礙!”冇有隱瞞塞恩.安妮兒,如實相告。

“嘶~!”塞恩.安妮兒倒吸了一口涼氣,地獄在歐洲那也是凶名赫赫,許多古老家族都不願得罪,其手中研發的微型炸彈,威力十分恐怖,很多絕強的高手都在其下喪了命,成為地獄的必殺技能,而帝皇冕下竟然隻是被震暈了過去,喃喃說道:“吾皇便是吾皇!”

葉翔道:“你現在什麼位置,我來找你!”

塞恩.安妮兒道:“皇,你的傷?”若是葉翔受了傷,還是養傷為主。

葉翔道:“放心,我的傷已好得差不多了,今天便要出院,還有彆忘了我的能力,有著領先世界的醫術!”

塞恩.安妮兒心中歡喜,告訴了自己所在的酒店,然後開始精心打扮去了,她要給葉翔一個完美的自己。

林詩雅等人也回學校了,與葉翔一起辦出院手續的隻有夢傾城、韓思雨、葉無定三人了。

韓思雨道:“葉翔哥,你要去哪?”

葉翔還冇有說話,葉無定便搶先道:“見一個人,一個很美的外國人,雙眼皮,瓜子臉,一雙藍眼睛,S型身材!”

夢傾城一眼掃了過來,帶有詢問之意。

葉翔瞥了一眼葉無定,說道:“一個合作夥伴,也許你們都聽說過,歐洲,塞恩家族,一個古老的家族,其產業遍佈全世界,便是我們國家也有,塞興鋼鐵有限公司便是它的分支,你們也可以與我前往,特彆是傾城姐姐,你的服裝若是經得她的家族推薦,很有市場!”

夢傾城微笑道:“那好,我便與你見一見這位外國貴人!”

韓思雨當仁不讓點了點頭。

……………………………………………………………………………………………………………………………

塞恩的兩個保鏢看著塞恩忙前忙後,目的隻是為了好好打扮一番,有些頭大,自己打扮便可以了,還得征求她們兩人的意見,時不時被問‘這件怎麼樣,這件又怎麼樣’,這很難受。

林林總總挑了十來件名貴衣服,塞恩安妮兒才滿意!

然後便迫不及待下了樓來,要在在客廳等待葉翔,兩個保鏢當然寸步不離。

翼馨酒店乃是邵家產業,邵翼自從上次交了贖身金後,長了一智,以前盛氣淩人的態度降了很多,而且還生怕葉無定找他麻煩,後麵又聽說了葉無定為打抱不平的事情,連洪尚飛都在其手中吃了個大虧,葉翔再次被他納入不可招惹的地步。

何惜雲這次回來,便直接來找邵翼了,本來在申城還有很多實力可循,如三大幫派青林會、東湖幫、五命樓,都是不錯的合作夥伴,但是何惜雲乃是京都四大家族之意的何家,一言一行都會受到觀望,暗地了可以找黑幫幫忙,但是明麵上得與之拉開距離,那日若是東窗事發,牽扯上身,便是將麻煩事情。

而邵家在申城也算是有頭有臉的家族,又是正道家族,是個不錯的合作夥伴。

邵翼雖有些紈絝,但還算識得實務,那些東西該摸,那些東西不該碰,心裡也都有個底,黃,他沾,但心甘情願,便是出錢賣肉,你願我願;賭,他少賭,不喜歡賭;毒,一指頭都不接觸。

“何家,若是還是對付葉無定等人,那便不能與你們合作了!”邵翼坐在大廳之中,早就接到何惜雲要來的電話。,在這裡等他。

不過,這時,塞恩.安妮兒來到了客廳,邵翼立馬雙眼瞪圓。

高挑的身姿呈現完美的曲線,麥黃色的頭髮,一對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眉毛,藍色眼眸靈動閃爍,欣喜焦灼,熠熠生輝,白皙的皮膚,絕美的嘴唇……

邵翼忍不住站了起來,慢慢走了過去,在他的印象當中,隻有夢傾城這樣的尤物可以與之相提並論,不過對於夢傾城,他不敢有半點兒私心了,那是葉翔的女人了。

來到塞恩.安妮兒身前,很紳士的說道:“美麗的小姐,我能否有幸知道你的芳名?”

塞恩.安妮兒被驚醒,剛纔她正在想葉翔到底張了個什麼樣,想想立馬便要見到帝皇的真容,便忍不住有些開心,這是多麼難得的一件事情。

有些不高興看向邵翼,塞恩.安妮兒很不喜歡這種眼神,女王範兒擺出,冷冷道:“Please

leave

without

disturbing

me.(請離開,不要打擾我)”

她的美麗,不是為這樣的男子展現,她的美麗隻為帝皇冕下一人綻放。

邵翼有些發懵,這英語於他而言便隻是動物的叫聲,上學時所學的英語,早已還給了老師,完全聽不懂,不過見得塞恩.安妮兒的表情,猜得**不離十,肯定是討厭他嫌棄他,不過這樣的事情以前見得多了,一坨紅票子砸下去,高傲的姿態立馬墜落,還屢試不爽。

不過在這次他吃癟了,眼前這個可是塞恩家族的公主,要什麼冇有,錢財與她而言,真的隻是一摞摞紙,開發一個項目,動輒便是上百億!

邵翼發揮他不屈不撓的精神,說道:“美麗的女士,在下申城邵氏集團邵翼……”

“I

don't

want

to

know

……(我不想知道你是誰,還請離開)”

邵翼本來還想說什麼,塞恩.安妮兒的一個保鏢道:“這個男士,還請離開!”作了一個請的手勢,眼中有淡淡的冷色。

邵翼搖了搖頭,隻得離開!

坐到了遠處一個沙發上,繼續看著塞恩.安妮兒的背影,很是留戀。

至於安妮兒,懶得與之計較。

過了有十來分鐘,何惜雲等人到了,邵翼起身前往迎接。

“二公子!”邵翼笑嗬嗬對著何惜雲道。

“什麼二公子,邵兄若不嫌棄,便稱呼我惜雲便可!”何惜雲也笑嗬嗬對邵翼,兩人還真像好友。

何惜雲手搭著邵翼的肩膀,說道:“邵兄,為你引薦一個高人!”有些恭敬對著東方公子,“這是東方公子,來自東方家族!”

冇有詳細介紹,這東方家族到底是何方勢力也不知道。

至於邵翼對於東方家族完全冇有聽說過,淡淡的對東方公子點了一下頭,並冇有後續了,眼裡不怎麼高。

而何惜雲也冇有責怪,心中頗為滿意,要的便是這樣!

東方公子略微皺了下眉頭,這樣態度很無禮,作為家族天驕,這是第一次,不過隨即便又放下了,東方家族很少出世行走,冇有人知道也在情理之中。

“何兄,東方公子,請!”邵翼對兩人道,並冇有依何惜雲所言,稱呼其為‘惜雲’。

東方公子冇有一言,自顧走在了前麵,而何惜雲跟在了後麵,這一點被邵翼看在了眼中,心中不由得一突,這何惜雲乃是何家的二公子,豈會甘心在他人之後,心中篤定,這東方公子必然不是尋常人物。

邵翼心中不由得有些冷笑,他紈絝,不代表他傻,冇有任何表現,跟隨進入了大廳。

俗語有:聞香識美人。東方公子一進入大廳,便聞到了一陣香味,心中不由得一顫,停下了腳步,轉頭過去,一個妖豔眾生的女子出現在他的眼中,雖是異邦人,卻也難阻擋他的心動,眼神真的都看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