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了來到了翼馨酒店,快步走了進去。

前台小妹眼中閃過一絲異色,躬身道:“歡迎光臨!”

葉翔冇有理會,快速走上了樓梯。

前台小妹冇有不高興,待葉翔冇有蹤影後,撥打了一個電話,說道:“葉翔來了!”

葉翔進入塞恩.安妮兒原來的房舍,裡麵打鬥過後的現狀還在,還冇有被服務人員收拾,一片淩亂,有戰鬥的痕跡,也有血腥氣息。葉翔心不由得沉了下來,她們果然是出事情了。

“是為對付我來還是目的隻是塞恩.安妮兒,若是對付我那快些來吧,我到要看看你們究竟是何方神聖!”葉翔心中道,然後轉身走出房間,順樓梯而下,來到了前頭小妹處。

“先生好!”前台小妹很有禮貌想葉翔問好。

葉翔露出迷人的微笑:“小姐,你好,問你一個問題,你剛纔向誰打了掉話。”

前台小妹眼中便有些不高興了,不過職業習慣還是說道:“先生,你在說什麼,我有些聽不懂,先生你要住宿嗎?”

葉翔點頭道:“喜歡做戲是吧,很好,我葉翔也喜歡挑戰,可有邵翼電話?”

“先生,若是你不住宿,還請離開。”這前台小姐沉顏說道,他是怎麼知道的。

葉翔再度點頭,撥打了葉無定的電話:“可能聯絡到邵翼電話,二十分鐘滾來見我,否則後果自負。”

“好!”葉無定點頭,邵翼這樣的公子哥他還真不知道,冇有多少交集。

不過以葉無定的任脈,找一個電話號碼是輕而易舉。

得到邵翼電話號碼,葉無定便開始撥打,接通後,葉無定可冇有好語氣,直接說道:“我是葉無定,限你一刻鐘之內趕到你家酒店,我弟弟葉翔在那裡等候於你。”

邵翼此刻正在一個酒吧,一聽,酒醒了打扮,剛纔葉無定的話語很冷,很不高興,想必是葉翔又出了什麼事情,急匆匆出了酒吧,上了車向得翼馨大酒店急速而去。

前台小妹一聽葉翔的語氣,心中不由得有些顫抖,葉翔的語氣很平淡,但是便是在這平淡之中,才能隱藏狂風暴雨之勢,再者,邵翼雖然不是什麼大家族弟子,不過在這一畝三分地界還是有些話語權,然而葉翔的語氣很霸道,直接讓邵翼滾過去,心中有一中荒誕的想法這穿著平凡的葉翔的身份不簡單。

葉翔淡笑道:“我隻是詢問一個問題,想知道答案,你替他人傳話我無所謂,畢竟這也算是一種利益的交涉,我不會破壞你的利益,不過我雖然冇有利益於你,但這個問題於你來說應該很容易吧,根本不會損失任何的利益,是吧?”

欺負一個女子,葉翔還做不到,不過若是這女子不知好歹,那便欺負一番有如何?

不過這前台小妹還是咬牙道:“我真的聽不懂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

葉翔冇有再度開口,而是等著邵翼趕來。

不一會兒,邵翼幾乎是連滾帶爬的感到了翼馨大酒店,見到了葉翔,急忙迎了上去,微笑道:“見過葉公子!”

“邵大公子,我朋友在你們酒店神秘消失,我懷疑她們是被你們邵家秘密私藏,若是邵家不給出一個交代,我葉翔也算有些手段,白牙這段時間很清閒,免不了讓他跑一跑!”葉翔淡淡說道。

**裸的威威脅。

邵翼臉上不由得留下了汗滴,那白牙的能力他還是知道些,一個殺手,想要做什麼瘋狂的事情便會做什麼瘋狂的事情,若是二十四小時盯著他自己,便是在家裡,都有可能被白牙問候。

“葉公子,冤枉,邵家開店做生意,絕不會做出這等……”邵翼開始急急叨叨辯解,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葉翔揮手,說道:“我隻想知道一個問題,她知道!”

手指指著前台小妹,他不做這個惡人,那便讓彆人成為這個惡人。

邵翼果然臉色很不好看,凶惡看著前台小妹,大呼道:“葉公子問話,為什麼不回答?”

隻差上去兩巴掌了。

“我……我……”

惡人自由惡人磨,在邵翼氣勢洶洶的追問下,這前台小妹臉色有些發白。

邵翼再度凶狠道:“我什麼我,回答葉公子問題!”

前台小妹諾諾說道:“是…是何公子身邊的人。”

其實這前台小妹私下了是邵翼的一個姘頭,與邵翼上了數次床,所以知道何惜雲,也知道了何惜雲身邊的人。

葉翔道:“早說出來不就可以了嗎?”說完轉身離去。

待葉翔走後,邵翼才鬆了一口氣,剛纔是真的害怕,若是葉翔真的將罪名落在他身上,那就過可想而知。

“邵總,他是誰?”這前台小妹問道。

邵翼冷語道:“是誰?你知道你差點招惹了一個不該招惹的人嗎?他是申城第一公子,葉無定的弟弟,便是那何惜雲,在他的麵前,都隻得低下頭顱,還被敲詐了一個億,若是以後在冇有些眼力勁,不用來上班了!”

“是!”

這位置是她出賣了自己肉身換來,工作輕鬆,工資又高,可不想失去。

葉翔上了車打了電話與宋紫妍,葉翔很清楚葉國誌,塞恩.安妮兒出事,必定會讓宋紫妍回去,協助於他。

“大壞蛋,有什麼需要我幫忙?”宋紫妍不客氣問道。

葉翔也不客氣,說道:“查出何惜雲在什麼地方。”

“南臨會所!”宋紫妍回去便著手做事,何惜雲在京都也是赫赫有名的公子哥,特彆注意了一下。

“行,我知道了!”葉翔便掛斷了電話。

宋紫妍放下手機,喃喃說道:“難道這件事情與何惜雲那混蛋有關聯,若真的有關係,何惜雲,你給姑奶奶等著!”

此時南臨會所中,何惜雲真靠在一沙發上,一妖嬈的女郎正在為其服務,神色歡愉,還有他的幾個保鏢,一個個‘氣勢如虹’,現場極度淫

亂不堪。

葉翔很快便到南臨會所,感知到了何惜雲等人所在的臥室,趕了上去,很不客氣打斷幾人的興趣,也不怕將幾人嚇陽

痿了。

何惜雲一個機靈,立即大開閘門。

葉翔對幾個女子道:“你們先出去,我與何公子有要事商量。”

幾個女子都看向何惜雲,由他做主,何惜雲揮手:“你們先出去!”

“是!”幾個女子一前一後出了房間。

何惜雲才道:“葉翔公子,你們不會隻是想看我們這般表演的吧,不知葉公子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葉翔單刀直入:“是誰要你們注意我的動向?當然你可以不說,我有很多種方法讓你們屈服,至於你們這幾個所謂的保鏢,廢物!”

桌子上有個雪茄,葉翔二指撚起,猛然射出,插在了牆角落出的一花瓶殺過,雪茄冇入了半截。

這又是威脅。

可以說謊,可以一起上,隻有一個前提,對自己的實力十分自信。

這雪茄不過是菸草,一觸急軟,一折就斷,葉翔宛若射飛鏢一般,輕而易舉的便將其插入了花瓶之中,其實力很強。

何惜雲咬了咬牙,說道:“其實我們也不知道對方是誰?他也是如你這般,逼迫我們就煩,讓我們彙報你的動向,我等連麵都不曾見過,更不知道他是誰,都是電話聯絡。”

說著還將電環號碼顯示給了葉翔,葉翔記了一下這個電話號碼,冇有立刻撥打。

葉翔從何惜雲的眼中,可以看出他冇有說謊,點了點頭,說道:“告辭!”

既然得不到訊息,葉翔隻有離開,至於東方鳴,葉翔是隻字為提。

“葉公子慢走!”何惜雲起身相送。

葉翔看了他一眼,隻想說:你真的很小。

出了會所,葉翔便著手撥打,可是結果很明顯。

你所撥打的電話也關機,請稍後再撥。

葉翔冷笑,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不過好訊息到了,十皇妹電話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