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說完後便走了出來,下了樓。

葉無定道:“阿翔,可有問出什麼來了?”

葉翔搖頭道:“先不理會,在這之前,我們應該與李金虎好好聊一聊!”

微笑看著胖子。

而葉無定也看向胖子,露出可愛的笑容。

胖子露出了微笑,輕聲說道:“不知道葉公子想要知道什麼,在下當知無不言。”

葉翔道:“李金虎,你確實是個人才,能隱忍到這般地步,你很了不起,最初我卻是冇有懷疑你什麼,但是人總是會犯錯誤的,臉葉老二都能發現,我當然也不例外了!”

葉無定道:“人在緊張的時候,會表現出汗,嘴唇發乾,眼神閃躲,心跳加快,出現尿頻等症狀,你在見了我與阿翔之時,確實表現的完美,若是其他人,估計確實在你的表演之下騙了過去,但是……”

葉無定露出了冷笑,說道:“人體有很多自然是永遠都是演不出來的戲分,就算在如何偽裝都會出現差錯,你之所以想與我們一起,是因為情婦吧,隻是你抱你情婦下來的那一刻,眼中冇有疼惜,要知道她在這些天所受的折磨,那一種非人的待遇,便算是我們也都會心寒,你在抱她下來的那個時候,她的頭是掉在外麵的,她是個活生生的人,不是死人,應該摟在懷中,小心嗬護。”

葉翔輕聲道:“我臨走隻是,門冇有關,冇有聽得任何聲音,你什麼都冇有做,連假裝心疼都不會,所以你有問題。”

葉無定道:“你知道嗎?要想表演出所為的一起表情我玩得比擬更好,更完美。”隨即葉無定開始他的表演,臉部肌肉抽搐,眼神閃躲,戰戰兢兢,出氣微重,也不知道他聲怎麼逼得,頭上微微冷汗,表演得十分到尾。

隨後,葉無定收了這分功夫,淡淡說道:“這纔是一個人害怕的人表演的結果,你還差得遠呢!”

葉翔道:“說說吧!”

一個‘說說吧’,裡麪包含了無數資訊,說什麼?來曆,所來目的,又或者是背後組織……

李金虎變了態度,稍有些大哥大的氣勢,然後道:“果然不愧是第一公子,觀察如此細微,不過你們想要知道我背後的組織,做夢!”

葉翔冷聲道:“誰要知道你背後的組織,一個爛櫻花組織罷了,我葉翔想知道還需要耍什麼手段?更何況你隻是一個外組織人員,都不算真正的櫻花組織,臉標記都冇有。”

“你……你怎麼會知道?”李金虎顫聲說道。

葉翔道:“我葉翔所知道的且能是你想象的,說吧,你們在申城的目的是什麼?當然你可以不答,但是在我葉翔的審訊之下,便算是你們組織首領:野田由美子,她我也能讓她跪地臣服。”

這一下再讓李金虎震驚了,葉翔竟然知道組織首領,便是他入得組織這久,也都隻是知道一個名字,臉照片都冇能知道。

葉翔再度催促道:“給你最後一次的機會,若是在不說出來,我會很不客氣。”

李金虎掙紮了片刻,輕聲說道:“這是一個命令,上級拍下來無緣無故的命令,調查葉公子您的訊息,還不能讓你知道,最好便是接近你,瞭解你,所以我想利用這次機會,然後獲得好處。”

葉翔直視李金虎,看得李金虎心底發寒,生怕葉翔一巴掌拍過來,以葉翔的實力,一巴掌,吐血受傷算是輕的了,直接拍冇了他都有可能。

葉翔道:“冇有了嗎?”

“冇有了!”李金虎應聲道。

冇有說謊,葉翔心中沉吟,他盯著李金虎便是在消磨李金虎的底氣,隨後又道:“李雄飛你應該認識吧?”

李金虎眼中又是一道驚色,點頭:“知道!”

“他的女伴是你的上級嗎?”葉翔問道。

無奈,李金虎很無奈,葉翔仿若什麼都知道一般,再度點頭:“是!”

葉翔冇有再問,站起了身,走上樓梯,“待會兒跟我們一起去警察局。”

“是!”李金虎不敢有任何忤逆之言,便算是自己想逃走也要有這個能力。

葉無定道:“阿翔,不在審問了。”

葉翔道:“冇有必要了,以他的能力,知道的隻是僅此罷了。”

“哦!”葉無定應了一聲,冇有再度說話了。

葉翔帶下了趙文暉,道:“走吧!”

一眾人神神秘秘離開了客廳,在樓上的一道房門虛開了一道縫隙,裡麵露出了一雙眼睛,帶著深深的疑惑,最後又關上了房門,冇有人知道,也冇有人發現。

上了車,葉無定啟動車子,出了彆院,走了有段距離,葉無定才又問道:“阿翔,難道你上次讓我告知陳長臉小心便是知道了那女子的身份資訊?”

葉翔點頭,在地下圈子混了近兩年,對於上得檯麵的地下勢力都有幾分掌握。

“看來他們的目標是你,什麼時我去李雄飛處打探一番。”葉無定露出淡淡的笑意。

葉翔看了眼身後,說道:“你可有彙報上去。”

李金虎搖頭:“還冇!”

他是怕葉翔與葉無定瞧出些什麼端倪,所以還冇有彙報上去。

“帶上保鏢,可以去看看,這櫻花組織還行吧,也就那樣。”葉翔告誡道,在他的眼中還真的冇有將這個組織給放在心上,怎麼說呢,也就那個樣。

葉無定點頭:“我知道,放心。”

很快,葉翔與葉無定兩人到了警局,葉國誌早就受到他們要來的訊息,從偏門而入,兩個重犯,關係到三個女子的性命。

他們所關押的都是重要犯案,看守得都是特殊人物。

元勇,元天星,鄭培偉還有那個老人惠叔。

葉國誌看到了趙文暉,輕聲道:“我到是誰呢,梅花宗,淫邪老怪趙文暉,真是久聞大名了。”

趙文暉不敢與葉國誌對視,低下了頭顱。

葉翔簡單的將事情說了一遍,葉國誌道:“好大的一隻手,這一次若是失敗了,損失便大了,這請得一個宗師境的高手,花費便不低!”

葉翔撇嘴道:“這個宗師有些傻,隻是值得五百萬。”

“我去,這太他媽的便宜了吧。”葉國誌忍不住粗暴了一口,對著趙文暉道:“來跟我混,一年五千萬,冇事帶你去外國泡外國妞,隻要你弄的是壞人,便是將外國總統的妞睡了,也算是你能耐。”

葉翔頭上灑下幾個黑線,冇好氣說道:“認真點兒。”

葉無定心中人不嘀咕道:“有些白癡了!”

葉國誌一揮手,將他們呆下去。

龍炎龍黃點頭,將李金虎與趙文暉帶走了。

兩人也不敢反抗,隻得跟著走。

待走進關押室的時候,趙文暉看到了一個老者,說道:“等一下,等一下。”

龍炎冷聲道:“你想做什麼?”

趙文暉看到的那個老者,正是告知他一起計劃的那個老者,這算是意外之喜,聽得葉翔與葉國誌之言,心中很是怒火,他堂堂一宗師高手竟然被像耍猴一般被耍了,所以他豈能客氣,再者,這也算悔過,也是有功,從輕處罰。

對龍炎道:“麻煩去告訴葉公子,我看見了那個人了,他會知道話中之意。”

龍炎點頭:“好!”

在這裡便是宗師想要逃離也不可能,再者這隻是一個被封禁了的宗師而已。

葉翔與葉無定正要離開,幸好龍炎及時趕到,出聲道:“小首長,稍等。”

葉國誌轉身,問道:“龍炎,有事?”

“報告首長,趙文暉要小首長過去,他說見到了那個人了,還說小首長自己知道。”龍炎回答道。

葉翔兀自眼前一亮,那個人?他知道,便隻有那個神秘的計劃人了,意外之喜,純粹的意外之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