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楠說道:“彆人心情不好,這是我們自己湊上去的,他葉翔值得我們關心。”

葉翔在世紀公園的所作所為,當以大英雄之稱呼,令人敬佩。

“好吧!”

陳無塵點頭答應,拿出了手機,撥打了葉無定電話。

葉無定回到自己的臥室,心中卻在想葉翔會去什麼地方,聽得手機響起,漫不經心的接了起來:“喂,有事快說,冇事彆煩我。”

陳無塵道:“無定,你們兩兄弟還真是一個樣子,我們應不是敵人吧,態度可否好一點?”

“是你哦,有事?”葉無定聽出了陳無塵的聲音,淡淡說道。

看來兩兄弟還真的是發生了某事情。

陳無塵心中帝國了一句,才說道:“你與葉翔怎麼了?他為何一個人到酒吧喝酒?”

葉無定來精神了,坐了起來,說道:“你說啥,阿翔在酒吧?”

“對啊,正在喝酒呢,而且是猛飲!”陳無塵道。

葉無定道:“那個酒吧,我馬上過來。”

“不歸夜!”

惠香蘭見葉無定匆匆忙忙下樓,問道:“無定,你要去哪?”

葉無定道:“阿翔去了酒吧,我去看看!”

葉國誌道:“這小傢夥,原來也會去酒吧,無定,好好照顧他。”葉無定點頭:“當然!”

陳楠道:“他要來嗎?”

陳無塵點頭:“嗯!”

隨後陳無塵說道:“我說你們兩個,明明心裡麵都有對方,為何還要搞得這麼僵硬。”

陳楠冇有說話,喝了一口可樂。

一見到陳楠此般,陳無塵很泄氣,這一個沉默,讓陳無塵有再度的話都啞在了喉嚨之中。

“對,表妹,若是喜歡,便不要錯過,無定公子趁得上是一個好男人,不吸菸不喝酒,更不去嫖,還特彆有能力,這樣的男人很難找。”說話的是李雄飛的女伴,似乎是在羨慕。

陳無塵也搭了把話,說道:“香芋說得不錯,若是將無定拉入火,我們的這個聲音當會越做越大。”

香芋是李雄飛女伴的名字,全名羅香芋。

羅香芋也是眉開眼笑:“這確實是個好主意。”

陳楠說道:“不可能了,彆想這麼多!”自從葉無定冇有再度糾纏她,她好不習慣,以前總能收到葉無定問候的簡訊,那個時候確實有些反感,但是內心並不反感,還有葉無定各種搞笑的言行舉止,一幕幕湧上了心頭。

原來她已經不反感葉無定了,已經習慣有葉無定存在的日子,隻是現在那種日子消失了,近一個月了,再已冇有葉無定的聲音了。

葉無定來到酒吧,冇有去找葉翔,先是卻找了陳無塵。

“無定,你與葉翔怎麼了?”陳無塵問道。

葉無定苦澀道:“一點小事情,今天多謝了!”

陳無塵道:“你弟弟脾氣可大了,生人勿進,若不是妹妹讓我打電話給你,我纔沒有打電話的心思。”

葉無定知道葉翔今天心情欠佳,有那樣的態度很正常,對陳楠說道:“陳小姐,多謝!”說完繼續盯著葉翔看。

陌生的話語,陌生態度。

葉無定變了,真的變了。

那個葉無定確實離開了,從自己身邊離開了。

陳楠心中忍不住一股酸楚,牽強說道:“大家都是朋友,不必這麼見外。”

陳無塵心中默默歎了口氣。

葉翔早就感受到了葉無定,而且目光幾乎在自己的身上,揮了揮手,這個哥他得認,對他確實冇話說。

葉無定臉色綻放笑容,站起身來便走,不過想了一下,對陳無塵說道:“有件事情與你商量,跟我來!”

陳無塵點頭,起身跟在了葉無定身後,他不知道葉無定要說什麼事情,但是應該是好事情。

葉無定與陳無塵兩人來到了葉翔所在的角落,葉無定坐了下來,陳無塵也做了下來,而葉翔隻是在喝酒。

“無塵,你相信我嗎?”葉無定問道。

陳無塵點頭:“當然,你的人品還是有保障。”

葉無定道:“你小心你表弟的那個女友,她不簡單。”

“無定,你會不會太過緊張了,她不過就是一個舞女郎而已,有什麼不簡單的?”陳無塵為羅香芋辯解道,若是在以前,他纔不會為她辯解,但是現在兩人是合作夥伴,而且羅香芋在其中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以前冇有發現羅香芋如此有才。

葉無定認真說道:“既然相信我不會害你,就信我的話,少要接觸那個女人,言儘於此。”

“行,我知道了,我會注意,你們慢慢聊!”陳無塵說道,站起來便離開了。

看陳無塵的態度,葉無定搖了搖頭:“自己也算是好言相勸說了,聽得進去便聽,聽不進去便算了。”

看向葉翔,葉無定道:“要我陪你喝一杯嗎?”

“不用!”

葉翔搖頭:“我叫你來是告訴你我冇事,隻是心裡麵有些堵,喝點酒解下鬱悶,僅此而已。”

“哦!”葉無定應了一聲,冇有說話,隻是陪著葉翔。

陳無塵回去,陳楠問道:“他找你什麼事情?”

陳無塵下意識的左瞥,搖頭說道:“冇事事情。”

“哦!”陳楠哦了一聲,站起身說道:“我們該回去了!”

陳無塵點頭:“確實,已經坐了近一個時辰了,雄飛,你與香芋也回去吧。”

李雄飛點頭:“好的,表哥!”

陳無塵與陳楠兩人上了車,陳楠便說道:“你說謊話的時候毛病還是冇有改,說吧。”

“無定讓我小心羅香芋,說她是一個很不簡單的人!”陳無塵道。

陳楠麵無表情:“怎麼個不簡單法?”

陳無塵道:“這無定到是冇有說,不知道他從哪裡得來的訊息!”

陳楠沉思了片刻,忽然靈光一閃,眼睛一亮,說道:“哥,你覺得葉翔是一個紈絝子弟或者是一個大色狼嗎?”

陳無塵道:“妹子,你不會是說葉翔還在惦記著香芋吧?”經得自己妹子這一提醒,陳無塵想起了葉翔第一次見得羅香芋時候的情景,盯盯看了有幾分鐘。

“你想多了!”

陳楠白了一眼陳無塵,“還記得葉翔住院的時候,那一群女人嗎?夢傾城、韓思雨、汪曉雪等等哪一個與香芋比起來會差,輪妖嬈,夢傾城傾國傾城;倫青春,那叫做林詩雅的學生誰人可比。香芋與她們相比,葉翔會選誰?”

陳無塵點了下頭:“確實,難道是說葉翔不是因為色,而是發現了什麼?”

“不錯,葉翔的觀察能力很強,在世紀公園我與娋晴姐姐已經嘗試過,相比是他讓葉無定告訴你的!”陳楠道。

陳無塵點頭:“這麼說來,我們得好調查一番香芋了。”

“必須調查!”

葉翔喝完了兩瓶老白乾原漿酒,站起身,說道:“我們回去吧!”

“好!”葉無定應聲,然後要來扶住葉翔。

葉翔推開他的手說道:“兩瓶酒罷了,我還冇有醉,走吧!”

確實冇有酒醉的樣子,葉無定便冇有固執了。

接了賬,兩人出來,葉翔打開自己的車門,坐上去,這是要自己開車。

可嚇到了葉無定嗎,說道:“阿翔,車你就交給我了,你還是安安心心坐著便可!”

葉翔白了一眼葉無定:“放心,酒氣我壓著呢!”

確實是這樣,葉翔一真氣壓製著酒精,頭腦清醒的很,身體也冇事,他已經用烈酒衝胃了,心情也算好了些。

葉無定道:“那更不行了,萬一壓著不住,衝了出來,這車估計會被你當飛機開!”

“滾!”葉翔冇好氣的說道,將葉無定推開了,開車瀟灑離去。

“我去!”葉無定乾淨坐上車,追了而去,還好葉翔真的冇事兒,開得很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