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淞滬彆墅,蘭欣還在,伊陌上班,至於宋紫妍正在敲打鍵盤,可響了。

“葉翔,你們回來了!”蘭欣打招呼道。

葉翔點了點頭,有些踉蹌的走上了樓梯,冇有多餘的話。

葉無定擦了擦冷汗,心中慶幸道:“這還好是在家裡,若是在路上,那就危險大了!”

“無定公子,葉翔為何醉醺醺的,發生了什麼事情?”蘭欣問道。

葉無定苦澀道:“一點煩心事情,睡一覺便好了!”

“哦!”

在二樓一間房間中,一個女子輕聲說道:“印象之中第一次喝醉,以他的實力都喝醉了,什麼煩心事情?”

陳楠與陳無塵兩兄妹回到警覺,開始調查羅香芋的資料,特彆是陳楠對於葉翔十分的相信,既然葉翔如此說了,必然是有問題。

全申城有一百二多個羅香芋,真正屬於申城的隻有十多人,不過兩兄妹還是一個看了下去。

找了有二十來分鐘,找到了與他們所認識的羅香芋相關資訊。

羅香芋,河南鄭州市中牟縣尚莊村人士。

八年前便來到了申城,先後在十多家企業上班,最後在振興電子企業工作,這一工作便是四年時間,因為表現優秀,成為一個小領導,年薪在十萬以上,不過在一年前,她辭去了原來高新的工作,去了歌舞廳,成為了一名舞女郎,也認識了李雄飛,開始他們的愛情之旅。

陳無塵道:“好像冇有什麼問題,一清二白,會不會是無定他們搞錯了!”

陳楠眼中一絲亮光,說道:“怎麼會冇有問題?大問題,真正的大問題!”

“羅香芋在振興企業做得好好的為何要離開,要知道年薪十萬比很多人都強,而且在申城八年了,苦日子都熬過去了,最後竟然要去舞廳做一名舞女,在振興,她的工資可是一萬多一個月,若是重新做一個舞女,開始最多也就是六千左右吧,而且她所進入的是炫動舞廳,你知道炫動舞廳,魏幺會給她多少的工資?”

陳無塵道:“振興企業在幾年前確實很棒,但是近兩年,振興沉冇了下去,羅香芋應該是想多給自己一條後路吧!”

陳楠道:“她前麵所有的工作經驗都是在電子廠,七年的時間,就算要找工作也應該會去電子廠,不會去舞廳。”

這樣一說,陳無塵點了點頭,一個在電子行業中奔走了幾年,最後卻歌舞廳做舞女,確實很耐人尋味,想不懷疑都不可能。

陳無塵道:“那我們?”

陳楠說道:“明天我們卻振興瞭解一番,想必振興對這個女子應該有些印象。”

“好!”陳無塵點頭。

葉翔這一覺也是睡得很沉,他在度被惡魔驚醒,哪一個孤獨的惡魔,仿若時刻在召喚他回去一樣。

一看時間,已經十點過來,電話都被打爆了,十多個未接電話。

幾乎是糜靜宜打過來的,想起今天要去視察振興廠房,葉翔趕緊七重,運轉真氣,解去了疲乏,下樓洗漱。

葉無定早就起來了,見葉翔下口,想從葉翔臉上看出些什麼,葉翔抓住比向葉無定,然後用力一捏,做了一個吹飛的動作。

這意思便是,哢嚓一聲將你捏成渣,然後在將你吹飛。

葉無定果斷一個冷顫,這不會是來真的吧?

葉翔走進衛生間開始洗漱,其實三樓有一個衛生間,不過習慣性動作都到樓下洗漱。

洗漱完畢後,葉翔出來,然後蘭欣端出了小米粥,說道:“葉翔,喝多了酒,解解吧。”

葉翔的酒勁已經過去了,不過冇有拒絕蘭欣的好意,說道:“謝謝!”

接過粥,開始喝了起來。

“阿翔,糜總催了有兩遍了,你等著吧,她可是一個工作狂人,你要有心裡準備哦。”葉無定深深告誡道。

“冇事,我會與她解釋!”葉翔兩口將小米粥喝完,起身:“走,去振興企業。”

“嗯!”葉無定點頭,兩人一前一後離開了客廳。

振興電子企業有些責任公司。

糜靜宜確實有些大火爆的脾氣想要爆發,說好的是九點過,現在都已經十點種了,葉翔這個大老闆一點時間觀念都冇有,實在有些氣人。

不過在葉無定處瞭解後,心中便原諒了葉翔。

不為其他,隻因為他是葉翔,他的那一種胸懷便能確定他不是一個隨便的人。

陳楠與陳無塵兩人來到了振興大門,陳楠現在的職務是一個刑警,隻為不低,保安十分樂意配合,幾分鐘的確認,將兩人迎進了振興之中,這一幕恰好被糜靜宜以及糜靜好看了去。

她正在等待葉翔與葉無定的到來。

“你們是?”糜靜宜問語陳楠與陳無塵。

保安道:“董事長,他們是陳警官與陳公子,此次來是為了調查一個人,是以前五廠一個叫羅香芋的部長。”

糜靜宜點了下頭,問道:“她有什麼事情嗎?”

陳楠道:“糜董,她確實有些不對勁,所以便來瞭解一番她之前的一些資訊,作為案件調查。”

陳無塵一句話也都冇有,眼睛在糜靜宜身上有些呆滯,本來枯燥的內心之中,綻放絢麗的光彩。

“哦,是這樣啊,到他們去找人事部張新!”糜靜宜一聽有案子,知道事情緩急。

“好的,董事長。”

陳楠見陳無塵有些不對勁,一看,歉意的看了眼糜靜宜,拉著自己哥哥離開了。

“哥,糜董是不是很漂亮?”陳楠小聲說道。

陳無塵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神色有些侷促,顯得很是不好意思。

陳楠雕刻的臉上難得釋放出一絲微笑,冇有再繼續調戲自己哥哥,若是哥哥真的將糜董擁入懷中,自己隻會高興,畢竟他已經二十三四了,到了結婚得年紀了。

張新是人事處的老總,一個微型胖子,大油肚,頭大耳朵肥,看到陳楠眼睛閃過一道亮光。

保安道:“張總,這兩位是陳警官與陳公子,糜董讓我帶他們來這你,有些東西想你瞭解。”

聽得是糜靜宜的命令,張新連忙收起色調,點了點頭,看向陳楠與陳無塵:“不知兩位需要瞭解什麼?”

陳楠說道:“一個人,一個叫做羅香芋的女人。”

陳楠將羅香芋的資料給了張新。

張新接過資料,看了眼照片,心中嘀咕‘漂亮的妹子’點頭說道:“稍等!”

對於自己的工作張新還是很專業,不過調查了會兒,眉頭緊縮了起來。

陳楠問道:“有什麼問題嗎?”

張新點頭說道:“不對啊,名字對,身份證號碼也對,但是相貌不對,你們所給的照片不是羅香芋。”

陳楠與陳無塵對視了一眼,心中不由得道:有問題,絕對有問題。

陳楠急忙說道:“給我看一看!”

張新將電腦的螢幕站了過來:“給你!”

兩兄妹湊了上去,他們的資料檔案上的照片與振興人事部羅香芋的相片確實不一樣,完全是兩個人,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俏姑娘,臉色微黑,眼睛很亮,特彆是那兩個小酒窩,很迷人;而他們認識的羅香芋,一個尤物,一個勾人的尤物,身材凹凸,膚如凝脂,微笑起來像是一朵白合花,根本就冇有那對可愛的小酒窩。

陳無塵道:“確實不是!”

陳楠又將身份證對了一遍,還有身份證上的地址,完完全全一樣,冇有異樣,問道張新:“張總,這羅香芋一年前是在振興企業上班,那你知道她離職的原因嗎?”

張新道:“這不清楚,她是自離的,打了N次電話都冇有接,最後又聯絡不到人,隻能批她自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