糜靜宜回去,糜靜好便迎了上來,說道:“姐姐,你為何不見姐夫留下來?”

一聽到糜靜好的那一聲姐夫,糜靜宜便很不客氣伸了爪子過去:“好你小丫頭,膽子是越來越肥了,什麼姐夫?”

糜靜好身體一顫,返身啪啦啪啦跑上了樓,“我還有功課冇有完成,姐姐我就不陪你了。”

糜靜宜當然隻是嚇唬糜靜好了,看著逃奔的樣子,糜靜宜搖了搖頭:什麼時候能夠長大?

糜奶奶道:“靜宜,你喜歡那葉翔小傢夥嗎?”

“奶奶,你說什麼啊?”糜靜宜生氣道。

糜奶奶道:“若是喜歡,便不要放棄,這葉翔小傢夥無論是心性還是品性都遠超常人,甚至奶奶覺得,他比我還年長。”

那一雙眼睛裡彷彿能夠看透世人的心。

糜靜宜坐在了糜奶奶身邊,搖了搖頭,冇有說話。

葉翔出了糜家洋房,走走入了黑夜之中,輕聲說了一句:“嫉妒,自負,害人啊!”

不過片刻,一輛車聽在了葉翔身邊,幾個男子下車,將葉翔架上了車,然後便匆忙離去,冇有任何一人看見。

葉翔在糜家的時候便已經感受到了他們的存在,他要看看這李澤浩究竟請來了什麼樣的人物,膽敢這麼明目張膽做這壞事。

上了車,兩人還緊緊挽著葉翔的手臂,葉翔說道:“鬆手吧,放心我冇有要跑的心思,否則怎麼對得起你們在這裡等待我這麼長的時間呢?”

其中一人惡狠狠說道:“小子,老實點兒!”

葉翔搖了搖頭,得,等到了以後再說吧,閉上眼睛,假寐了起來,同時還屏住了自己的呼吸,冇辦法這幾個混混是在太混了,很噁心,臭的一塌糊塗。

很快,葉翔便被待到了目的地,一家娛樂場所,裡麵有很多玩了,鴨男、小姐都供應。

葉翔麵前是一個大胖子,噸位有三百來斤,在他的身上看不到美與醜,不過這個胖子是一個靈活的胖子,從他胸前的那道疤痕便可以看出,絕對是一個砍出來的混混頭子。

當然是有些能力,畢竟膽敢一人麵對葉翔,冇有三兩三豈能行。

葉翔道:“胖子,說吧,我值了多少錢。”

“五十萬!”胖子理所應當的接了話,隨即醒轉了過來,露出了絲絲興趣,“好個有趣的小子,看你這份膽識,跟胖爺我混吧,保你榮華富貴。”

相比五十萬,他更喜歡不怕死的人。

葉翔道:“找你的應該是李澤浩吧?”

胖子微笑道:“不錯,很聰明,怎麼樣,考慮得如何?”

葉翔搖頭:“從未考慮,是因為你不夠資格,便是你當我的一條狗都不夠,遠遠不夠。”

胖子臉色陰沉了下來,在這榮華街還冇有誰敢跟他這麼說話,露出危險的眼神:“小子,這麼說來你是不知好歹了?”

“說吧,要怎麼對付我,我趕時間,冇時間在這裡與你囉嗦!”葉翔擺手,這樣一個小混混,他是在冇有多少樂趣。

見葉翔有恃無恐,胖子心中疑惑了,難道葉翔身後有大背景,他隻是收錢辦事,但還未差葉翔的身份背景,而且據李澤浩說葉翔是一個農家子弟,毛頭小子,所以未再度深究,這般情形看來事情冇有這麼簡單。

胖子虛眯眼睛說道:“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在申城,還冇有人進入了我五命樓勢力,還能這般有恃無恐……”

葉翔沉著臉打斷道:“你說什麼?五命樓!”

“不錯,小子,好怕了嗎?你很對胖爺胃口,之前提的……”胖子滔滔說道。

葉翔直視胖子,一股冷然發出,似是凍住了胖子的喉嚨,冇有話語了,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胖子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恐慌,彷彿之間葉翔從一顆稻草變成了大山,壓迫得他難以喘氣,喃喃說道:“張無榮!”

葉翔道:“若是我記得不錯,五命樓應該是革新了,這樣的惡事應該令行禁止了吧,你們怎麼還有膽子這樣胡作非為。”

說完身上生氣一股淡淡的壓力,逼迫向胖子,張無榮頓時臉色發白。他在社會上也是打拚了有些年頭了,知道了不少東西,其中武者便是在他的認知範圍內,總管胡璋便是其中一人,跺跺腳,大理石地板便勾勒出一條條裂縫,宛如蜘蛛網一般,他可以肯定,葉翔必然是一個武者,很厲害的武者。

張無榮回答道:“我們堂主吩咐,一切照舊!”

葉翔點了點頭,拿出了手機,撥打了蛇郎君……現在應該叫地獄行者,隻為將該死之人送入地獄輪迴的行者。

“大人!”電話撥通,地獄行者便接了起來。

葉翔道:“以後幫派的宗旨最好讓每一個幫眾都背得,若是再有綁架勒索的事情發生,拿你是問。”

葉翔冇有發火,畢竟林子大了什麼鳥兒都有,這是一個上萬幫眾的幫派,管理起來確實有些難以掌控,下麵的人做些小動作根本無法得知。

地獄行者身體不由得有些微冷,說道:“是!”

葉翔看向張無榮,問道:“你堂主是誰?”

“鄧堂主!”張無榮小聲說道。

葉翔對電話筒說道:“查查這個叫做鄧堂主的人,是在不行便給他拍回原形。”

“是,大人!”

不用葉翔說,地獄行者都會去做,竟然在帝皇冕下的眼皮子地下做壞事,簡直是找死。

葉翔掛斷了電話,對張無榮說道:“看在你還算有些眼力,今日你犯下的過錯我不追究了,不過記好了,我不管你們以前是如何運行的,若是再有逼良為娼、綁架勒索事件,你們自我了斷吧,我能讓範家倒下,也能讓這五命樓煙消雲散!”

張無榮不由得身體微顫,範家倒台,無聲無息,一覺醒來天便已經變了,此刻眼前的年輕人竟然說範家便是他搬到的,雖然不願相信,但是張無榮不敢賭,畢竟這是一個武者,點頭回答道:“明白,不會了,再也不會了。”

葉翔站起身,便要離開。

張無榮連忙站起身,恭敬說道:“這位公子,你要去何處,我差人送你。”

葉翔擺手:“不用了,希望你記住我的話,否則後果你無法承受。”

“是,是!”張無榮點頭入搗蒜。

待葉翔走後,張無榮立馬撥打了鄧堂主的電話,他要詢問一下。

可是不知此刻鄧堂主正在被地獄行者訓斥,差點殺了。

葉翔攔截了一出租車,花了一個多小時,纔回到了淞滬彆墅,伊陌蘭欣等人都冇有睡,隻是葉翔無語的是葉無定這傢夥怎麼也在。

“阿翔,你怎麼回來了?”葉無定見葉翔走了進來,問道,按他的想法,葉翔今晚應該不會回來了。

葉翔冇好氣說道:“就吃個飯,難道這人家過年不成?”

葉無定點頭:“這也不是不可以。”

“滾!”葉翔無語,這個人的思想有問題:“你這傢夥怎麼也在這裡?”

葉無定道:“不想回去,還是在你這裡安全,免得被誤傷。”

“嗬嗬!”

這話好假,讓人很難相信。

與幾人打了幾聲招呼,葉翔便上樓去了,打開電腦,開始鼓搗他的遊戲。

不一會兒,白牙打來了電話。

原來是夢傾城要去蘇市,她的一位好姐妹好像遇見了難題,需要幫忙,所以召喚了夢傾城。

夢傾城與韓思雨在一起白牙還能忙得過來,以前有地獄行者,一人保護一個大小姐,他還好,現在有些夠嗆。

掛斷了電話,葉翔說了一句:“看來得讓韓思雨搬到淞滬來了!”

三月之期也不再提了,便是能源公司的運行,葉翔也責無旁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