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與葉國誌兩人很快便到了海羅灣。

海羅灣,海羅灣,可不是靈海彎道之類,而是一個俱樂部,吃喝玩樂的俱樂部。

這是一個大型的俱樂部,占地麵積高達兩千多畝,裡麵要玩什麼有什麼,有籃球、羽毛器、乒乓球、橄欖球,各種娛樂施捨,還有美食協議,等等,簡直就算享受的天堂。

葉國誌在各國勢力眼中都是公眾人物,他出現在俱樂部之中,避讓會引高層人員的警覺,這事情隻能葉翔去探訪。

很輕鬆進入了俱樂部,娛樂之地避讓不會是殘忍的最佳之地,畢竟人員太多,事情越容易暴漏,總有那麼幾個人會迷路。

“到哪裡去找個姑娘來陪我演戲呢!”葉翔有些煩躁,這俱樂部竟然保安請了這麼動,就連道路上都有一兩個來回巡邏,若是他明目張膽的亂竄,必然會引起注意,若是他有個女郎在身邊,戒心便會大大降低。

就在葉翔躊躇之時,一個身影出現在了他的眼中,陸雨惜竟然也在此處,這讓他很欣喜,瞌睡來了便有枕頭送到。

走了過去,葉翔輕聲喚道:“陸小姐,冇有想到你也在此處!”

陸雨惜轉身,也是有些驚喜,出聲道:“葉翔!”

“是我!”

葉翔點頭,然後與陸雨惜坐在了一起,“陸小姐是與朋友來玩還是因為工作需要。”

陸雨惜有些不高興說道:“一個討厭鬼,要不是倩倩他們來,我纔沒有心情來這種地方,既貴又不好玩。”

“哦,是這樣啊!”葉翔點頭,然後小聲說道:“陸小姐,幫一個忙如何?”

陸雨惜看了眼葉翔,眼中有些意動,點頭說道:“你說!”

葉翔沉吟了下,這有些難以啟齒,最後還是說道:“葉翔想請陸小姐假扮一會兒我的女伴,不知可否答應?”

陸雨惜臉色微紅了下,直視葉翔,葉翔眼裡很早真誠,冇有其他意思,便問道:“葉翔,你可是有什麼事情?”

葉翔點頭:“確實有些事情,需要你一個人配合我。”

“好!”

陸雨惜點頭答應,心中有一種朦朦的衝動,以及一絲興奮。

“多謝!”葉翔感謝道。

陸雨惜道:“事成之後可不是一句感謝就可以了得。”

葉翔道:“當然!”

既然是男女朋友,必然要有些接觸,葉翔想伸手,隨即退了回來,過於親熱的動作,除了與林詩雅之外,便是兩次摸腳治療,其餘葉翔還真的冇有,內心還有一份矜持。

“咯咯!”

見葉翔有些侷促的樣子,陸雨惜忍不住笑了起來,一笑嫣然,讓得周圍有些人呆滯了片刻。

葉翔猛的喝了一口酒,算是壯膽。

陸雨惜伸手過來,挽住葉翔的手臂,輕聲說道:“親愛的,我想去那邊看看,你可以陪我去嗎?”

嬌滴滴的聲音,立刻酥麻到了葉翔的心底,整個身體被麻的失去了知覺。

“咳咳……”

葉翔猛烈咳嗽起來,喝的一口酒給葉翔來了一記清醒,瞬間讓葉翔甦醒。

葉翔實在冇有想到一向認真的陸雨惜也會這樣,若是換做夢傾城,葉翔尚能理解,但是陸雨惜,葉翔感覺十分不適應,在葉翔的眼中,陸雨惜是那一種端莊賢淑、溫軟如玉的女人,可是剛纔這一下,讓葉翔難以琢磨透了。

“還多著呢,又冇人跟你搶,慢點兒喝!”陸雨惜溫柔責怪道,還用餐巾紙為葉翔擦拭。

這般服務葉翔有些不敢承受,伸手要去接餐巾紙,可是陸雨惜嬌美瞪了他一眼,顫顫縮了回去。聞著陸雨惜身上淡淡的幽香,葉翔不知為何,心中不由得有些微顫,血流加速。

不過很快葉翔便將這樣的雜念逼出了身體之外,現在這個時候可彆不是想這些的時候,辦事要緊。

又在陸雨惜的一次撒嬌中,葉翔站了起來,兩人便要去賭博的地方。

就在這關頭,一個聲音在兩人身後響起,其中有著滿腔的怒意。

“雨惜,他是誰?”

葉翔與陸雨惜轉身回去,隻見一個公子哥憤怒的看中兩人,眼睛在陸雨惜挽住葉翔手臂出,怒火更是沸騰,嘶吼道:“放開他的手!”

陸雨惜冷麪說道:“笑話,許長鬆,你是我什麼人?我與我男朋友親熱挨著你什麼了?”

許長鬆,天啟集團四大股東許昌府的兒子,與陸雨惜是同時,因為是集團大股東的兒子,在企業可謂是呼風喚雨,雖然隻是一個小主管,便是大部長都得給他幾分麵子,不過這人到也不是草包,很有幾分手段。

其實許長鬆之所以委屈自己做一個小主管,便是為了追求陸雨惜,不過有兩年的時間了,陸雨惜對他不鹹不淡,就是同事關係,若是冇有個聚會之內的,一起吃飯的機會都冇有,自己每一次邀請陸雨惜,都有千萬的理由等著他。

“不可能,雨惜,我知道你現在不喜歡我,但是我相信我一定能感動你的,你不要隨便找一個人來演戲可以嗎?”許長鬆祈求說道。

“又是一個心機婊!”葉翔心中罵了一句臟話。這許長鬆演得太過了。

“演戲?”

陸雨惜嘲諷,說道:“許長鬆,你知道嗎?我與翔在兩年前便已經在一起了,隻是他有事,我們很少見麵罷了,現在他回來了,我當然要與他在一起了。”

說完狠狠的在葉翔臉上吻了一下,葉翔眼神猛然呆了一下,他怎麼也冇有想到陸雨惜竟然這麼大膽,感覺有些,那柔軟的觸覺,臉側還有淡淡的香氣傳來,告訴葉翔,這一切都是真的,心跳不由得加快了幾分。

心在顫抖,身體也在輕顫。

陸雨惜自己也冇有想到自己會如此大膽,竟然主動去親吻葉翔,不覺的臉色嫣紅了起來。

在場的有些人點了點頭,很喜歡這樣敢愛敢恨的女人,葉翔長相一般,還算耐看,穿著樸素,與許長鬆一身名牌完全冇有可彆性,但是陸雨惜這樣一個漂亮的姑娘卻對之不捨不棄,冇有拜倒在金錢的誘惑之下,勇氣可嘉。

“你們好,很好!”許長鬆說了一句,轉身,怒氣沖沖離開了。

他冇有在此地發難,還算有自知之明,在如何發難也隻會讓自己丟臉而已,他要找回麵子,不急於這一時。

“雨惜!”一個女子邁步走了過來,一頭黑色秀髮簡單紮成馬尾,精緻剪裁的黑白色的休閒裝,圓領露出清晰漂亮的鎖骨。灰色超短裙搭上打底

褲,恰到好處襯出修長雙腿,白色涼靴簡單大方,雪白皓腕上斜扣了對月牙鏈。

這是陸雨惜的同事兼公司好友:閆倩倩,與陸雨惜關係走得最近,不過雖是個不錯的美女,但是若是與陸雨惜相比起了,遠遠冇有陸雨惜受歡迎。

陸雨惜臉上還有絲紅暈,微笑道:“倩倩!”

閆倩倩看了看葉翔,點點頭,輕聲道:“長得還算可以,挺剛毅的,不過穿得有些磕磣了,以後與雨惜來者樣的地方再這樣穿可不行了,配不上雨惜,知道嗎?”

陸雨惜嬌呼道:“倩倩!”

葉翔摸了摸鼻子,冇有說話,要是讓他們知道他這一件衣服便能夠值得十萬人民幣,不知道會有什麼感想。

不過葉翔不會說出來,因為就算說出來也冇有人會相信。

閆倩倩道:“好了就不與你們秀恩愛而了,我閃了,雨惜待會兒要走呼我!”

陸雨惜原本淡下去的紅暈有爬了起來,對閆倩倩點了點頭,然後偷偷看葉翔的表情,葉翔此刻淡定自若,可不能在羞澀了,會暴露的。

葉翔道:“走,親愛的,我們玩篩子去,今天贏大錢回家!”

“好!”陸雨惜小鳥伊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