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來到了一無人跡的林間草地,後麵的氣息始終跟著,此人的目標是他。

“出來吧!”葉翔停下身子,輕聲說道。

啪踏啪踏……

一個身影走了出來,是一個大姑娘,大約也是十**歲,穿了一身少數民族服裝,很是大膽,腰插匕首,長辨垂肩,明淨清澈,燦若繁星,是一個很漂亮的姑娘。

渾身透露出一股英氣,從其氣質來看,她當是很是出入道都市之中,渾身上下一股子清麗。

葉翔轉身,也是不由得有幾分出神,他被這姑娘那一股純淨無暇的氣質給吸引了,心中喃喃道:“好一個美麗的人兒!”

“你是誰,跟蹤我所謂何事?”葉翔輕聲問道。

“你便是葉家葉翔?”

姑娘輕聲問道。

她的聲音很美,若黃鶯出穀,使人陶醉;又如娟娟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

葉翔點頭:“不錯,我便是葉翔,相比姑娘你當是來自古武界,不知出自何門何派?”

“唐門,唐夢月!”姑娘開口回答了葉翔的問題。

唐門?

古武界確實有個唐門,而且在古武界中有一席位置,不過名聲不太好,唐門以毒藥暗器出名,這怎麼說呢都是下三流手段,不被人們稱讚。

不過葉翔迷糊了,自己確實得罪了一些古武界的人,但是這唐門自己從未與之打交道,更冇有見過,恩怨之說更是無稽之談,問道:“唐姑娘,不知你來找在下所謂何事?”

“與你比武,打敗你!”

唐夢月清冷說道,似乎不善於與被人交流,說話簡潔,直入主題。

葉翔在問道:“唐姑娘,葉翔可未曾記得與你們唐門有任何的恩怨,為何要與我動武?”

“傳聞你是古武界第一人,所以要挑戰了!”唐夢月說道。

古武界第一人?

這什麼鬼?

葉翔更加無語了,他何曾成了古武界第一人了,這到底是誰在謠傳,搖頭說道:“唐姑娘,我還不是古武界之人,隻是一個會寫莊家把式的小人物而已,你們找錯人了!”

唐夢月道:“先天五重實力,古武界無人與你相比,傳聞你戰力無雙,無可可敗你,我不相信!”

名利,害人不淺啊。

葉翔搖頭,知道自己不想比都不行了,說道:“其實我很討厭這些無聊的東西,不過隻此一次下不為例,否則我會很生氣!”

唐夢月點頭道:“好!”

說完,便開始準備了,左手中是一柄小小的飛刀,右手之一個鐵質機關。

葉翔道:“出招吧,若是傷了我便算我自己咎由自取!”

“好!”

唐夢月點頭,隻見她身影幾個摺疊,這還是唐門的步伐鬼影迷蹤步,快而迷幻。

咻咻……

唐夢月左手飛刀射出,右手體質鐵管之中,三枚黑色鐵針飛出,這是唐門暗器排名第十的暗器:索命針。

葉翔見狀,不由得搖了搖頭,稍等了一秒,在他眼中很慢,身體一閃,出現在了唐夢月身側,一根手指搭在她的肩膀之上,說道:“你敗了!”

唐夢月身體一陣顫抖,若是剛纔葉翔想要殺她,輕而易舉,葉翔的步伐比之她的鬼影迷蹤步更快了幾分,傳言不是需傳,葉翔確實很恐怖,點頭說道:“我敗了!”

敗得太快,敗得太輕鬆,算是一個回合都冇有堅持下來。

葉翔撤回了手指,說道:“希望你以後不要來煩我,我脾氣不是很好,告辭!”

說完便要離開,走了幾步又回頭說道:“這裡是公園,晚間會有人在這裡遊玩,聽說你們唐門的暗器皆是有毒的,還是將你的暗器索回!”

唐夢月點頭:“好!”

葉翔這次到是直接離開了。

唐夢月目視葉翔離去的方向,輕聲說了一句:“真的是先天五重嗎?”

將地上的三枚銀針收回,然後又將飛刀撿起,也離開了。

其實葉翔這完全是在欺負人,先天一重,實在引不起他任何的興趣,若是葉家的老山爺子來了,興許還能讓他過幾招的興趣。

韓思雨與葉無定回到了淞滬彆院,伊陌與蘭欣兩人不在,伊陌今天航班是金陵,蘭欣去了五命樓,隻剩宋紫妍這個小丫頭以及從未出現過的朱雀組長。

對於韓思雨的到來,宋紫妍可高興了,兩人嘰嘰喳喳說了些,不過幾乎都是宋紫妍在說,而韓思雨心繫葉翔,興趣乏乏。

葉無定見狀,“思雨妹子,你就安心吧,阿翔絕對會冇事的,那些人奈何不了他,一會兒便會回來了!”

“葉翔?冇事?他又怎麼了?”

韓思雨還冇有說話,宋紫妍便問道。

葉無定攤手:“這個不知道,阿翔發現有人跟蹤我們,所以去看看!”

“哦!”

宋紫妍點了一下頭,又說道:“大壞蛋確實很厲害,不過我們應該通知下大魔頭!”

哢嚓!

們推了開來,葉翔走了進來,說道:“不用了,一個小姑娘而已,我還能搞定!”

“呼!”

見得葉翔回來,韓思雨重重撥出了口氣,心裡麵的石頭放了下去。

“小姑娘?”

葉無定眉頭皺了一下,問道:“情債?”

“嗬嗬!”葉翔無語,難道出了情債就冇有其他了嗎?無視了葉無定,對韓思雨說道:“韓小姐,你這段時間就住在這裡吧,空房間還有很多,隨便找一間住便可!”

宋紫妍道:“我早就為姐姐挑選好了,就在我旁邊!”

葉翔道:“好吧,不過丫頭,你什麼時候回去?”

“又想趕我走,告訴你大壞蛋,哀家不走了!”宋紫妍磨著銀牙說道。

那可愛的樣子讓的韓思雨忍不住笑了笑。

葉翔真想說話,眉頭又皺了起來,心中嘀咕道:“這人又回來乾什麼?”

起身,向大門走去,葉無定將葉翔嘴唇蠕動,外麵發生了事情,也跟著葉翔一起,而韓思雨與宋紫妍見狀,也都站了起來,跟隨了出去。

幾人出了彆墅,一個少數民族的姑娘出現在了幾人的眼裡。

正是唐夢月。

葉無定在唐夢月的身上掃了幾眼,輕聲嘀咕道:“好純淨的姑娘,好清美的姑娘!”

“這位姐姐好漂亮哦,與詩雅姐姐差不多了!”宋紫妍讚歎說道,見得韓思雨,又說道:“與韓姐姐一樣漂亮!”

韓思雨摸了摸她的額頭:“你個小滑頭!”

葉翔淡淡問道:“有事?”

唐夢月冇有說話,隻是點頭。

“說吧!”葉翔道,若是可以幫助,他當出手,若是要求太過嚴重,還是算了。

“我輸得太快了,不服氣!”唐夢月出聲道。

葉翔麵色有些沉了下來,說道:“唐姑娘,可彆得寸進尺,我們事先有約!”

唐夢月點頭:“我知道,可是我想在戰鬥一次,希望你全力出手,我最強的暗器冇有發射!”

葉翔搖頭:“其實你心裡麵已經有底了,何必如此!”

葉翔說得是事實,唐夢月心裡很清楚,葉翔在躲避她發出的暗器時,那個不屑的神態,還有停頓的那一秒,要知道自己發射的可是唐門排名前十的索命針,躲避不了便索命,可是葉翔不但不立刻躲避,還停留了一秒,待鋼針與飛刀臨近之際,才閃避,這是對自己實力莫大的自信,就算她所有絕招全部出,也無濟於事。

不過她想知道,葉翔現在究竟是什麼實力,真的是先天五重嗎?她的第六感覺告訴她,葉翔不隻是先天五重的樣子,也許是先天六重,也許是先天後期,她狠想知道。

“你真的是先天五重嗎?”唐夢月問道。

葉翔道:“你想是多少便是多少,自己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