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湘琴、朱雀組長與唐門與幾人早就做好了防備,唐湘琴手中的是唐門暗器排名的第五代‘漫天花雨’;朱雀組長手中,那還是一把槍械,改造版的沙漠

之鷹,威力比起原裝厲害了不少,射出超過了三百米,衝擊力巨大,拔出槍,子彈已經打了出去,動作一氣嗬成;唐夢月飛鏢加鎖命針。

厲尋麵對的是唐湘琴的‘漫天花雨’,真氣爆發,這‘漫天花雨’的衝擊力不過隻有後天衝擊力,以他們宗師境的真氣,難以刺破,對他們造成傷害。

畢竟暗器是以偷襲為主,這麼明顯的發射,難以取得多少成效,不過雙方實力差距太大,怕是冇有釋放的機會了。

鬼影迷蹤。

唐湘琴一步閃出,手掌不知為何變成了青黑色,一掌劈向厲尋,快而狠。

這是唐門的‘萬毒掌’,配合‘鬼影迷蹤步’,手掌沾些毒粉,一連三招,以其真元之力將之打入人體使之中毒,在古武界可是凶名赫赫。

咻咻!

最慘的是方吉,改良版的沙漠

之鷹少恐怖了些,衝散了他的元氣罩,‘滿天花雨’兩枚毒針刺入了他的身體之中,頓時怒火沖天,豁然想朱雀組長殺來。

朱雀組長後踏,拉開了距離,再是兩槍打出,不得已之下,方吉隻得閃避,再受傷,那就是真正的大笑話了,不過很不好,在他身後,魔宗的少年正門迎得子彈打來,那憨厚的大漢急忙丟下了肩扛之人,黨在了少年麵前,身上翻出古銅色,隻是一個橫練之人,更是防禦型的外加功法,鐵布衫、金鐘罩之內,子彈打在身上,發出鏗鏘之聲,冇有破皮,很強。

噗嗤!

最輕鬆的便是俞青樹,唐夢月實在太弱了,先天一重與宗師差距太大,根本無法阻擋,鬼影迷蹤也不曾修煉到唐湘琴的境界,完全被俞青樹看透。

被俞青樹一腳踢飛,唐夢月撞在了牆柱子上,一口嫣紅,受了傷。

宋紫妍看之,小臉兒上掛滿了淚痕,呼喊道:“唐姐姐!”便要跑過去。

“紫妍,彆過來!”唐夢月喊了一聲,踩著步伐離開,右手中是一把如槍械的玩意兒。

這是諸葛神弩,一發十連。

俞青樹再次攔截在了唐夢月身前方,唐夢月頓步,身子後傾斜,連連後退,手中諸葛神弩啪啪連射而出。

俞青樹嘲諷笑道:“想陰我,你還不夠資格。”

隻見所有諸葛神弩箭羽全部集中在了他的身前,俞青樹一聲暴喝:“給我滾開!”

真元氣罩爆發,將唐夢月震飛,十之諸葛神弩箭羽散落一地,唐夢月傷勢重上加重,這一次冇有在爬起來,諸葛神弩也掉落了。

砰!

一連三掌,厲尋與唐湘琴各自後退,很遺憾,唐湘琴的毒粉並冇有進入厲尋的身體之中,實力差異,唐湘琴宗師境初期巔峰,厲尋中期巔峰,若是實力一樣,在這一次的偷襲之中,必然能將毒粉滲透如其中。

“很不錯,不愧是二十年前赫赫有名的唐仙子,若是你也是進入宗師境中期,在這一擊之中我必中了你的毒。”厲尋讚說道。

朱雀組長見俞青樹欲要擒拿唐夢月,反手便是一槍打去。

俞青樹感受到子彈的衝擊力,以百分之一秒的時間,閃開了子彈的攻擊,將唐夢月捏在了手中,生死便在一瞬間。

“與我對戰竟然敢分心,找死!”方吉的身在朱雀組長左側方響起,一記重拳橫打而來。

朱雀組長轉身左手握槍,右手捏拳,聚元真氣,一拳阻擋,抬腿向前踢去,目標是方吉的胸口。

雙擊連連而至,右手在方吉的重拳之下,麻痹不堪,疼痛難忍,冇有感知力,捶拖了下來,像是廢了一般,身體後退,左手抬槍,啪啪連續兩槍打出,同時,左手手指一按,退出了彈夾,在細腰上一插一掐,裝上了彈夾。

朱雀組長人看似柔弱,但其腳力可不低,一記重踢,相當於數百斤之力壓下,方吉隱隱感覺胸口疼痛不已,更讓她怒火熊熊,可是還未等他喘口氣,兩道戾芒已經直逼他而來了,冷汗之流,扭動身體閃避,可是一枚自當已經打入了他的身體之中,幸好未中要害,否則這一槍當能斃了他的性命。

俞青樹捏住唐夢月,一個閃身,再度抓取了一個人,正是宋紫妍,也被他捏在了手中,呼吸困難,但不致死,一腳踢出,將韓思雨踢開,撞在了牆上,口中流出嫣紅,昏迷了過去,呼吸羸弱,這隻是一個弱女子,豈能承受宗師境的一踢。

俞青樹的狠辣還未結束,一腳再次踢出,是伊陌。蘭欣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撲在了伊陌身上,替她捱得這一腳,兩人翻滾了出去,蘭欣昏迷,伊陌受得輕傷。

“韓……姐姐……”宋紫妍見韓思雨臉色蒼白,輕輕呼喚道,可是捏得太緊,聲音斷斷續續。

“都給我住手,否則休怪我捏死她們。”俞青樹捏住兩人,大聲喝道。

朱雀組長拳頭轉向了俞青樹,麵色冷冽。

唐湘琴不得已隻得停手,她一個閃身,上了二樓,可是這時厲尋好像知道她的目的,擋在了她的前麵,魔族‘七殺手’打出,唐湘琴不得不防備。

“找死!”俞青樹重重的一巴掌扇在了唐夢月臉上,五個血紅印記出現,一瓣銀牙伴隨血色吐出。

唐湘琴眼神憤恨,說道:“俞青樹,你這是在找死!”

就在這一刻之際,她分了心,厲尋‘七殺手’一連七打,最後一手重重的打在了唐湘琴身上,唐湘琴身體撞破了圍欄,從二樓撲了下來。

厲尋冷聲道:“他不是在找死,你纔是在找死,與我對手竟敢分心!”

俞青樹對朱雀組長說道:“放下槍,否則我捏死她!”

朱雀組長的戰鬥意識在一眾人之中算是最強的,她們的陸都是一步一步殺出來的,每一步都伴隨著血腥,無數次在生死之間徘徊。

“小姑娘,我勸你最好放棄抵抗!”厲尋一腳踩在了唐湘琴身上,淡淡的說道,對於這個先天七重的姑娘,他心中猶然生得些敬佩,在一個宗師境的攻伐下,竟然遊刃有餘這多天,害人這宗師中了彈,雖然這宗師中了毒,但是比之古武界的人,已經好太多了,同實力之下,無人是可以與她相比。

看見宋紫妍紫紅的臉,朱雀組長放下了槍,說道:“最好放了她,否則俞家、方家、還有魔宗,將從龍國摒除。”

咻!

方吉豈能放過這個時機,轟然而去,一記重拳打在了朱雀組長的腹部。

朱雀組長先是一口鮮血噴出,再撞擊在了牆壁上,彷彿要將牆壁撞倒一般,一方牆壁都輕輕的晃了晃。可是憤怒的方吉當然不會放過她,繼續揉捏,再度來到朱雀組長身邊,擰起頭髮,撒開大手掌左右狂扇了起來,不一會兒,朱雀組長嬌豔的容顏變成血紅一片,腫大了好幾分。

啪!

隻見方吉最後倒了下來,他所中的毒發作了,臉色烏青,便是子彈傷口流下的血液都變成了暗紅色。

俞青樹見狀,將宋紫妍丟了出去,來到了方吉身邊,方吉還有脈息,折頭對厲尋說道:“厲兄,這老太婆身上定有解藥!”

厲尋點頭,在唐湘琴身上摸索了起來,拿出了兩個小瓶子,不知道哪一個是毒藥哪一個是解藥,兩瓶都扔給了俞青樹。

俞青樹打開一瓶,掰開了朱雀組長的嘴,塞了進去,一分鐘後,朱雀組長嘴唇烏黑了起來,這是一瓶毒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