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過了十來分鐘,汪曉雪再從臥室之中走了出來。

葉翔問道:“汪小姐,可想清楚了?”

汪曉雪說道:“想清楚了,就按無定公子的意思辦。”

“噢耶!”章美琪大喜,終於可以離開這個牢籠了。

葉翔道:“你聯絡他們吧,讓他們開股東會議!”

“好!”汪曉雪點頭。

她現在雖貴為董事長,不過隻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其餘百分之六十的股份都掌握在汪家的手中,還有百分之二十是在一些合作夥伴手中。

汪曉雪很快聯絡了所有股東,讓他們到集團總部開會。

汪海、王青成等接到電話都露出了笑容,是時候了,一個個紛紛趕向集團總部。

汪曉雪打完最後一個電話,說道:“兩位公子,待會兒還請與我壓陣。”

葉翔點頭:“行!”

葉無定也點頭,這事情他最喜歡了。

章美琪與唐小可留了下來,葉翔三人雖汪曉雪來到了會議辦公室。

不一會兒,汪海、王青成、汪小芳等人為首,身後帶領著**人,這些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股份。

一幫人見到了葉翔與葉無定,便知道這是汪曉雪今日所見的兩人。

汪海是汪曉雪的大伯,與汪臣有幾分相像,帶了一副眼鏡,一副和善的樣子。

王青成臉色稍有些黑,鷹鉤鼻,嘴有些不太正常,歪了幾分。

至於汪小芳,是一個三四五六的婦人,保養得很不錯,皮膚細膩,曲線身材,隻是嘴有些大,不算漂亮。

“說吧,大侄女,找我們所為何事?”說話的是汪小芳,隻見她昂首坐在哪裡,很是高傲。

汪曉雪看了看自己的大伯、二伯、小姨,心中忍不住的失望,到了現在這一刻,她都冇有感受道一絲的親情,有得是戲謔的眼神,都在看她的笑話,心在這一刻涼了。

“我知道,你們想儘一切辦法,隻是為了讓我離開汪氏集團,怕我這個外人分走了你們的利益,今天你們贏了!”汪曉雪很平靜的說道。

汪海說道:“曉雪,你這話大伯有些聽不懂,還請說得明白些!”

汪曉雪搖了搖:“不用再說了,大伯、二伯、小姨,不用在裝樣子,誰是誰非心中很明白,我今天要大家來,有幾件事情,第一、我不能再擔任汪氏集團的總裁,正式辭退汪氏集團總裁的位置;第二、關於那所謂的三千萬钜款我想大伯、二伯與小姨會料理清楚,應該不由我操心……”

汪小芳冷聲道:“想得美,讓我們給你擦屁股,不可能。”

汪海也歎聲,語重心長的說道:“曉雪侄女,這事情你做得就不好了,雖然你是汪家之人,但是自己犯下的過錯,就讓自己的彌補吧,為何要算在我們頭上呢?坑親人也不能這樣吧。”

汪青成冇有說話,他不知為何感覺自家的這個侄女變了,現在還是裝作什麼都冇有聽到的樣子。

葉無定真的吐了,看著汪海那一張臉,真想上去給他一耳光子。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古人誠不欺我。

葉翔也敗給了這汪海。

汪曉雪看向汪青成,說道:“二伯你說呢?”

汪青成道:“我以眾人的意見為主。”

“嗬嗬!”

汪曉雪不由得笑了起來,說道:“那好,集團無緣無故被挪移了三千萬出去,不知影蹤,而且都是經過我簽字的,但是我從未簽過任何一份檔案,報警吧,讓警察插入其中,我相信他們會給我一個公道。”

汪海、汪青成與汪小芳三人心中不由得一顫,汪海看向汪曉雪:“大侄女,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

汪曉雪嘲諷看著自己的這三個親人:“我說報警,將三千萬的資產去向查過水落石出,就是這個意思。”

“不要忘了你是汪家人!”汪小芳冷聲說道。

汪曉雪微笑:“是你們忘了我是汪家人,我現在也隻得忘了我是汪家人!”

汪海悲憫說道:“曉雪,真的要走上這一步嗎?血濃於水啊。”

“血濃於水,好一個血濃於水。”

葉無定實在聽不下去了,站了出來,冷笑道。

“滾出去,這是我汪家的事情,還輪不到你這個外人插嘴。”汪小芳厲聲說道。

葉無定道:“老女人,看見你就噁心,你以為我喜歡在這裡,看見你們一幅幅嘴臉,本公子臉隔夜飯都要吐出來了。”

葉翔也走了過來:“汪小姐,今天多謝你讓我知道什麼叫做‘人不要臉、天下無敵’,我們在外麵等你,還真的不想看這一群人的麵孔,待會兒出來,你隻要說結果,他們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對葉無定說道:“葉老二,若是不答應,我給你一個小時之內,不想聽到汪氏集團這些個字眼。”

葉翔確實很生氣,被汪家的那三人給噁心到小憤怒的地步。

葉無定點頭:“放心,不用一個小時!”

“滅了汪氏集團,你以為你們是誰?”汪小芳厲聲說道,兩個乳臭未乾的小兒,也想撼動汪氏家族這棵大樹,做夢。

葉翔與葉無定都為反駁,冇有必要反駁,走出了會議廳。

兩人都離開了,汪小芳還是憤憤不平,將矛頭轉向了汪曉雪:“大侄女,這就是你交的朋友?看看都是些什麼人?”

汪曉雪淡笑道:“他們一個叫做葉翔,一個叫做葉無定,兩個人都還算不錯。”

‘葉無定’三個字一出,汪海、汪青成等一眾人臉色變了,申城第一公子,他們豈能冇有聽說過,手中掌握有數十個企業的股份,更是葉書記的公子,便是那些老牌家族,也都不敢招惹他,更何況他們小小的汪家。

汪海問道:“曉雪侄女,你所說可是為真?”

汪曉雪說道:“當然為真,不信你們可以查百度,那後麵出去的便是葉無定公子。”

“不用查了,不用查,既然曉雪你說是便是!”汪青成微笑說道。

汪小芳也點頭,露出了微笑,若是汪家與葉無定沾上關係,那身家定然會蹭蹭往上漲。

汪曉雪再度默哀,說道:“所有汪家的股份我一份不要,怎麼分,你們自己看著辦,我也不會帶走分毫錢財……”

汪海說道:“曉雪,你可是答應老爺子臨終的遺言……”

汪青成也點頭:“對對對,這可是老爺子臨終吩咐的,曉雪你莫要忘了。”

一個個態度都變了,這可是搖錢樹,豈能讓她就這樣離開。

汪曉雪心累了:“老爺子為何會有這樣的遺言,想必大伯、二伯、小姨心中都很清楚,這就不用我說了吧。”

三人臉色變了,所以一切汪曉雪都知道了,事情不可挽回了。

汪曉雪再攤牌道:“選擇吧!”

汪海、汪小芳、汪青成三人相視了一眼,最後汪青成說道:“曉雪侄女,你要怎樣我們都依,都依。”

“我淨身出戶,所有事情與我無關,不帶走一分錢財,也冇有一分債券!”汪曉雪說道,算是為汪家做得最後一件事情了,所有的恩怨都還請了。

“好!”汪海三人點頭,答應了。

汪曉雪點了點頭,站起身:“至於這個位置,你們自己選擇吧,還有曹少頃絕非善類,與他合作不易於與虎謀皮,好自為之。”

汪青成等人不由得身體一顫,汪曉雪這可以說是善類的提醒,也可以說是在威脅他們,她手中已經有了證據,彆想日後要挾她之類,否則,就由法律來說話。

“多謝侄女提醒,我們會注意!”

汪曉雪打開了會議室的門,走了出去,葉翔與葉無定兩人在樓道上,冇有離去。

葉翔問道:“事情如何?”

汪曉雪道:“無定公子的名聲很好用,完美解決。”

葉無定道:“不是我名聲好用,而是你心心地太好,否則那裡還輪到他們囂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