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回到了莊園,葉翔直接回宿舍,褪儘了衣服褲子,連澡都冇有洗,倒在床上便睡了過去。

夢傾城也是有些睏倦,拿上睡意便去洗澡去了。

許雅馨看得這般狀況,慢慢走上了天台,拿出手機打出了一個電話。

不一會兒便接通了。

“馨兒,有事嗎?”一箇中年男人的聲音響起,聲音中有淡淡的驚喜。

許雅馨輕聲說道:“幫一個忙。”

語氣很平淡,聽不出喜樂哀怒。

“嗯嗯,你說,我一定辦到。”中年男人保證道。

許雅馨道:“我有一個朋友打了青幫的人,青幫應該不會放過他,能解決嗎?”

“青幫啊,很嚴重嗎?”

許雅馨道:“一巴掌一腳,不太嚴重。”

“還好,能解決。”

許雅馨道:“謝謝!”

“馨兒,我們父女之間有必要說‘謝謝’嗎?”

不錯,這男子正是許雅馨的父親:許振風,古武界九大家族勢力之一的許家家主。

其實說起來,許雅馨的命運與葉翔相差不多。

許雅馨的媽媽也是一個農村女,有一次遇見了出家族的許振風,郎有情,妾有意,可會死像許家這樣的大家族,豈能容納一個農村女,再者,當時許家排名末端,位置岌岌可危,需要聯合一個家族,以求自保,所以許振風便拋棄了許雅馨的母親,也就有了現在的悲劇。

不過許雅馨比之葉翔生活好了很多,她還有外婆外公的喜愛,還有親人,而葉翔呢,從小隻感受道媽媽的溫柔,至於其他親人的問候,一概無緣。

許雅馨道:“掛了!”

不給許振風任何阻攔的機會,直接掛了。

遠在魯省濱州的一宅樓之中,許振風臉上一片苦澀,搖了搖頭:“還是快些解決了,否則這丫頭會更恨我了。”

許家與青幫雖未有多少的交情,但是相互之間還是有聯絡方式。

撥打了杜吾重的電話。

“許家主?”

電話接通,正是杜吾重的聲音。

許振風笑道:“杜幫主,你好。”

杜吾重有些疑惑,古武許家與青幫未有多少交情,這許振風打來電話,必然是有事,看門見山的說道:“不知許家主此番是?”

許振風道:“許某確實是有事相求杜幫主,還請杜幫主海涵,高抬貴手。”

這一說,再是讓杜吾重更加迷糊了。

自己海涵?

高抬貴手?

這些從何說起。

便杜吾重說道:“許家主,還請說得明白些,杜某甚是迷糊。”

“是這樣的,我有有個女兒在蘇市想必未曾逃過青幫的眼線吧,她的一個朋友與青幫的某位弟子發生了爭執,產生了些誤會,動了手腳,傷到了青幫弟子,還望杜幫主不要追究,算許某欠你一個人情如何?”許振風說道。

發生爭執?

動了手腳?

杜吾重眼神立馬瞪圓,立馬便聯想到了是哪一件事情,心中儘是苦澀,他們敢追究嗎?不敢,事情已經查清楚了,錯的是青幫,所以葉翔不上門算賬便好得很了,他們哪裡還敢上門找事情。

不過聽得許振風這話,杜吾重不由得眼睛一亮,問道:“許家主,不知道那葉翔葉公子與你家女兒是何關係?”

許振風道:“這個不清楚,我欠她們母女實在太多,她的一切事情我都不曾過問,隻要他喜歡,想怎麼做都隨她,並不清楚她交了什麼朋友。”

“哦,原來是這樣!”

杜吾重說道,“許家主可是高抬青幫了,這與青幫發生糾葛的人叫做葉翔,京城葉家的葉翔,這次事情錯在我們,哪裡趕上去招惹,陳家招惹了,整個家族都產點被他給滅了,許家主,真的很羨慕啊,生了一個好女兒。”

“葉翔?葉翔?莫不是這段時間傳得沸沸揚揚的葉家天才?”許振風問道。

杜吾重道:“是他。”

許振風心思不由得活躍了,現在的葉家可是如日中天,若是能與其聯姻,那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再者,有葉家這個大樹在,自己的女兒安全得以保證,算是一個好去處,而且葉家葉翔可是天縱之才,年紀輕輕便已經是先天五重的人物,將來必有一番作為,完全配得上自己的女兒。

又與杜吾重閒扯了一番,掛斷了電話,許振風便急忙打電話給許雅馨。

許雅馨接通電話,還是一樣的語氣:“解決了嗎?”

許振風道:“這哪裡需要我解決,你知道葉翔的身份嗎?”

許雅馨滿不在乎說道:“一個保鏢,能有什麼身份。”

許振風無奈的苦笑,說道:“他可不是一個簡單的保鏢,京城葉家葉部長的獨子,若是在以前,他便是太子爺,有這樣一層身份,青幫哪裡能動得了他?放心吧。”

許雅馨聽後感覺一點都不真實,一切都是那麼虛幻飄渺,問道:“這是真的嗎?”

“不錯,而且他還很是一個絕頂武道天才,比之很多古武界高手強太多了。”許振風說道。

許雅馨傾吐了一口濁氣,說道:“我有點事情,先掛了。”

許雅馨掛斷而來電話,來到洗手間洗了一把臉,酒清醒了不少,坐在了沙發上,等待夢傾城洗完澡出來。

有個半個小時,夢傾城穿得一件粉色睡衣,慢慢走了出來。

“雅馨,我洗完了,到你了。”夢傾城輕聲說道,她的臉上還有點點的淤青,不過已經消散了不少。

許雅馨道:“洗澡先不急,我有些事情要問你。”

夢傾城見得許雅馨如此嚴肅,這不想是在開玩笑,坐在了沙發上,說道:“問吧,什麼事情?”

“關於葉翔的。”許雅馨道,表情很嚴肅。

夢傾城疑惑問道:“你知道葉翔的身份了?”

許雅馨點頭,問道:“為什麼要隱瞞我?”

“因為葉翔不喜歡,他不喜歡提到葉家,更不喜歡葉家的身份,所以在冇有他的允許下,我不會泄露關於他任何的身份資訊。”夢傾城說道。

繼而,夢傾城再度說道:“其實葉翔與你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葉家是大家族,他的媽媽也是不被葉家所接納,帶著他在外生活了十八歲,才被葉家找到,所以他心中對葉家冇有多少好感,不願提及。”

許雅馨心中彷彿之間找到了知音,原來自己並不孤獨。

夢傾城再度放出了一個炸彈,“雅馨,陳家是被葉翔搬倒的。”

“哦!”

許雅馨在思考其他問題,敷衍的說了一句:“是嗎?”

不過隨即好像有什麼不對,仔細回憶了一下,轉頭問道:“你是說什麼?陳家是葉翔搬倒的?”

夢傾城點頭:“你能重新獲得美容液的配方,一切都是因為葉翔,是因為他找到了陳家很多證據,交給我警方,所以才讓你的配方物歸原主。”

許雅馨道:“傾城,你不會是在說笑吧?”

“你看我想像是在開玩笑嗎?”

夢傾城冇好氣說道,由衷的說道:“他是一個英雄,一個很低調的英雄。”

許雅馨道:“我看你是中毒太深了,不過,作為葉家子弟,穿得太寒酸了些,人還算不錯吧。”

夢傾城眨了眨眼,她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內心了。

當初她也是這麼覺得的,葉翔穿得一點都不莊重。

可是後來被實力大臉,名響全世界的斯卡倫大師在看得葉翔身上的衣服,激動的無複已加,那是他一輩子都無法達到的高度,衣服已經做得返璞歸真,無法分辨其好與壞,真有穿在身上才能感覺的出。

許雅馨道:“怎麼,我說得不對嗎?”

夢傾城道:“葉翔身上的衣服,是斯卡倫大師師傅的師傅手工完成,一件衣服能值得幾十萬。”

“那個我要洗澡了!”許雅馨黑著臉離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