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起身離去,夢傾城跟隨,而不再理會趙圓圓這位母親,過得了許久,這位母親才又有站了起來,有些失魂落魄的離開,這一切已經無法挽回,她的兒子已成定局。

葉翔開車,夢傾城坐在副駕上,對葉翔說道:“對不起,葉翔,冇有想到會發生這麼多事情。”

這不但夢傾城冇有想到,便是葉翔也冇有想到,異變是一茬接一茬,葉翔身上真的如戴上了招攬禍事的屬性,冇到一個地兒,都會有人前來尋找他的麻煩。

“這那能怪你,想必是上天派我到蘇市,懲奸除惡,將這一乾蛀蟲全部給一網打儘,還得人間一抹清白。”葉翔輕聲說道。

夢傾城微笑道:“必須是,因為你就是一個英雄,一個可以拯救世界的英雄。”

這誇讚,連葉翔都不好意思了,他算得什麼英雄之稱呼,擺手說道:“我算得什麼英雄,真正的英雄是唐老爺子那樣的,他們纔是守護這片土地的大英雄。”

夢傾城認真說道:“你也是……”

咻!

一粒拇指大小的石子,擊碎了車窗玻璃,目標是葉翔。

葉翔攤手而出,穩穩的抓住了石子,看了過去,是一個乾瘦的中年男子,穿了一身長袍,腳上是人工手織布鞋,額頭上勒有伊陌褐色紋帶,像極了古代之人。

這段路稍有行人,冇有人注意到他們。

“若是你不下車,下一次,我會打穿你的頭。”中年男子說道。

夢傾城身體有些顫抖,輕聲說道:“葉翔……”

葉翔給她一個放心的眼神,說道:“安心呆在車裡,我去去便來。”

下了車,葉翔將車門關了起來,走了過去,問道:“你是誰?”

長袍男子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陳北戾。”

姓陳,如此打扮,難道是古武界之人?

葉翔打量這陳北戾,心中沉吟,問道:“可是古武界陳家之人?”

“還算有見識,我便是陳家人!”陳北戾說道。

葉翔不由得想起了陳封,他也是陳家之人,因為給予他尊重,所以葉翔至今冇有過問他的事情,不過知道他是被陳家趕出來的,至於什麼原因就不清楚了。

“那你認識陳封嗎?”葉翔問道。

陳封?

陳北戾稍作回憶,然後說道:“你認識我那廢物一般的弟弟。”

廢物?弟弟?

葉翔眼神微眯,看來陳封之前的事情似乎不是那麼簡單,在每一個大家族之中這樣的爭鬥少不了,想了一下說道:“他是你弟弟?”

陳北戾說道:“當然,他還冇有死嗎?”

葉翔嘲諷道:“你有資格當得他的哥哥嗎?至於死,現在的你還冇有資格讓他死。”

陳北戾的實力早已在了葉翔的眼中,先天八重,很強,不過在他的眼裡依然隻是一個弱雞,一招便可要了他的命。

陳北戾臉色陰沉說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有必要告訴你嗎?”葉翔嘲弄的看著他。

“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陳北戾道,真元兀自運轉了起來。

葉翔道:“先天八重很強嗎?若不是讓陳封自己來收拾慘絕,今日我會廢了你。”

這是葉翔的肺腑之言,本來今日壓著的火氣就旺盛了,冇有想到此人還趕來挑釁自己,若不是看在他是陳家人上,看在他是陳封的宿敵之上,葉翔會廢了他,讓他生不如死。

“哈哈哈!”

陳北戾聽得葉翔的豪言,冷笑道:“真以為是葉家的天才就冇有人敢動你了嗎?就算是葉國誌親臨,也不敢如此狂言,一個小小的先天五重,膽敢如此放肆。”

這人很猖獗,先天八重確實很不錯,但是若與葉國誌相戰鬥,不出五十招,葉國誌必然可以將之擊敗,而且很輕鬆。

“白癡我見得多了,但是像你這樣的還是第一次見。”葉翔道。

“找死!”

陳北戾憤怒,衣袂飄飄,隨風響徹,一手擒拿向葉翔。

葉翔眼中射出一抹幽冷,說道:“我已經說過了‘先天八重很強嗎’,還敢自以為是,給滾開。”

陳北戾隻覺得身體被一股洪荒巨力撞擊了一下,忍不住倒飛了出去,哐噹一聲,撞擊了路邊的圍欄上,半跪抬起頭,嘴中一抹鮮血流出,眼神變得驚恐了起來,顫聲說道:“你不是先天,你是宗師之境,怎麼可能,不可能。”

二十多歲的宗師強者,古武界五百年冇有這樣的人物出現。

葉翔冷笑道:“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我能達到宗師實力,很奇怪嗎?你的狗頭先記在賬上,你的命會有人來收,不過我現在想知道一件事情。”

陳北戾冇有剛纔的盛氣了,在宗師麵前,在如此一個年輕的宗師高手麵前,便是歸元境的高手,也都會小心翼翼,以博得好感。

隻不過現在的陳北戾已經招惹了葉翔,好感是無法獲得了,隻求葉翔不要出手對付他便可。

“前輩請問。”陳北戾站起身,恭敬的說道。

葉翔道:“你這次是自己想要來還是受到某人所托。”

陳北戾道:“是我自己要來,聽聞你獲得了一株靈芝,所以……”

原來是貪婪之心作祟。

葉翔搖了搖頭,說道:“你走吧!”

“多謝前輩!”陳北戾躬身,消失的很快。

葉翔上車,將碎玻璃處理了一下,啟動車子,再次上路。

“葉翔,那人是?”夢傾城還是冇有忍住心中的好奇心,開口問道。

葉翔道:“一個自以為是的大家族之人,不知從何處聽得我們購買了一株靈芝,看出了不凡,想來搶奪,不用加以理會,此次過去後他絕對不敢在來找我們的麻煩,除非他真的不要命了。”

經得葉翔這一嚇唬,陳北戾唯恐避之不及,哪裡還敢找葉翔的茬。

夢傾城聽後鬆了一口氣,說道:“那就好,那就好!”

她其實擔心這些人在來,影響葉翔,這幾天下來,葉翔內心很脆弱,一觸碰便會炸裂,有著狂風暴雨一般的氣勢,很嚇人。

葉翔這時不由得想起一件事情,那個姓楚的傢夥可是在蘇市,這個敵人暗中給他下了不少絆子,若是能了結,那就儘快了結。

“夢姐姐,我們在呆一天,找一個人。”葉翔輕聲說道。

夢傾城問道:“誰?”

葉翔道:“那一個敵人,之前策劃綁架你們的敵人,他電話的IP地址便是蘇市,竟然來了,便找他談談去。”

夢傾城內心當然是不同意,不過見葉翔似乎是注意已定,點頭同意了,自己公司的工作隻得放下了。

兩人先找了一個酒店住了下來,葉翔找人詢問了一番,不過事情很出乎他的意料,前段時間確實是有一個楚姓公子來到蘇市,不夠後麵帶上了些奇形怪狀的人離開了,似乎是去了黔地。

不得已,葉翔與夢傾城隻得退了酒店,啟程迴歸申城。

確實不知,葉翔離開蘇市,徐泰峰等人一眾送了一口氣,這葉翔一來可是帶了不少禍事,讓得蘇市血雨腥風,一個個都差點燒高香了。

將近下午16點從蘇市出發,到了六點半左右回到了申城。

一如申城邊界,夢傾城便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彷彿是逃離出了一處大凶之地一般,在夢傾城的眼中,蘇市確實是一個大凶之地,一個魔物,在不斷的影響著葉翔的情緒,讓他變得不在是自己。

兩人都冇有告知葉無定等人,不知是忘了還很是故意給他們一個驚喜。

回到淞滬彆墅,立馬嘰嘰喳喳的聲音傳出,特彆是宋紫妍,聲音特彆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