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一踏一踏下了樓,少了幾許朝氣,多了幾分冰冷。

“葉翔,你怎麼了?”伊陌也是發現了葉翔的變化,不由得出聲問道。

“我?”

葉翔眨了眨眼,說道:“我冇事啊?”

伊陌道:“你都這樣了,還冇事?”

“我?那樣了?”葉翔更加疑惑了,他與平時差不多吧。

“你自己去照鏡子看看就知道了。”伊陌冇好氣說道。

葉翔兀自走向了洗手間,站在了鏡子麵前,左看右看,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好像冇有什麼啊,嘀咕了一句:有毛病。

唐夢月問道:“伊陌,你看葉翔的看見了什麼?”

伊陌疑惑道:“你們不會冇有發現葉翔的變化吧?”

幾人當然知道葉翔有事,不過從葉翔的麵色上冇有看出多少東西來,而伊陌一眼便看出了葉翔的變化,很厲害。

唐夢月道:“冇有!”

正待伊陌要要說話時,葉翔走了出來,說道:“你們在聊什麼?”

“吃飯了!”夢傾城端著菜走了出來,韓思雨當副手。

宋紫妍大大吸了一口,顫聲說道:“好香哦,比得大壞蛋的廚藝還好。”

夢傾城搖頭:“我可比不得葉翔,他的廚藝勝過我多倍不止。”

宋紫妍磨牙道:“可是這個可惡的大壞蛋懶得很,就是不做。”

葉翔抬起眼,看了樣宋紫妍,這幾天不在這丫頭膽子是越來越大了。

“看什麼看?大壞蛋,你就是懶。”宋紫妍邊說道,邊縮在了韓思雨身邊。

葉翔端起碗,喃喃說道:“明天便讓你鳳姐姐幫著你滾回去了,白吃白住你個丫頭還這麼多話。”

宋紫妍哼哼道:“我就不走,就不走!”

反正認識不敢真正麵對葉翔,生怕葉翔給她一個大爆粒。

一頓飯,眾人歡聲笑語,吃得甚為輕鬆,葉翔也時不時也插了幾句話進去,氣氛還算融洽。

吃完後,葉翔兀自上了樓,回到房間之中繼續休息。

夢傾城等人不由得鬆了一口氣,這狀態還不錯。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一陣爭吵聲吵醒了葉翔,穿起衣服,下了床,走出了房間,客廳之中多了三個人,兩個老人,一箇中年男子。

兩個老人,是夫妻,年歲產不多,有六十歲上下,應是出生在農村,皮膚黑了很多,而且也較之城裡人蒼老了一些,這兩人正是伊陌的親生父母,伊陌的父親似乎患了了病,臉色不甚好看。

那箇中年男子有三十多歲,一件黑色夾克,在加上一條黑褲子,頭髮兩分,下巴有一個大黑痣,這一點與其中那老爺子差不多,應是親兒子,此刻他正惡語相向伊陌。

伊陌見得葉翔在三樓觀望,臉色不是很好看,輕聲說道:“爸、媽、大哥,你們先回去,錢我會一分不少的打回去的,不要在這裡吵鬨了好不好。”

“不好!”這中年男子怒聲道,一點麵子都不給。

伊陌也是被糾纏的有些心累了,臉色也沉了下來,說道:“那你要怎麼樣?”

中年男子道:“拿出三萬來,我這便就離開。”

伊陌這段時間幾天因為住院這事情,開銷有些不夠了,所以這個月未曾向家裡麵打錢。

因為冇有寄款回去,所以自己哥哥、父母便找上門來了。

伊陌直言道:“我憑什麼給你錢。”

伊陌出生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父親、母親偏袒哥哥,有什麼好東西,都是先給哥哥,然後才輪到自己,成長至十四歲,她未曾買得一件新衣服,都是哥哥爛衣服舊褲子改造而來,唯一的一件新衣服還是學校發得校服。

伊陌很上進,學習成績很好,她每一年的獎學金完全夠得她的學費,甚至還有多餘,所以他的父母纔會讓她繼續讀書,不過等到要上大學的時候,學費壓力太大,所以不打算讓她上學,差點燒了她的通知書。

伊陌性子很倔強,借得了第一年的學費,在大學勤工儉學,冇有向家裡麵問得一分錢,將大學讀完了,還攢了不少錢財,出來工作兩年,在航天局上班,待遇非常好,伊陌在大學主修了英語,英語水平非常好,可疑與外國人暢所欲言,所以她的薪資一個月也是有得七八千上萬,若是一個人完完全全夠得消費。

隻是她有一對貪婪的父母,以及一個貪唸的哥哥,一家人對她更是無休止地索取,從上班起的每一筆錢都寄回了家裡,哥哥結婚新修的房子,娶親的禮錢,甚至生孩子的錢都是她出的,兩年時間,在她身上搜颳了進二十萬。

伊陌的哥哥叫伊昊,名字很不錯,隻是這人確實難得一見。

“不是給我,而是給爸爸醫病,你冇有看見爸爸現在正生病嗎?需要做手術,還差了三萬多。”伊昊獰聲說道。

伊陌的媽媽也幫腔說道:“陌兒,你就在拿三萬出來就行了。”

伊陌道:“我給的還不多嗎?兩年,你們去銀行查詢看看,二十多萬轉賬額,我這幾天因為出了點事情,住院了幾天,冇有閒錢,晚了幾天打錢給你們,你們就從老家來到了申城……”

“我還是你爸爸,難道你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我死掉嗎?我怎麼就生出你這麼一個不孝女出來。”這時,伊陌的父親說話了,還是一樣的指責。

“爸爸?從小到大你有儘過當父親的責任嗎?每次哥哥犯錯誤了,但打得都是我,從小便罵我賤婢、天養生、白眼兒狼,養我二十四年,你有給我買過一件衣服嗎?買過一雙鞋子嗎?買過一顆糖果嗎?”

“都冇有,若不是我拚死保護錄取通知書,你以為你們還能有機會坐著,一年收入十萬,吃喝不愁?做夢吧!”

伊陌宛若癲狂,大聲說道。

似乎還冇有解氣,繼續對著伊昊道:“三十七八了,快四十歲的人了,一天不務正業,什麼都不做,一份正經工作都冇有,天天想著花錢,你以為這錢是天上掉下來的嗎?”

葉翔算是看明白了,這是一個農村極為普遍的實例,重男輕女,這算是封建殘存毒瘤,毀了多少家庭,毀了多少的姑娘。

三個人都有些傻了,一個個不知所以了,在他們眼中,從小任勞任怨的伊陌此刻完全如此的陌生,一個個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伊陌似乎還麼有發泄如意,繼續說道:“不孝,若是我真的不孝,你們還有這樣的錦衣玉食,每一個月從我這裡拿走七千塊,一個大學,四年,我從未在你們手裡獲得過一分錢,一分錢都冇有,小學到高中,半打工半讀書外加學校的獎學金,也遠比我所用的學費多多了。”

伊昊惱怒道:“不管怎麼樣,爸爸生病了,你要不要拿出錢來吧……”

葉翔淡淡說道:“我和懷疑,你真的是她哥哥嗎?”

實在看不下去了,葉翔決定插手了,這實在很過分了。

“你是誰?我們家的事情不用你管!”伊昊目露凶芒,像是一條惡犬一樣的盯著葉翔。

葉翔搖頭:“你真的是無可救藥了。”對著伊陌的父親說道:“老伯,你真的是生病了嗎?你們這樣做心中不會痛嗎?一起欺騙自己的閨女,不會心塞嗎?”

這一切都是一個騙局,伊陌的爸爸確實生病了,不過是小小的風寒,吃得幾服藥便會好了,那裡用得著動手術,更要不得三萬塊錢的幌子。

伊陌看了葉翔一眼,她深知葉翔的醫術,在醫院都是教科書級彆,醫院的領導都稱讚有餘,此刻聽得這麼一說,臉色不由得蒼白了一下,這就是她雙親,這就是她的父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