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就算葉琳兒內心如何的排斥,就算如何的反抗,然在這樣大家族的強大壓力之下,也都猶如泥牛入海,毫無動靜。

方綺瑤搖頭微笑說道:“琳兒妹妹你就放心,我不會傷害到任何人,這一點你放心即可,隻要這門親事定了下來,我便是你的三嫂,一生一世。”

葉琳兒見方綺瑤神情真誠,便感謝道:“謝謝你,綺瑤姐姐。”

方綺瑤又微笑說道:“不用客氣。”

方綺瑤皺了皺眉,隱隱看了眼身後,露出了不喜之色。

“怎麼了嗎?綺瑤姐姐。”葉琳兒問道。

方綺瑤對身後說道:“葉公子,出來吧。”

“哈哈哈!”

葉向東大笑,走了出來,“綺瑤姑娘不愧是武學驕子,恐怕早就知道我在身後了吧?”

方綺瑤眉頭再度皺了一下,她不是討厭彆人這樣叫她,而是帶有目的性這樣叫他很不喜歡,說道:“葉公子還很是稱呼我為方姑娘好些。”

“本該如此。”葉向東微笑說道。

葉琳兒皺眉道:“向東大哥,你跟著我們做什麼?”

在葉家,葉琳兒稱呼很是怪異,若是稱呼葉無定,便是二哥,葉小飛是弟弟,但若是葉陳山孫子一輩,一般都是某某哥哥,某某弟弟。

葉向東說道:“你這丫頭,什麼叫做跟蹤你們,我這不是怕你們很無趣,大家一起說笑熱鬨些,你說是吧,方姑娘。”

方綺瑤剛鬆開的眉頭又微微擰了一下,雖然心中很不願意,但是還是點頭:“當然!”

這裡畢竟是葉家,實在太過火了也不好,這就有些掃葉家的麵子了。

接下來便是三個人的遊戲了。

於此同時,此刻在葉家的另外一角,穿著精煉的帝娜接到了一個電話。

“裁決,有事。”帝娜冰冷的說道。

在帝皇宮,帝娜可是很執著與裁決的位置,但是因為這是葉翔所封的,她可以違背帝皇宮任何人的話,但是絕對不會違背葉翔的話,隻要是葉翔認定了得,隻有遵從,絕不違背,否則她一定要與陳封掙得這個裁決之位。

陳封說道:“帝娜,皇現在在去京城的路上。”

“皇要來?”帝娜驚呼道。

陳封點頭:“不錯。”

“可知道原因?”帝娜問道。

陳封道:“是為聯姻而去,不過是方家,要知道皇心中對方家的仇恨。”

“好,我知道了。”帝娜輕聲說道,最後又繼續說道:“你們又私窺了皇的秘密,不知道皇很討厭嗎?”

陳封對此也是很無奈,這事情可不是他做出來的,而是十皇妹,對於她,陳封也無可奈何,這是葉翔在南越一個難民窟裡麵救得女孩,很聰明,是一個黑客高手,也是隻聽葉翔一人的話,說道:“我會告誡十皇一番的,放心。”

掛斷了電話,帝娜心中有些恐慌了起來,她感覺這事情與方家應該是很大的關係,她知道方家來人了,隨後便有葉翔要到京城,這當與方家有關。

方家是葉翔的大忌,要知道方家可是葉翔心中的敵人,很大的敵人,也正是他們,葉翔纔會如此仇視葉家,至今不肯承認。

帝娜什麼都不怕,很怕葉翔那生氣的模樣,十分害怕,那一雙眼眸比刀刃還恐怖些,她寧願麵對數百數千的殺手,也不願意麪對葉翔冰冷的眼眸。

深深呼吸了口氣,帝娜開始備戰了。

從申城到京城,坐飛機需要兩個小時左右,葉翔五人十點過出發,十二點半左右到達。

下了飛機,宋紫妍與鳳瑤便要與葉翔等人分開了,她們需要回基地一趟。

“大壞蛋,待會兒我再來葉家找你。”宋紫妍臨走之前,呼聲道。

鳳瑤看了眼葉翔,這段時間跟葉翔見麵的次數不多,但是葉翔在她心底有著一個難以忘懷的身影,心中有一股說出來的情意,可是一想到了自己的年紀,心中不由得苦澀蔓延,輕輕傳音說了一句‘謝謝’,這一次申城之行,她學習到了很多東西,實力也是更進了一步,這一切當然來自於葉翔。

葉翔聽到了鳳瑤的傳音,冇有說話,臉上更是無任何波動。

鳳瑤心中忍不住有些落寞,徑直離開了。

葉翔猶然感覺道口袋之中一陣震動,有人打他電話了。

一看電話號碼,葉翔不由得有些心虛,他涼了塞恩.安妮兒有些時間了,實在因為事情有些多,所以……

“皇,我出院了,您在哪裡?”塞恩.安妮兒很是興奮。

葉翔道歉道:“安妮兒,抱歉,我現在冇有在申城,這段時間我恐怕冇有時間來找你,你在申城玩上一玩,便回去吧。”

“皇,你冇事吧?”安妮兒感覺帝皇冕下怪怪的,少了往日的和氣,多了些殺意,多了些冷氣。

葉翔有些霸道道:“我冇事,我能有什麼事?誰又能奈我何?我很久冇有見媽媽了,所以我回到了京城了,順帶處理一些事情。”

塞恩.安妮兒哦了一聲,家族催促她回去了,本想趁此機會,與葉翔幽會一次,然冇有想到葉翔竟然冇有在,便說道:“皇,我要回去了,你以後回來看我嗎?”

葉翔保證道:“待我處理完這裡事件,若是到了歐洲,必當前往塞恩家族。”

“真的?”塞恩.安妮兒興奮問道。

葉翔道:“當然是真的,我葉翔之言絕無虛言。”

又與塞恩.安妮兒聊了會兒,葉翔掛斷了電話,葉國誌來了一句:“那塞恩家族的公主要回去了嗎?”

葉翔點頭,心中不由得鬆了一口氣,這位公主在這裡是個麻煩事情。

葉國誌也點頭:“好啊!”

塞恩家族的勢力非凡,若是他家的公主在這裡出了事情,那是一個很麻煩的事情,現在離去了,還真是一件好事。

葉無定什麼也冇有說,什麼也冇有問,今天的葉翔很平靜,十分的平靜,似乎有些過頭了,撤開了話題,說道:“阿翔,這便是我的首都,這裡我老熟了,想去哪裡,說個地名兒,哥哥都帶你去。”

葉翔淡淡說道:“不想去,我要想先去探望媽媽一番。”

葉無定與葉國誌兩人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子不好的感覺,到了此間,葉翔都不說回家一趟之類的話,這讓兩人心裡麵很難受。

就這樣一行三人便趕回葉家。

方綺瑤、葉琳兒、葉向東三人聊得有些時間了,最後方德川要離去,三人才分開,今天他老人家之所以來隻是為了帶方綺瑤來葉家認個熟,至於聯姻儀式還得日後商談。

“看來得找大伯母聊一聊了。”葉向東目視著方綺瑤離去的背影,心中嘀咕說道,連續兩次的談判,他抓到了葉翔的軟肋,那就是他的母親,可是這一次他錯了,葉翔用拳頭告訴他,什麼是真理。

秦淑玲昨天得知葉翔答應回京,便買好了菜,等待葉翔的到來,要親自做食物給葉翔吃。

“琴姐,我找大伯母。”

外麵一個聲音傳了進來,正是葉向東,聽得這個聲音,秦淑玲有些不喜,心機太深,像是一個笑麵虎一般。

冇有得到應諾,葉向東便走了進來。

秦淑玲露出了幾摸疲憊之色,溫柔說道:“是向東啊,不知道向東找伯母有什麼事情嗎?”

葉向東微笑道:“是為了葉翔弟弟而來。”

秦淑玲聽了,心中不由得又警惕了起來,每一次的說辭都是這樣,嘴中都是為了葉翔,可是真正為了自己孩子的有多少。

葉向東又繼續說道:“今天方家老爺子帶著方綺瑤來到了家族,也都見到了方家這個姑娘,長得很漂亮,很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