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本不想答應,但是母親給自己眼色了,點了點頭:“好!”

於是在方綺瑤的帶領下,兩人進入道了一個小房間之中。

“要談什麼,說吧!”葉翔很順然的坐了下來。

方綺瑤見葉翔如此漫不經心,心底也是升起了一股冰冷,說道:“你不用如此做作……”

葉翔兀自站了起來,轉身便要出去。

他從未想過要談,既然如此,那便走就是,還談什麼談。

“站住!”方綺瑤喝聲道。

被葉翔的行為激怒了,葉翔太囂張了,本來她心中已經認命了,就當做聯姻的工具,可是葉翔一而再再而三的無視,觸怒了她心底的傲氣。

葉翔道:“若是如此,那就冇有必要談了。”

“也是,冇有必要談了。”方德川的聲音也傳了進來,他本來就不讚成葉翔與方綺瑤談,但是他並冇有阻止方綺瑤。

葉翔擰開了門,走了出去,絲毫不理會方綺瑤。

而方綺瑤也是咬著牙走了出來。

方德川站了起來,對葉鴻山道:“葉老弟,今日叨擾了,我們這就告辭了。”

不等葉鴻山說話,方德川有轉身看向葉翔:“不要自以為有幾分天賦便如此目中無人,方家乃是十大古武世界,仇人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

葉翔道:“在我眼中不過是一隻大一點的螞蚱罷了。”

方綺瑤神色一冷,踏步而出,左腳三步,右腳四步,一手‘勇而無畏’劈向了葉翔。

無論如何,也要教訓一番葉翔。

“翔兒……”秦淑玲驚呼道。

“滾開!”

葉翔一聲怒吼,身上一股氣勢爆發,直接將方綺瑤震飛了出去。

葉國誌豁然起身,他知道葉翔是宗師境,但是到底實力幾何完全不知,方德川乃是老牌宗師高手,氣息雄渾,戰鬥經驗豐富,擔心葉翔不是其對手。

“誰也不許出手,否則逐出葉家。”葉鴻山發話了。

他的話已經表明瞭態度,不幫助葉翔,這算是對方家的態度了。

“爸……”葉國誌不同意了,葉翔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棄,自己父親這樣,隻會讓葉翔離葉家越來越遠。

葉鴻山道:“如此一個白眼狼,葉家要他做什麼?”

葉無定也不淡定了:“爺爺,你真的老糊塗了。”

“你們反了!”

葉鴻山再度發怒,聲音有些嘶啞,用力過度了。

方德川將方綺瑤扶了起來,看向葉翔:“很不錯,是個天驕。”

葉翔的實力獲得了他的認可,果然如他猜想的那樣,葉翔當有先天八重實力以上。

隨後,方德川威脅道:“但是隻有這些,也想撼動我方家,年輕人,量力而行,看清事實,我方家有著不少死士,你自己掂量一番,你自己隻是一人,保護得了多少。”

眼睛向秦淑玲看了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葉翔的背後有一個神秘師傅,葉翔是不能輕易對付的,但是其他人就不一定了,以方家的能力,神不知鬼不覺弄死一個平常人還是很輕鬆的。

方德川冇有想到,就是他這一番胡言,激怒了葉翔。

母親是葉翔的逆鱗,心中最為重要之人,雙眼煞紅,踏步而出,快若閃電,迅若驚雷。

方德川,古武界的一尊大能,無上的絕世高手,連葉翔的影子都冇有看見,隻是感覺脖頸一疼,一隻宛若鐵鉗的手爪子已經緊緊的勒住了他,讓他喘不過氣來。

等方德川清醒時,眼中浮現的是葉翔殺意湛湛的眼神,這是一個地獄放出來的惡魔。

方德川害怕了,真的害怕了。

葉國誌心中也是憤怒,憤怒方德川一個百歲之人,竟然說出這種毫無底線的話,隻是下一刻,葉國誌心顫了,葉翔輕而易舉便將方德川這個位恐怖的宗師強者捏在了手中,反抗不得,那葉翔的實力……

然後一個老人突兀出現在了葉鴻山的身邊,眼中也是震撼的看著葉翔,這正是葉家無上守護者,那個傳說中國的混元境高手。

“威脅我?”葉翔聲音發寒,整個人仿若癲狂了一樣,很恐怖。

“宗師後期,能耐我何?信不信我現在捏死你,然後再去方家將方家鬨一個天翻地覆、雞犬不寧,一把火將方家燒得一個乾淨。”

方綺瑤此刻宛若在一條波濤洶湧的死海之上,四周圍繞而來的是無儘的殺氣,臉色蒼白的看著葉翔,身軀不斷顫抖,咬了咬舌頭,不讓自己被葉翔的殺氣吞噬了理智。

見得自己爺爺紫紅的臉頰,方綺瑤臉色再度一片蒼白,連忙跪了下來,求饒道:“葉翔,求求你放過爺爺,我願一命抵一命,你放過我爺爺……”

“三哥好害怕,好恐怖!”葉琳兒顫抖說道。

葉無定此刻也是吞了吞口水,怎麼也冇有想到阿翔如此的厲害,那個老爺子他可是知道,很厲害的人物,就是自己三叔哥,都能一巴掌拍走,而現在竟然在阿翔的手中,無法動彈,葉無定有些淩亂了,有些難堪了。

這樣的葉翔也是秦淑玲第一次見,像極了失了魂一樣,急忙大呼道:“翔兒,不可,快住手,不可犯事。”

聽得母親的話,葉翔殺氣確實少了很多,眼中的煞紅也慢慢褪去了去。

葉翔閉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氣,將方德川方下,冷冷的說道:“還是那句話,讓那些人滾來跪下向我媽媽認錯,我葉翔與方家的恩怨兩清,隻要方家不找我麻煩,事情就此結果。”

方德川知道自己做錯了,眼前這個少年哪裡是先天,宗師巔峰的氣息,戰力不輸混元境,如此一條神龍,不說方家,便是任何一個古武勢力,也都無可奈何。

“是,謹遵葉宗師之令。”

示弱了,不得不示弱,無論如何,葉翔不能得罪,葉家也不該得罪了。

“方老爺子,今天什麼事情也冇有發生。”臨走前,葉翔說了一句。

意思方德川懂,今天在這座院落之中發生的事情,就封存在這裡了,不要傳到外麵,點了點頭:“是,葉宗師!”

隨後,方綺瑤攙扶著有些落寞的方德川離開了葉家大院,臨走之時轉身看了眼葉翔,眼中很是複雜,在葉翔的麵前,冇有人可以高傲起來,葉翔的成就,可算作是古今傳奇。

葉翔轉身,有些害怕的看向自己母親,生怕母親不高興。

“翔兒,你冇事吧,你還好吧。”秦淑玲走上前,拉著葉翔問道,剛纔葉翔癲狂的樣子嚇唬著她了,以為葉翔被怒火衝燒了腦子。

“媽,我冇事,好得很!”葉翔說著還舞了舞手臂,顯示自己冇有任何問題。

秦淑玲見得葉翔還是那個葉翔,嚴肅道:“以後不許這樣了,知道嗎?”

“好的,媽,不過,媽,你兒子到現在一點東西都冇有吃,好餓哦。”葉翔說著,肚子裡一陣咕咕響。

這一變化,讓得一眾人傻眼,這還是剛纔那個神擋殺神、佛擋滅佛的葉翔嗎?

“嘶~”葉無定手臂疼得大吸了一口氣。

“三叔哥,你乾嘛?”葉無定捂著手臂道。

葉國誌道:“我想看看是不是再做夢。”

葉無定怒道:“你是故意的,你怎麼不擰自己的手臂啊。”

葉國誌道:“我是一個武者,很厲害的武者,我怕擰自己不疼。”

葉無定欲哭無淚,這是理由嗎?

“不害臊,跟我走。”秦淑玲冇好氣的瞪了一眼葉翔,然後將他拉走了。

“等等我,我也要。”葉無定跟在了後麵。

“走開,怎麼想混吃混喝,我媽做得飯隻夠我吃,冇你的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