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此時宋紫妍不知道,龍國之中,方家俞家所在的城市,叫得上號的資產,都已經被葉翔納入了黑名單,隻待他一聲令下,這所有的企業在頃刻之間便可煙消雲散。

京城,一個年代久遠的四合院,這坐庭院可是經曆了不少風霜了,院落刻滿風蝕的殘痕,古樸純厚,卻又生生不息地。它宛如香奩寶匣一般散發著馥鬱的曆史氣息,大門內碧瓦飛甍,簾幕無重數,玉勒雕鞍,疊石迭景……這一切的一切,宛若一部史書一般。

方家老太爺及孫女方綺瑤等方家一行人便居住在這裡。

東苑院落中,方綺瑤剛練完了一套拳法,息了下來,很是優雅的擦了擦俏臉頰上的香汗。

這方綺瑤不愧是方家名副其實的大美女,大大的眼睛,婉如兩顆黑珍珠,薄薄的嘴唇,像一個紅櫻桃,一頭烏黑的長髮紮成一個馬尾,每一個動作都攜帶著一股英氣。

咻!

便在這是,一個男子從外院飛入了其中。

男子有得二十三四歲,俊美絕倫,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長髮飄逸,手中握有一柄劍刃,穿得青衫長袍,這不是一個現代人,而是從古代穿越回來的古代人。

見到方綺瑤,原本冇有沉浸的眼底泛起了波瀾,還有著幾摸不甘,輕聲說道:“綺瑤……”

方綺瑤很平靜的說道:“說吧,什麼事情?”

“綺瑤,你真的要嫁給那葉翔嗎?”年輕男子悲憫問道。

方綺瑤冇有任何波動,點頭道:“是!”

長衣男子不由得臉色一同,這是他最不想聽見的答案,有些冷意的說道:“綺瑤,隻要你不願意,我可以去殺了葉翔。”

方綺瑤抬頭,冷聲說道:“你可彆亂來,到了現在如何反抗,爺爺已經認準了,便是我想要反抗,他也不許,再說了葉翔乃是先天五重高手,你堪堪達到了先天四重,但也不是他的對手。”

青衣男子道:“我會與他同歸於儘。”

“這樣的想法你最好不要有,便算你師傅朱長江也會遭受牽連,現在的葉家已經不是二十年前的葉家了,葉軍已經突破歸元境,實力在武榜前五之內,還有吳山,再加上現代熱武器以及葉家在龍國的地位,青城派阻攔不了。”

便在這時,一個蒼勁的聲音傳了過來。

來人正是方綺瑤的爺爺方德川。

老爺子看向年輕男子,眼神似乎不太友好。

“爺爺!”

方綺瑤起身,溫柔喊道。

“青城派,餘禹城見過方太公!”男子躬身道。

方德川說道:“先天四重,青城子教得不錯,但是我家瑤兒已經許配給了葉家,所以你應該知道怎麼做。”

“為什麼?方太公,為什麼要讓綺瑤嫁給一個她不喜歡的男人?”年輕男子憤怒問道。

方德川沉吟了一句,輕聲的說道:“因為能配的上綺瑤的人隻有葉翔,葉翔他現在不過二十一歲,便也是先天五重的高手,而你隻不過是先天四重,不要忘記,你現在已經二十四歲了,而在個葉翔三年的時間,他會提升道什麼樣的地步,在他十歲以前,他不曾接觸武道。”

“你最好彆說你自己能夠追上葉翔,你進步的同時葉翔也在進步,而且進步絕對不會比你低。”

經得老人這一說,年輕男子不由得有些苦澀,這是實話,葉翔年歲比他小,而且實力比他強,便說明葉翔的天資比他更為恐怖,這一點無用質疑。

方德川對自己孫女說道:“綺瑤,走吧,今天便去見一見你未來的爺爺。”

方綺瑤毫無表情的說道:“好!”

冇有任何要反抗的心思,似乎他現在變成了木偶,隻認得聽與答。

兩爺孫離開了莊園,至於年輕男子,都未曾理會,似乎當他不存在,不知過了多久,他才離開了,帶著些許憤恨離開,臨走是嘀咕了一句‘我倒要看看這葉翔有什麼了不起的’。

方德川與方綺瑤來到了葉家,葉家早已得知,這一次算是真正的拜訪,所以葉家大部分人都在,便是葉家二太爺家的子嗣都嚴陣以待。

在所有年輕人之中,其中有一個顯得十分突出,便是連座位都比較特殊。

這人不是彆人正是葉家年輕第一人,葉二太爺的孫子,京城四大公子之一——葉向東。

聽得守衛的彙報,葉家以葉鴻山為首,一群人迎接方德川的到來。

“葉老弟,我又來了。”方德川見得葉鴻山等人,哈哈笑顏道。

葉鴻山道:“方老哥,請進。”

兩個老爺子手牽著手,走進四合院,方德川見得葉家二太爺,輕聲說道:“陳山兄弟,你也在啊?”

葉陳山正是葉家二太爺的名字。

“方大哥!”

葉陳山微笑喊了一聲,算是打了聲招呼。

進了院落,方德川纔對方綺瑤說道:“綺瑤,這是你爺爺,快叫葉爺爺。”

方綺瑤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輕聲說道:“葉爺爺好。”

“好,好,好!”葉鴻山充滿皺紋的臉上露出溫和的笑意,連連說了幾個好字,這樣一個優秀的人兒,完全可以做得他的孫媳婦。

可是誰都冇有看見此刻在葉向東的眼底,有著一絲火熱,隱藏的極深極深。

“這樣的女人,隻有我能配得上,葉翔,你最好不要癡心妄想,否則你會後悔一輩子。”葉向東心中冷聲嘀咕道。

這是他第一次見得方綺瑤,心中便豁然升騰起一股感覺,那清麗的容顏,英氣勃發的臉蛋,無雙的身子,都深深印入了他的心底。

本來再聽得這件事情之時,聽說了葉翔對這件事情很是排斥,所以還是他去做得‘思想工作’,現在無比的後悔,若是給他一粒後悔藥,他必然想都不想便服了下去。

葉翔回到葉家,便是在爭奪自己有利的資源,所以能為他找些麻煩便找些麻煩,隻是他們冇有想到的是這一次他失算了,遇見了此生唯一一個行動的女孩。

葉鴻山與方德川兩個老爺子便開始話家常想當年,最後葉鴻山吩咐葉琳兒帶著方綺瑤熟悉葉家。

老爺子的吩咐,葉琳兒自然不敢違背,微笑對方綺瑤說道:“綺瑤姐姐,走,我們玩去。”

方綺瑤溫柔點了點頭,跟在了葉琳兒的身後。

葉向東不由得臉上露出了一絲喜色,相繼告辭幾位老爺子,追芳而去。

走在路上,葉琳兒輕聲問道:“綺瑤姐姐,你會喜歡三哥嗎?”

“三哥?”方綺瑤有些迷糊道。

葉琳兒道:“是葉翔三哥,他是老三,雖然我與他冇有見過麵,但他是我的三哥。”

方綺瑤冇有說話,而是看向這個葉家妹妹,看她要說些什麼?

葉琳兒說道:“綺瑤姐姐,三哥很可憐的,他一人在外十八年,受了很多磨難,我聽二哥說他小時候的一些事蹟,三哥這些年過的很不好。”

“綺瑤姐姐,若是你不喜歡他,請不要傷害他好嗎?”

方綺瑤見得葉琳兒滿臉祈求的看著她,葉琳兒是真心替自己這個三哥著想的,微笑說道:“琳兒妹妹,你放心,他以後是我的丈夫,是我終身的伴侶,哪有妻子欺負相公的道理。”

葉琳兒又認真道:“綺瑤姐姐,我知道你肯定說得是違心話,若是你不喜歡三哥,要離婚,不要傷害到三哥。”

彆看葉琳兒是官二代,讓聰明著呢,更是二十世紀思想開放的年輕人,知道很多呢,這樣大家族的聯姻,葬送了多少人的青春年華,內心是排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