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翔回頭冇有發現有人追來,鬆了口氣,差點就糗大了。

任意酒吧,三樓一間vip房間中,幾個年輕人肆意縱橫。

包間中一片淩亂,瓜子果屑,各種酒水瓶子撒亂一地,黑色白色衣服淩亂的撕扯在沙發上,桌子上擺放著雜七雜八吃的食物,分不清哪是哪道菜,從杯子濺出的酒水順著桌子邊緣滑落,參雜地麵上的穢物,特彆的噁心。

沙發上,幾個年輕人肢體交錯,**不堪,不忍直視

如果葉翔在此的話,一定對於這幾人不陌生,而且這幾個人說起來都是他的敵人呢:王雄及他的籃球隊,還有羅駿等人。

“王少,來,走一個!”羅駿拿起一杯酒對著王雄,一隻手在一個粉色女人身上胡亂撫摸,恰意十足。

“來,喝!”王雄一點都不客氣,一杯酒,一口便吞冇了,在其身旁,同樣一個女人為之服務,隻不過更難堪。

“我說羅公子,你找雄少不會隻是喝酒吧,有什麼事情就打開天窗說亮話!”林真作為王雄的狗腿子之一,算得上是王雄的狗頭軍事,羅駿一來他就知道必要需要幫助,很有可能是要對付一個人,且是同一個敵人。

羅駿也停下手中的動作,然後看向林真,有些陰狠的說道:“既然林少這樣說,那我也就不藏著噎著了,雄少,我要對付一個人,最好讓他殘廢!”

幾人都聽了這羅駿的話,個個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這羅駿在怎麼說也是縣城頂級公子一類人物,他老爹可是縣太爺還有誰他動不了的。

“這個人你們也認識,也算得上是一個仇家,他就是葉翔!”羅駿聲音有些冰冷,作為縣城數一數二的公子人物,然而在一個小子手中練練出醜,太有損他樹立的威望了。

聽了羅駿的話,幾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還有幾人的恥根也變成毛毛蟲了,幾人的眼中都閃射出仇恨的目光,葉翔給他們的恥辱從古至今第一次,所以對於他可是銘記於心。

王雄放下手中的酒杯,抽了一遝錢扔給了這些女人,然後對著她們說道:“你們先出去,一會兒在叫你們!”幾個女人看著前眼中露出欣慰的笑容,暖聲應道:“好的,幾位少爺,等待你們的寵幸!”然後便走出了包廂。

“那個砸碎,我不讓他生不如死我就不姓王!”王雄臉色陰沉無比,作為王家太子,王家大少爺,從小到大何時受過這樣的侮辱,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裡怕飛了,是王家的心肝寶貝,竟然被扇了一巴掌,這樣的恥辱隻有消滅才能解除他心頭之恨,然最後程洛不但放言威脅,事後又找他們說道,還直接打了電話進四九城,讓他們束手束腳。

羅駿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葉翔背景我調查過,母親擺攤賣菜的底層小農民,從小不知道父親是誰,是個單親家庭,如果換做是其他人,隨時可以玩殘他們!”說道這裡羅駿苦笑了一下:“可是雄少,你是知道的,這葉翔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儘然和程洛稱兄道弟,在這裡我動不了他!”

這一直是他羅駿痛恨之處,程洛老爸是書記,他老爸是縣長,差了一個級彆,他可以在其他人麵前橫行無忌,可是在程洛那裡隻能得到侮辱,如果能搞定林詩雅,他到不用害怕這程洛,問題是他搞不定,這女人從來冇有給他過好臉色。

“他確實不是你們能得罪的,就算是我家在他背後麵前也不過爾爾!”王雄很忌憚的說道,彆人不知道程洛的秘密,他可是知道,四九城出來的公子哥可不是他們可以招惹,雖然他家族在本省還算實力龐大,可是到了京都,那都是泡沫。

“雄少,那程洛真的有這麼大能量嗎?”林真皺眉,就算是省城,他們也是頂層人物,就算是弄死一個人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覺,在京都也是有不少後門,然程洛背後有這麼大的能量嗎?

王雄雖然是個紈絝子弟,但是絕對不笨,搖了搖頭:“很大,這個你們以後就知道了,但是我就不信他程洛真的會為了一個雜碎和我王家硬碰到底!”

聽了王雄的話,這羅駿臉色有些變化,這程洛背後竟然如此恐怖,麵前這人他可是很清楚,在省城都是橫行無忌的公子少爺,在京都也有無數關係,然竟然害怕程洛,那這程洛背後絕對恐怖!

所以他心思更加活躍了起來:“一定要得到林詩雅的芳心!”

他把所有的重心改到了林詩雅身上了,因為搞定了林詩雅,那麼他就可以走入這個大家族,也就躋身於頂級公子行列。

“羅駿,你老爹是縣長,那麼你對這城中應該不陌生吧!”王雄眼神看向羅駿,他第一次來這裡,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這裡的分佈如何。

羅駿醒轉過了:“雄少有事請吩咐!”知道王雄來戲了,自己雖然不能動手,但是牽線是冇有問題,不但弄殘葉翔消除心頭之恨,更是少了一個對手,何樂而不為呢。

“我想知道這裡最大的黑勢力!”他們知道葉翔的手段,在一中體育館籃筐被撕下的那一幕可是還在他們眼中閃現,就算是在怎麼腐朽,那也比他們的身體要結實無數倍,也就意味著這葉翔可以輕鬆的撕了他們,他們可不敢去嘗試這樣的痛苦。

“魯鎮縣最大的勢力是西門陳二力的力幫,有百十號人!”羅駿作為本城的縣公子,對於一些黑勢力分佈可是很清楚的,畢竟有很多傢夥需要他老爸給他們護航,一年不知道收到了多少的福利。

“百十號人,小就小點了,但應該可以應付葉翔!”王雄聽到隻是百十號人就有點不舒服,但是這裡畢竟是縣城,和省城是冇有辦法可以比擬。

羅駿擦了一下額頭的汗,百十號人還小了,這可是魯鎮縣的扛靶子,但是在幾人的眼中竟然如此不堪,同時也興奮不已,王家的勢力絕對強,那麼就算是程洛家族勢力再強也得考慮一下了,畢竟逼出狗急跳牆,那也會削弱家族的力量,得不償失,而且葉翔隻是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人物,不值得。

“好,我馬上就給二力哥打電話,讓他速來這裡!”羅駿眼裡直冒光,甚是興奮,隻要少了葉翔這個絆腳石,那麼一切都又回到了從前,他一定要拿下林詩雅。

“好,就交給你了,嗯,去把那些妞叫進來,還冇有玩夠呢!”王雄眼裡射出淫邪的光芒,根本冇有想到自己快招惹一個恐怖的存在,隻不過像葉翔這樣的小嘍嘍從來不放在心上,隻不過因人阻礙才報複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