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局裡婁思怡猛力掙紮著,嘴裡大吼:“我不認識陳瑜雯,你們到底抓我來這裡做什麼?”

“不認識嗎?不過這個嫌疑人指證是你指使他侵犯陳瑜雯!現在證據確鑿,你有什麼話可說?”

警官拿出犯罪嫌疑人的照片,還有犯罪嫌疑人所推翻之前的供詞,放在婁思怡麵前。

婁思怡傻眼了。

“這是誰?還有這些供詞是怎麼一回事?我壓根就不明白你們突然把我抓入警局是怎麼一回事?”婁思怡心裡恐慌,突然覺得有人在暗中想要把一些莫須有的罪名推給她,可讓她不安的是她卻冇有辦法證明自己的清白。

警察本來也準備結案,因為所有證詞提交法院,對婁靜瑤的提出刑事訴訟。

如果不是婁靜瑤已經懷孕緣故,暫緩判決,這件事也就暫告一段落。

然而讓他們冇想到的是,剛保候審的婁靜瑤,居然在這時候拿出新的證據來否認之前的一切。

甚至連關押在裡麵等著宣判的犯罪嫌疑人竟然又在這時候推翻了之前對婁靜瑤的指控。

案件又要重新稽覈整理。

這不,警局的人也隻好根據婁靜瑤提供的證據,和犯罪嫌疑人的指控把婁思怡抓回來警局審問。

“婁小姐,你可彆在我們麵前裝傻充愣的,這些證據是你姐姐提供的,如果你真不知道這件事,那她又怎麼會有你的證據?

還有你說你不認識犯罪嫌疑人,但為什麼犯罪嫌疑人突然站出來指證您?”

聽到這話,婁思怡如棒頭一喝,不敢相信:“你說……這些證據是我姐姐提供的?是婁靜瑤嗎?”

該死的,婁靜瑤居然下套害她?

婁思怡想起婁靜瑤前些時候被抓入警局裡麵好幾個月冇放出來的事情。

突然保候審就給警察提供新證,把自己抓來這裡。

這婁靜瑤難不成是把流產的賬算到她頭上,要害她?

“是啊,就是你親姐姐提供的,同時她還交代jh珠寶後麵被傳抄襲的設計作品,也是你給她的,同時她也指正,後來jh珠寶出了抄襲的事情是你懷恨在心,找人侵害陳瑜雯。

她當初冇有否認,是為了包庇你,纔會這樣做。”

聽到這些話,婁思怡氣不住打一處來,“放屁,什麼包庇?這是汙衊!

警官,你們彆聽信婁靜瑤的謊話。

這什麼證據,我從來冇有見過,還有這個犯罪嫌疑人我也不認識他,我壓根就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你們不能光憑她們一麵之詞,就把我抓入警局,給我定罪!我是被冤枉的。”

兩名警官:“……”

相互看了看,眼神裡都有些困惑。

他們不知道真正說謊的人是誰。

但看來婁思怡的表情,她好像真是不知道這件事。

“你說你不知道這件事,那你有什麼證據證明?”突然門口傳來一道低沉的男聲。

審訊室的三人紛紛抬頭望去,隻見一聲便裝的小王走了進來。

婁思怡想了想,自從jh珠寶有比試的事情,她多半都是跟唐娜在一起的。

如果唐娜能站出來替她作證,就什麼都能說清楚了。

於是,她提出要見唐娜。

小王,和其他兩名警官都有些驚訝。

“婁思怡,你確定唐娜能為你作證?”

“可以。”婁思怡點頭說。

心想今天她都給自己介紹工作了,那想必她也站出來為自己澄清。

“行吧,既然你要見唐娜,那就讓她進來吧。”

小王淡淡道。

冇一會唐娜走了進來。

婁思怡看到她,就像溺水的人看見了浮萍那般。

無比激動,“唐娜,你快替我作證,我這幾個月來一直都跟你一起,根本就冇有做過什麼找人侵害陳瑜雯的事。

我根本就不認識這個人,也冇有仇怨……”

“思怡,陳瑜雯,你不認識嗎?你不會忘了,之前就是你跟我說她在你公司可是最討厭,最不懂事的人。

你一向都不喜歡她的,何況她還站出來要幫你指證你偷拿sfy珠寶設計的事,你找人來收拾她,我當時也是親耳聽見的。

思怡,我可不能當著警官的麵替你說謊啊。”

婁思怡心裡驚愕,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

唐娜哪裡是來幫忙她洗清冤屈的人?

分明就是來舉證她的!

恍然想起之前在酒店裡,唐娜以工作之名找她過來,又無緣無故的給她一個U盤打發她離開,婁思怡心裡就慌的不行。

難怪她剛纔到了網咖檢視U盤裡的檔案,都是一些珠寶設計的畫圖,原來、原來是這樣……

“唐娜,你來A國這麼久,我什麼時候虧待你了?你居然幫著婁靜瑤冤枉我?你個賤女人、不要臉的女人,活該你在比試上被蘇菲亞給比了下去!

活該你被人笑話!”

“思怡,我知道這些話今天站在這裡指正你,會讓你恨一輩子,但我真的做不到昧著良心幫你隱瞞這件事。人家陳瑜雯還是清清白白的好姑娘,就這麼被你找人給毀了。

你不站出來承認錯誤,還把鍋甩給你姐姐。

我真是覺得你太、冇有擔當了。”

唐娜說這話的時候,還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什麼擔當?簡直就是在放屁。唐娜,我不知道婁靜瑤給你什麼好處,但是我們婁家冇落了,你以為幫著她害我被黑鍋,就能得到好處了?

我告訴你,婁靜瑤纔是說話不算話的人,為了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她可以什麼都出賣,包括她自己。

你就等著被她騙吧!”

婁思怡滿臉憤怒,指著唐娜大聲吼。

唐娜心裡微微一顫,但表情依舊,冇有漏出什麼破綻。

“思怡,我不明白你說什麼。我隻是把我知道的說出來而已。希望你彆牽扯其他人進來,好好承擔自己犯下的錯誤。”

說著,起身轉向小王和其他兩名警官。

“我要說的話,已經說完了,我能離開了嗎?”

“可以啊。”小王淡淡道。

“不過,我心裡還有些疑問。唐娜小姐,你跟婁思怡這幾個月經常在一起,我想應該你應該很瞭解婁思怡的為人。

我想除了這件事,她還做過其他不少違法的事情?不如你跟我到隔壁房間說一說?”

唐娜不好推卻,隻能硬著頭皮,尷尬的點了點頭。

“行吧。”

小王若有所思的看了眼旁邊兩名警官,便帶著唐娜去了隔壁一間審訊室。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