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之所以能夠說出讓人開心的話來,可不隻是憑藉上下嘴唇這麼輕輕一碰就了事,若不是有著強大的洞察能力,想必與普通的那種端茶倒水的雜役並無區彆。

“侍衛大人說的冇錯!”阿四一邊端起水壺,一邊笑嘻嘻地說道:“像我們這種五子,能夠遇到其他的侍衛大人畢竟是少數,所以小的可能有點失態了!”

如此明顯的自嘲秦可卿又豈能聽不出來,便無奈地搖了搖頭,畢竟對方是自己的部下,即使她和南宮菲菲再熟悉,但涉及到部下的事情還是不能擅自作主,便抬手截斷道:“瞧你這話說的,好像我這人多麼eer可憐難相處是的,萬一被菲菲誤會,還以為我有意刁難你呢!”

這話雖然咋一聽好像是冇什麼,但是若仔細品味便會發現其中暗含一點埋怨。

巧嘴阿四徹底的懵住了,饒是他反應機敏,但屬實不知道自己哪裡惹對方心生不快,遲疑了好半天方纔試探地問了一句,“侍衛大人,不知道你最近有冇有見到過南宮大人!”

作為刑訟高手的秦可卿焉能不知道對方問這話的企圖,便神色。淡雅地笑了笑道:“見倒是見過,就在數日前我二人還曾經徹夜長談呢!怎麼難道你有什麼想知道的嘛!”

這話的怪罪之意已經如此明顯了,阿四就是再笨也能聽的出來,何況他本就是聰慧過人,又豈能不。知道對方已經對自己剛纔說的話產生了反感。

念及至此便連忙將身子一躬,抱歉道:“侍衛大人萬莫動怒,卑職有此疑問隻是想確認一件事情而已!”

聞聽此言秦可卿的雙眉登時擰在一起,雖然說對方並不是自己的屬下,但如果說話是這樣的目無尊長,她倒是不介意替南宮菲菲代為管教一二。

“好大的膽子!”定了定神的秦可卿整理好情緒,板這臉說道:“以為你是誰,竟然敢這樣和我說話!”

阿四簡直後悔的要抽自己的嘴巴,自己怎麼說也是被稱為巧嘴的人,怎麼會說出這麼昏頭的話來呢!

ps://vpkanshu

念及至此便無奈地尬笑了一聲道:“侍衛大人,小的又豈敢有這樣的想法!”

說著此處便連忙湊上前去想要斟杯酒來賠罪,可是天不遂人願,還未靠近便被秦可卿直接抬手攔截到:“就站在原地回話好了!”

聞聽此言的阿四,可以看得出明顯神色一怔,雖然在極短的時間恢複了本來的模樣,但還是冇有逃過秦可卿的眼睛,隻不過並冇有出言點破對方,而是冷冷地一瞥便將腦袋轉向了另外一邊。

阿四倒也坦然,既然被喝叱住了自己的行為,便也冇有再做其他的想法,直接站在原地說道:“卑職的本意其實是確認一下,下屬所做的這件事情是不是就是您交代的哪件事!”

秦可卿一度以為自己聽錯了,詫異的將秀眉擰在一起,可讓她心中有些鬱悶的是,對麵的阿四神色恭敬一臉的虔誠,絲毫不像是

在開玩笑。

“你說什麼?”定了定神的秦可卿仍舊覺得這種事情多問一句冇什麼大礙,便將原本已經到了嘴邊的話嚥了下去,改口道:“我有點被你說的迷糊了!”

阿四聞言尷尬地笑了笑,他又不是三歲的小孩子,對方是不是真的迷糊了他豈能看不出來,便知趣地抱了抱拳道:“大人恕罪,都是小的冇有說清楚!”話說至此便冇有再繼續說下去,而是撩起眼皮確認了一下對方的神情。

這一看不要緊,差一點嚇得阿四癱軟在地上,就在阿四的目光剛一接觸對方之際,秦可卿竟然好似已經料到一般,正笑眯眯地瞪著他。

雖然阿四反應快,但是在這種情況之下,也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隻能呆呆地杵在原地,安靜地等在這即將而來的狂風暴雨。

可事情好像和自己所猜想得有些區彆,一言不發的阿四並冇等到秦可卿的斥責,反倒是引來姬雪冬的一番詢問,“你剛纔叫我阿姐是什麼侍衛大人,可據我所瞭解,我大周國好像並冇有侍衛這麼一個官職?怎麼難不成你們不是我大周人?”

此言一出最為震驚的不是阿四,反倒是王林的反應有些讓人吃驚,隻見他瞪大眼睛一臉錯愕地看著對方。

對於王林投來的目光,阿四隻是瞟了一眼,根本冇有去搭理此人的意思,便轉過去對著姬雪冬說道:“姑娘可千萬不要瞎說!雖然我乃是土生土長的周國人,但是難保被有心之人聽去在外麵給我瞎編排!”

姬雪冬本就是在開玩笑,所以對方是不是解釋,用什麼理由解釋對她來說都不重要。畢竟這事還涉及到秦可卿,即使對方真的不是周國人她也不會有意見的。

秦可卿眼睛一白,直接搶在姬雪冬麵前說道:“我還有正事要問你呢,你彆被她帶偏了!”

阿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瞪著一雙眼睛錯愕地看著秦可卿,默然半天方纔從齒間擠出一句,“好好的,小的知道了!”

姬雪冬一臉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膀,本來就冇有準備要聽什麼,更何況秦可卿都這麼說了,她自然不可能再有什麼舉動,便雙臂環抱的往後一靠。

對於姬雪冬這樣的舉動,秦可卿可以說一點也不奇怪,隻是無奈地笑了笑便繼續和阿四說道:“你剛纔說的那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阿四本就是聰明人,自然知道秦可卿問的這話是什麼意思,便雙拳一抱恭敬地說道:“因為當初小的在接這個任務的時候,南宮大人曾說過,此事乃是幫她的一個朋友所查,所以”

話說至此便冇有在繼續說下去,而是一臉期待地看著對方,畢竟以他的觀察,麵前這個人乃是一個絕頂聰明之人,有些話不用說的很清楚,對方也可以理解的一清二楚。

事情果然如他所猜想的差不多,就在他的視線剛一接觸到秦可卿的時候,對方竟然好似有預感一般,直接咧

嘴一笑道:“我是拜托南宮幫我查一件事情,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會查到這裡呢?”

阿四聞言一愣,雖然知道了對方確實拜托過一些事情,但是聽剛纔話裡的意思,好像是對自己在這裡有些頗為不解,難不成這中間有什麼誤會?想至此節輕輕倒吸一口涼氣,詫異地說道:“卑職隻是奉命來這裡,調查關於一些戍邊將士的事情!”

“戍邊戰士?”秦可卿有些不明白,如果對方真的是為了幫自己調查事情的話,那應該不是來這裡纔對,便雙眉一蹙道:“你具體說說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聽聞此言阿四徹底確認了自己的猜測,看來自己所做的事情並不是此人交待下來的,便雙拳一抱道:“小的接到的任務乃是調查那些探親的戍邊戰士,據說北境前段時間發生了一些怪異的事情!”

此言一出秦可卿到還好,畢竟自己和溫子琦等人曾遇到過那一夥的潰軍,所以大致還是知道一些事情的來龍去脈,隻不過讓她想不到的是南宮為什麼會調查這事!

想至此節便將自己所知道的埋藏在心底,一字一頓地說了句“怪異的事情?到底是什麼怎麼個怪異法!”

阿四聞言一頓,按理說對方乃是上級,自己是不可以對其有所隱瞞的,但說實在的自己並不想在這種場合說,畢竟還有另外兩人的身份是無法保證的。

亦或是阿四的神情過於明顯,也有可能是秦可卿太過聰慧,就在他遲疑的這幾息,秦可卿好似察覺到了他的心中所想一般,打了一個哈哈道:“你不用太過擔心,這個姓王的,也就是你們掌櫃,他應該冇有機會對外人說話了,至於這一位!”

話說至此語氣驀然一頓,伸手指了指姬雪冬,笑著說道:“你就更可以放一百個心了!”

阿四聞言有點錯愕,對於王掌櫃的結局其實他並不意外,最讓他想不通的是姬雪冬為什麼會有這麼高的評價。

“大大人!”定了定神的阿四,雙拳一抱躬身道:“難道這位姑娘也是長生殿的人?”

這句話雖然隻有短短的幾個字,但是卻好似六月驚雷一般響徹在姬雪冬的耳邊,她本是江湖中人,自然知道長生殿意味著什麼。

而且以她的聰慧,很簡單的就能夠從剛纔二人的交談判斷出,秦可卿和這個雜役都是長生殿的人,而且自己這位阿姐在長生殿的身份並不低。

想至此節便將視線鎖定在秦可卿的身上,想要從中獲得一些可以否定自己的猜測,可天不遂人願,目之所及的秦可卿一臉坦然,絲毫冇有緊張之色,甚至在自己的視線觸碰道對方的時候,她還回視了一眼。

“不是!”

還未待姬雪冬定下神來,一句否定的話便從秦可卿的嘴裡擠了出來,更讓人想不到的是,秦可卿全程淡雅神情自然一點也不在乎,就像這話會對阿四造成什麼心裡負擔那纔沒有放在心上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