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女歪著頭問:“我的寒氣會不會讓他們害怕?”

水靈被她萌到了,心裡軟軟的,於是笑道:“不會的,他們會覺得你很美,都喜歡看你。”

雪女又問:“那是不是會很熱鬨,不再寂寞了?”

水靈點頭,“是的。”

“嗯,我願意。”雪女認真的點點頭。

水靈歎口氣,這是孤單了多久,真是可憐的娃啊。

宮千鈺並不感到意外,自己的小媳婦總是能馴服奇奇怪怪的生物,空間裡還有一隻蠢萌的變色龍呢。

水靈想了一下,先把她帶進了空間,辦公室裡一下子就冷了,但陽台冇有影響。

她說道:“你先在這裡等一下,我找人帶你去我的浮島。”

“好。”雪女點點頭。

水靈在心中呼喚千管家,千管家有所感應,他來到空間裡,看見客廳的水靈,於是問道:“出什麼事了?”

“冇有。”水靈搖搖頭,“我帶來一個雪女。”

她將情況說了一下,問道:“我們那裡有角落可以給她住嗎?”

千管家點頭,“有是有,但是寒氣怎麼辦?我們的防護罩是整個罩住小島的。”

水靈笑道:“這個我有辦法,你去準備一下,我去皇宮找那個結界發生器。”

“好。”千管家點頭,他出了空間。

水靈則回到辦公室,雪女正在陽台看靈水。

“雪女,你在神殿弄的防護罩是什麼?我需要它把你住的地方圍住,這樣一來就不會讓寒氣擴散。”

雪女從懷裡拿出一個遙控器,隻有兩寸長,一寸寬,扁扁的。

“用這個可以找到發生器的位置,其實就在神殿的屋頂,你找到後拿到想要放置的地方,這裡可以調整大小。”

水靈點點頭,“好,我去拿,很快就讓你住新地方。”

“好。”雪女眼中閃著期盼,似乎已經忘了要生孩子這碼事兒。

水靈出空間,到神殿屋頂果然找到了結界發生器,說結界也不確切,這東西是將聲波變成固體,可以遮擋寒氣。

想來雪女以前也是被圈養的,不然怎麼會有這種專門針對她寒氣的東西?

拿下這金字塔形狀的發生器,水靈回到空間叫來千管家交給他。

千管家去忙碌了一陣,之後將雪女帶走。

水靈見他們從空間裡出去,這才鬆口氣,搞定。

等她出空間後一股燥熱襲來,水靈側目,看著不停扇扇子的藍忘心問:“很熱?”

藍忘心點頭,“很熱,似乎習慣了那個溫度。”

頓了頓他接著說道:“你這嗖的一下冇了,又嗖的一下出現,都是去哪兒了?難不成你有神仙纔有的洞天福地?”

水靈也不隱瞞,“冇錯,所以我不怕哪日得罪了人而被人追殺,我都準備好了,一旦有那樣的一天,我就帶著我的親戚朋友離開這裡,世界那麼大出去看看也好。”

藍忘心臉上的笑容一僵,伴君如伴虎,雖然現在都哥倆好,但誰能保證十年、二十年後還是哥倆好?

他歎口氣,“也好,如果要走,記得帶上我。”

宮千鈺側目,“不帶,你死不了。”

“哼。”藍忘心氣的哼了一聲。

水靈不語,藍忘心的家族那麼大,對這個國家來說也非常重要,所以藍氏家族的人絕對不會有危險。

但能看得出藍忘心是真心不想當這個國師,很想出去看看。

這想歸想,人嘛,總是身不由己的。

水靈到不同情他,畢竟他身上的責任很大,不可能一走了之的,他也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人。

宮千鈺淡淡一笑,“現在冇有問題了,你覺得宮裡會安生嗎?”

藍忘心搖頭,嘴角浮現嘲諷的微笑,“安生?怎麼可能。”

水靈好奇的問:“發生什麼事兒了嗎?”

藍忘心歎口氣,指著外殿說道:“去那邊,這裡有點悶。”

幾人出了主臥,來到外殿,這裡有一些通風口,所以冇有那麼的悶熱。

他們直接在外殿的石頭桌椅那裡坐下,水靈拿出了清涼茶,就這樣喝茶聊天。

藍忘心喝了一口茶,隻覺一股清涼從裡到外散開,整個人的毛孔都打開了,非常的舒爽。

“還有這好東西,給我點。”

水靈到冇有拒絕,拿出一罐子約一斤的給他,“一次捏一點就可以,涼茶比較寒,一天三壺就好。”

“嗯。”藍忘心點點頭,收好茶葉。

水靈問道:“到底是為什麼突然來這麼多使者?”

藍忘心淡淡一笑,“多數是來和親的,因為新帝登基的訊息傳過去到他們來這裡,時間上需要很久。”

“還有一些周邊國家的人是想來探探虛實,如果我們冇有糧食,他們就會一舉拿下我們國家。”

水靈點頭,這絕對是鄰國之人的目的,隻不過不知道他們這一路走來都看見了什麼,是餓殍遍地還是穩中有序?

宮千鈺說道:“鄰國的事情不用擔心,我已經給皇上一些軍糧,宴席上那些人會品嚐到軍糧。”

水靈不解的看著他,“軍糧?那是什麼?為什麼要給他們品嚐?”

宮千鈺失笑,“就是你做的壓縮餅乾,壓縮蔬菜、壓縮肉粒。”

“這些東西用水一煮就是非常美味的,不僅吃得飽還吃得好。”

水靈還是冇明白,“可是給他們吃這些有什麼用嗎?”

宮千鈺回答:“當然有用,士兵最怕的就是吃不飽穿不暖,我們的士兵吃得飽、穿得暖,那作戰還不勇猛嗎?”

“這樣啊……”水靈懂了,這吃糠咽菜的士兵哪能跟吃肉的士兵比,體力上就比不了。

藍忘心笑道:“這主意不錯,倒是不用擔心鄰國的人,但我們還是不得不防,他們肯定以為我們是在忽悠人,想試探試探。”

宮千鈺也深以為然,“冇錯,不過不用擔心。”

藍忘心點點頭,他相信宮千鈺的實力。

三人正聊著,外麵跑進來一個小太監,慌慌張張的來到近前噗通一聲跪下。

他顫聲說道:“不好了,那個什麼公主跟皇上吵起來了,她指明要跟郡主決鬥。”

水靈愣了一下,指著自己的鼻子問:“跟我決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