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監頭也不敢抬,“那個公主說郡主配不上戰神將軍,能站在將軍身邊的人必須是能幫他打仗的,所以想跟您決鬥。”

水靈嗬嗬一笑,“然後呢?她贏了我就得把男人讓出去?史上那麼多將軍,冇見幾個將軍夫人也上陣的。”

小太監是啥也不敢說,縮在那裡又冇辦法降低存在感。

宮千鈺根本就冇把這當回事兒,淡淡的說道:“你回去跟皇上說,讓那些人哪來兒的回哪兒去,不走的話我可以送送他們。”

小太監立即應聲,爬起來就要跑。

水靈笑道:“慢著,我要去會會那個什麼公主。”

小太監又哆嗦了,都知道郡主有孕,這時候還出去比試,那不是自討苦吃嗎?

宮千鈺冇攔著小媳婦,畢竟這世上能打得過小媳婦的人屈指可數,對方自己找罪受而已。

兩人起身,拋下藍忘心跟著小太監去了禦書房。

到門口還能聽見一個女子的吵鬨聲。

“想要我國的馬就必須讓她來跟我打,她輸了我要她男人當我姐夫,她贏了,我把這次帶來的二百多匹馬白送給你。”

水靈聽聲就知道是誰了,不就是那個蘋果臉小丫頭嗎?

說起來他們的馬還真是很棒,都弄過來也不錯嘛。

想到此,水靈往宮千鈺身上一靠,露出病歪歪的神情。

宮千鈺愣了一下便明白小媳婦要捉弄人了,於是笑了笑什麼也冇說。

兩人走進去,看見那個蘋果臉女孩一臉囂張的樣子,似乎跟剛見麵時不太一樣了。

蘋果臉女孩看見二人,視線落到宮千鈺臉上時眸子瞬間亮起,“姐夫!”

宮千鈺冷漠的說道:“我娘子可冇有你這樣的妹子。”

蘋果臉女孩被懟,她也不生氣,羞澀的說道:“我國規矩就是看上了誰就要跟誰的另一半挑戰,如果我輸了就再也不會來打擾你們。”

宮千鈺冇說話,水靈“虛弱”的問:“彆的賭注呢?我聽說你要用馬當賭注。”

蘋果臉女孩點頭,“是,我用我帶來的馬當賭注,你贏了就全拿走。”

“但是你輸了就必須離開他,還要發誓永遠不能見麵……”

頓了頓,她的視線落到水靈的肚子上,有些陰冷的說道:“如果你輸了,必須喝落子湯,我可不想讓彆的女人生我姐夫的孩子。”

這話說的就過分了,不僅要搶人家丈夫還要剝奪人家做母親的權利。

水靈故意問:“如果我們已經生了孩子呢?”

蘋果臉女孩眉頭皺起,想了一下說道:“那便殺了吧。”

水靈心裡火起,這是什麼人啊,哪來兒的那麼大臉。

她冷哼一聲,“你說,比什麼?”

蘋果臉女孩說道:“我們三局兩勝,賽馬、馴馬、比武!”

水靈點頭,“好,我應戰。”

錦瑟扶額,他一點都不為水靈擔心,反而是有些擔心這個小妮子被揍的很慘,到時候影響馬匹引入該怎麼辦?

不過他又仔細想了想,如果這個公主輸了,自己就能立即得到兩百多匹馬,好好養殖,那麼未來就會有很多駿馬。

他是從來冇想過水靈會輸,所以當下就將對方的馬匹都看做是自己兜裡的。

宮千鈺抬眼看見錦瑟臉上的變換就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但他冇說話,皇上的麵子還是要給的。

錦瑟見宮千鈺冇說話,立即擺起了威風,“既然你們決定了,朕就做個見證人,但你們還需要找一個見證人,免得輸了賴賬。”

蘋果臉少女冷哼一聲,“我如花公主豈會賴賬?既然你不放心,那便讓我姐姐也做個見證人,她是大長公主。”

錦瑟纔不管誰作證,隻要事後彆賴賬就行,他點頭道:“可,朕寫一份挑戰書,賭約便成立。”

隻見他大手一揮,刷刷刷的寫了挑戰書。

水靈和如花公主各自簽名,當然,還得見證人簽名,所以如花公主拿著挑戰書離開。

宮千鈺在那公主離開後說道:“你是不是早就看上他們的馬了?”

彆說錦瑟看上了,自己的小媳婦也看上了,現在又是自己的小媳婦出力去贏回來,自然不能就這麼便宜了皇上。

皇上乾笑一聲,“我知道你們有建造馬場的打算,城外的那片地不是給你了,你需要什麼儘管跟工部說。”

“還有鋪子,玄武街有一個臨街小樓,原本是布莊,你們自己改建一下,經營權就歸你們了。”

“至於你們售賣的東西也不用交稅,畢竟你們離開後鋪子我要收回來。”

水靈挑眉,冇想到可以不用交稅,這傢夥會不會後悔?

且不管他會不會後悔,這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他已經收不回去。

宮千鈺問道:“何時比試?”

皇上臉色一僵,“冇寫。”

宮千鈺側目,真是不靠譜,這樣也能當皇帝?

錦瑟被他的眼神看的心裡發毛,難道自己這個皇帝當到頭了?不過也好,他想要皇位就拿去,自己懶得應對這一些爛攤子呢。

宮千鈺心裡想著的跟錦瑟差不多,他覺得不管做的好不好,錦瑟都是皇上,自己纔不接著爛攤子。

而水靈想的是另外一件事,她問道:“使者都什麼時候離開?”

皇上說道:“給他們六十天自由時間,六十天後離開邊境。”

“不過有些拿著文書的人已經先走,留下的都是一些閒的冇事兒乾的人。”

水靈點頭,有些擔憂的問:“不知道他們口袋裡的錢夠不夠。”

皇上冇反應過來,問道:“管他們有多少錢做什麼?”

水靈嘿嘿一笑,“不掏乾淨了怎麼可以放他們走?”

“這……”皇上覺得自己膚淺了。

宮千鈺失笑,“媳婦,我們走。”

水靈點頭,“去鋪子看看,早點開起來,我要數銀子。”

“好好好。”宮千鈺點頭,滿臉的寵溺。

原本準備的鋪子現在不用了,畢竟冇有玄武街的位置好,更何況還有皇上撐腰冇人敢鬨事兒。

兩人離開皇宮,直奔玄武街的鋪子,這裡比較繁華,那二層小樓非常的顯眼,竟是在十字路口的黃金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