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小女人的顧慮,厲薄深眼底劃過一抹心疼,沉聲安撫。

“這你不用擔心,我已經跟他們商量過了,他們很快就會回去。”

江阮阮不由得感到詫異,“什麼時候?你怎麼跟他們說的?”

厲薄深道答非所問,“他們本來就一直都住在老宅,回去也會自在一點,非要跟我們住在一起,隻是自找不痛快而已。”

見他不準備解釋,江阮阮也冇有再追問,但還是覺得有些不妥,“可是,說到底,我纔是那個外人,因為我讓叔叔阿姨回去……”

“隻要你答應我的求婚,我們就是一家人。”厲薄深打斷了她的話頭,“至於我爸媽那邊,你也不用擔心他們會因此對你感到不滿,我自有辦法。”

提起他求婚的事,江阮阮又縮了回去,做起了鵪鶉,“我相信你……”

說完,她抬眸看了眼時間,訕訕道:“時間不早了,我得去研究所了,你也好好上班吧。”

厲薄深也冇有逼她,沉聲應了一聲,等著她掛斷電話。

看著黑下來的手機螢幕,江阮阮輕輕鬆了口氣,跟張嬸打了聲招呼,讓她照顧好小傢夥們,自己則換了衣服,趕去研究所。

經過昨天她跟龍禦行的研究,新藥的研發已經隻差最後一步了。

今天一天就可以完成。

想到工作,早上的不愉快也都被江阮阮拋到了腦後。

一路到了研究所,才發現,龍禦行已經在實驗室等著了。

“龍少。”

這段時間龍禦行對她的態度總是變化不斷,江阮阮徹底把他當成了合作夥伴。

再加上這次合作算得上是龍氏牽頭,龍禦行某種程度上來說,也算得上是江阮阮的上級。

因此,被他抓到自己遲到,江阮阮多少還是有些心虛。

龍禦行一眼看到她脖頸處若隱若現的吻痕,眸色陡地暗了下去,卻還是壓著火氣,笑著跟江阮阮寒暄。

“江小姐這段時間一直在加班,肯定是累壞了,多休息休息也好。”

說完,又若無其事道:“既然來了,我們就快點進行最後一步吧,希望能夠一舉成功。”

江阮阮點頭答應下來,迅速調整了自己的狀態,換上實驗服,走進了實驗室。

兩人各自忙碌,忙了一上午,江阮阮終於有了成效。

“我覺得……好像是成功了。”

成功來之不易,再加上研究過程中出現過太多次驗證階段的失敗,江阮阮對這次的成果也很小心翼翼。

龍禦行很快得到訊息,從隔壁走了出來。

兩人拿著江阮阮的結果前去檢驗藥效。

結果顯示在服用了江阮阮研製的新藥後,小白鼠體內的癌細胞活躍度確實明顯下降!

“真的成功了!”

龍禦行一把抓住了江阮阮的肩,用力地拍了拍,“果然,我冇有看錯人,我就知道你可以!”

同時,他心下也越發堅定了,一定要把江阮阮抓在手裡的想法!

這樣的醫學天才,根本就是為他們龍家而生的!

隻有在龍家,她的價值才能被髮揮到最大!

不管用什麼手段,龍禦行都不可能把她拱手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