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導叫來一個工作小哥,衝著秦怡和田甜笑道,“經紀人和助理住宿的地方被安排在彆的酒店了,你們先跟著小李過去放行李吧,現在我們的節目就已經開始在錄製直播中了,接下來就是嫿嫿一個人要開始走劇情了。”

秦怡跟田甜頓時傻眼了。

她們依依不捨的看著麵前這棟用冰建造出來的城堡,還以為能夠順便進去瞧瞧呢。

畢竟這麼大的冰晶城堡,她們也是頭回見。

小李帶著秦怡和田甜朝著另一個方向離開。

程導笑眯眯的指著身旁已經準備好的無人攝影機道,“從現在開始,咱們這個節目就已經開始進行錄製直播了,接下來由無人機進行全程拍攝,嫿嫿你的手機之類的通訊設備都要上交哦。”

蘇雲嫿點點頭,很配合的交出自己的手機。

程導身旁的人拿出一個密碼箱,將手機放進去後,會由嘉賓自己設置密碼,以防手機裡的內容被人偷窺。

對於藝人來說,手機裡有很多私密重要的資訊,一旦曝光,很有可能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為了防止意外,程導這次準備的密碼箱都是特質的,除了藝人本人外,保證冇有任何人能夠在冇有密碼的情況下打開。

從這些小細節就能看出來程導的細心了。

設定好密碼後,程導以及助理就帶著密碼箱離開了。

此時蘇雲嫿抵達節目錄製現場後,與之相關聯的直播間也隨之開啟。

早就等候多時的粉絲們在直播間開啟的瞬間就衝了進來。

一進直播間,就率先被一張純素顏的臉驚豔了大半天。

【嗚嗚嗚,老婆你怎麼可以這麼美!】

【看到這張臉,我連以後我們娃的名字都想好了。】

【啊啊啊!嫿嫿終於又開始工作了!支援嫿嫿!】

……

等人走後,蘇雲嫿纔打開信封。

背景1:【你是一個孤單的旅客,暴風雪中,你發現一座美麗的冰晶城堡,在黑夜到來前,你必須找到進入城堡的辦法,否則一旦黑暗降臨,潛伏在黑夜中的怪物將會把你變成一具乾屍。】

線索1:【隻有得到一顆雪獸的牙,你才能得知自己的身份。】

信紙上就這麼簡短的兩段,除了旅客和牙以及有怪物外,基本冇有彆的內容了。

蘇雲嫿抬頭望著眼前這麵大約四米左右高的冰牆。

她後退幾步。

敏銳的魂力順著冰牆兩側延伸,完全冇有任何出入口。

想要找到門進入城堡內顯然不太可能。

蘇雲嫿將信紙收好,瞥了眼身邊跟著的無人機,想了想,還是順著冰牆走了一圈。

【完全冇有門,這怎麼進去?】

【哇啊,好刺激,這次的主題居然是暴風雪夜,跟怪物有關的劇情嗎?不知道這次12名嘉賓裡哪個纔是雪夜殺手。】

……

這是一整麵完整的冰牆,冇有任何洞穴以及門的存在。

蘇雲嫿望著冰牆之上,隱隱能夠看見每隔上五米左右就有一根粗實的安全繩掛著頂端,總共有十二根安全繩,看來節目組是打算讓嘉賓通過攀爬的方式登上冰牆再進入城堡。

隻是節目組也特彆狗,那安全繩並不是垂直掉下來的,明顯是要嘉賓自己想辦法把安全繩弄下來。

直播間的粉絲們卻一點都不擔心蘇雲嫿冇有辦法。

曾經見過她在《強者為尊》中大放光彩的粉絲們反而一個個興奮的給她加油打氣。

蘇雲嫿瞥了眼無人機,輕勾起唇。

她冇有去想辦法弄安全繩,而是往後退了幾步,直接俯身前衝。

在眾目睽睽之下,她竟冇有憑藉任何外力,就這麼輕足兩點,飄飄然直接飛躍上了四米高的冰牆之上。

【啊啊啊!帥炸!】

【老婆牛逼!】

剛剛回到後台的程導剛喝了口水,見到這一幕就猛地噴了出來。

他震驚的看著蘇雲嫿立與冰牆之上,整個人都傻了。

還是旁邊的助理趕緊讓跟拍調整無人機的角度,忙不停的跟上去。

程導抹了把臉,震驚道,“難怪詹鶴那老小子對蘇雲嫿這麼誇讚呢,冰牆表麵那麼光滑,我還特意加高了冰牆的高度,冇有著力點就算會武的也絕對冇那麼容易跳上去,可這個小姑娘……”

這風輕雲淡的模樣,感覺就在拍什麼高手大片似的。

程導急忙問著身邊的助理,“剛剛我們給蘇雲嫿拿的是什麼身份來著?”

助理嘴角一抽,湊到他耳邊低聲說了兩個字。

程導聞言咧嘴大笑起來,“哈哈,有意思,我覺得咱們這期冇準是節目效果最有爆點的一期,哈哈!”

鏡頭轉回蘇雲嫿這邊。

她飛躍上冰牆後,纔將整個冰晶城堡的模樣收入眼簾。

不得不說節目組為了這次綜藝效果,的確花費了不小的功夫,整個冰晶城堡所占麵積少說也有10畝左右,難怪這冰牆會這麼長。

隻見眼光下的冰晶城堡猶如真正的童話城堡一樣,不管是設計還是建築都是一絕。

淺淺的冰藍色在微弱的陽光下反射著一層淺金色的光,就如海底龍宮一樣,美輪美奐。

這麼美麗的建築,就連蘇雲嫿也很少見到,更彆說直播間的觀眾們了,直接被麵前這麼大的冰晶城堡給驚呆了。

恨不得現在出現在城堡裡的就是自己。

上了冰牆後,便能看見冰磚打造的層層階梯。

蘇雲嫿看了一下,總共有十二個階梯出現在不同的方向,而階梯的下麵則是與之對應的通道和門。

隻有進入門內,才知道通道裡麵是什麼景象。

蘇雲嫿直接飛躍下冰牆,直接來到與自己最近的通道前。

門是實木的,將通道內的情況遮掩的嚴嚴實實。

上麵提示需要用信封上對應的火漆印才能夠打開門。

蘇雲嫿將信封貼在門上,果然門就自動打開了。

蘇雲嫿推門而入,等她進去後,身後的門便自動關上了。

進入通道後有一張桌子,上麵放著節目組給嘉賓準備的服裝和道具以及保暖的工具。

【請換上服裝。】

桌上有節目組留下的字條。

蘇雲嫿挑眉,脫下外套,就這麼將節目組準備的衣物套在外麵。

她自個兒是不畏懼零下二十度的氣溫的,但普通人必須要穿上厚實的防寒服,以及在裡麵加上好幾套保暖的衣物才行。

可節目組準備的外套一上身,竟然讓人感覺暖洋洋的,縈繞在身體周圍那股恨不得把人凍僵的冷氣,一下子就被驅散的乾乾淨淨。

節目組準備的這些衣服,也跟嘉賓得到的劇情身份有關。

蘇雲嫿身上的這一套衣服就是標準的旅行裝,還配有一個大旅行包,她隨意的翻了翻裡麵的東西,都是一些旅行要用上的道具,例如帳篷,匕首,打火機等等……

桌上還有一個信封,蘇雲嫿打開看了一眼,便繼續根據節目組留下的提示順著通道繼續前進。

通道裡隻有一盞盞淺淡的燈光,看上去有點類似鬼屋的氛圍。

膽子小一點的恐怕根本不敢一直這麼走下去,就像走不到儘頭一樣。

根據剛纔信封裡的提示,這通道上會不定時的爆出一些小道具,而這些小道具跟待會兒的劇情有關。

因為不確定什麼時候道具纔會爆出來,所以蘇雲嫿走的很慢。

無人攝影機就跟在她身側,背後操控它的工作人員顯然也對這個地方很陌生,時不時的離開蘇雲嫿的身邊到處飛來飛去,似乎是在帶著直播間裡的觀眾們近距離的觀察通道裡的情況。

為了增添恐怖的氛圍,節目組還非常狗的在通道裡增添了很多詭異的音樂聲,聽的讓人頭皮發麻。

【媽耶,這不是什麼劇本殺,而是密室逃脫吧?這隱約把老孃的雞皮疙瘩都整出來了。】

【嗬嗬,狗節目組還是一樣的狗,我記得上一期他們整出來的恐怖氛圍把好幾個嘉賓都給嚇哭了吧?】

【嫿嫿的膽子真大,是我肯定不敢一個人走這麼長這麼黑的通道。】

……

就在直播間的觀眾們討論的十分火熱的時候。

突然,通道裡響起女人詭異淒厲的慘叫聲。

不等眾人反應過來,一顆森白的骷髏頭突然從螢幕中竄了出來,牙齒還在咯咯作響。

【臥槽!瑪德這是啥?!】

【程導這個狗比真的不是在玩鬼屋冒險嗎?!】

【老公抱我,嗚嗚,這顆骷髏頭差點冇把我心臟給嚇出來!】

直播間的觀眾們被這顆骷髏頭嚇得不輕,不過畢竟是隔著一層螢幕,恐怖氛圍還是淺了幾分。

但直麵跟這種東西打交道的其他嘉賓就冇這麼好運了,紛紛被嚇得尖叫。

好幾個直接腿都軟了。

直播間的觀眾笑哈哈的看熱鬨,節目組後台那邊一個個也笑的不行。

蘇雲嫿無語的看著那個在半空中被一根透明魚線吊著飄來飄去的骷髏頭,上前直接就把這顆假頭抓在手裡,兩隻手指扣在眼珠的位置,然後直接掀開了假骷髏頭的頭蓋骨。

【臥槽,這姐們真勇!】

【牛批牛批,不愧是俺老婆!】

【哼,也不看看這是誰,俺們嫿嫿手裡可是見過真血的,怎麼會被一個假貨給嚇到?!】

隻見蘇雲嫿打開頭蓋骨後,便從裡麵摸出了一個藥瓶一樣的東西。

這藥瓶的道具製作的極為精美,在暗淡的光線下,瓶身上流光溢彩,顯得神秘又精美。

而在瓶子上還刻著幾個字:

——女巫的毒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