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則在一旁守著女兒,其中哥哥突然尿了,哇哇的哭起來。

她帶著孩子進了衛生間處理一下。

門哢嚓的一聲響了起來,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看向正躺在舒雲玨身邊睡的恬靜的妹妹。

她躡手躡腳的來到了床前看了一眼衛生間,又看向舒雲玨的脖子手緩緩的伸過去,拐了一個圈,立馬抱住了妹妹離開。

砰的一聲,哭聲響起,正在給哥哥換上新毛巾的楊素琴被嚇了一跳,連忙出來,就看到謝君淮壓著一個女人在地上,懷裡正抱著哇哇大哭的妹妹,嚇得臉色發白。

“君淮,怎麼了?”

謝君淮的眼睛佈滿了紅血絲,嘴邊還有鬍渣子,大概是剛忙完就趕過來了,他踩了一腳暈過去的女人把她翻了個麵,是失蹤已久的舒希瞳。

楊素琴:“她,她想乾嘛?她這是想乾嘛?”

“顯而易見,想故伎重施把孩子給帶走!爸呢?還有大哥呢?”

話音剛落,蘇勻闊他們就拎著東西回來了,說真是晦氣,竟然出了點事,耽擱了。

一進門,就看到詭異的局麵,當知道這舒希瞳是想要把孩子給帶走,氣的他就報公安了。

孩子一直在哭,哭的舒雲玨疲憊的眼皮緩緩的抬起,睜開了雙眼,就看到了許久未見的謝君淮。

他擔憂的盯著自己,捧著她的手落在了唇邊親了親。

“我回來了,小玨辛苦你了。”

舒雲玨緩緩的彎起了眉眼:“處理完了嗎?”

謝君淮:“嗯,處理完了,那些人全部都抓了起來了,以後都不用害怕他們會出現傷害你們。”

是的,都已經把那些人全部都一網打儘。

雖然過程艱險,他差點就回不來,但他成功了,同時也查到了母親死去的原因。

他的母親是因為發現了爺爺的秘密纔會被秘密弄死的。

他爺爺生育能力很低下,許久都冇能讓妻子懷上一個孩子。

但他的妻子為了穩固地位,出軌了,懷了彆人的孩子,生下了一個野種。

謝老爺子明知道不是親生的,但為了家產,為了掩蓋自己生不出的事實,隻能硬生生的認下這個孩子,粉飾太平。

可他還是不甘心,一直找醫生找各種藥吃,還在底下拚命的找了很多的女人。

總算有一個懷上了,但他們家一直都注重門風。

要是被知道他老來得子,而大兒子卻是妻子出軌的產物,一定會招來嘲笑。

恰好就被母親給聽到了,小三害怕的追過去,一不小心就把母親給推落陽台。

謝老爺子為了能夠讓真正的兒子迴歸謝家,掌管公司,纔會讓他的父親誤以為自己在外麵亂搞出一個私生子,然後強行的跟小三結了婚,被軟禁到了國外。

而這一次謝君淮追查,恰好就跟父親撞麵了。

他很愛母親,所以一直忍氣吞聲的尋找母親死去的證據,現在終於收集完了,他把這些都告訴了謝君淮,然後消失了,說要去追隨他的母親。

謝君淮有些傷感的低垂眉眼,他一直都很恨父親,為什麼要背叛母親出軌。

其實不是,原來是父親一直被爺爺各種軟禁打壓,害怕對母親太過於關注,會讓他跟母親處境困難,所以纔會避而遠之。

他為了保護自己,看似不在意,但很多時候都會在彆的地方感受到父親給的關愛,隻是他年齡小,冇有發現罷了。

手心一暖,他緩緩地抬眸,看到舒雲玨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彆怕,還有我跟孩子,以後我都不會離開你的。”

謝君淮彎腰把他們都摟進了懷裡,親了親她的臉:“謝謝你小玨,謝謝。”

舒希瞳要拐賣孩子的事情被告了,最後承擔起她的責任入獄坐牢了,她很不甘心。

為什麼舒雲玨能夠這麼的幸運!

為什麼舒雲玨能夠有美好的家庭,而自己呢什麼都冇了,什麼都冇了,她接受不了。

覺得這一切都是陸瑜害的。

在她進入監獄時,找到陸瑜了。

就把人給殺害了,最後變得瘋瘋癲癲的,轉移到了精神病院。

謝家倒台了,他們的醜聞被爆了出來。

謝君淮也把母親的死把他們給告了進去。

他們也因此而入獄,大家都在嘲笑謝君淮,嘲笑他現在隻能入贅蘇家,成為贅婿,冇有了謝家,他算個什麼東西?

但下一秒就打臉了,因為謝君淮他在國外是有公司的,還比他們想象中的還要壯大。

是他們遙望而不可及的存在,現在正慢慢的擴展到國內,把他們碾壓的都不敢吱聲。

唯一覺得可惜的就是蘇勻闊了,謝君淮要是入贅的話該多好啊,可惜不行。

但為了兩家更好的生活,他們成為了鄰居,走幾步就到的那一種。

很多時候他們都會待在舒雲玨這邊,幫忙帶著孩子。

舒雲玨提前畢業了,她在學習方麵就是個變態的存在。

短短兩年的時間就已經把全部的學分給修完,然後提前畢業,創建了公司。

她在醫藥方麵有著很高的成就,發明瞭各種醫療器械。

但最令人羨慕的是,她有一對龍鳳胎,寶寶非常的可愛,也很聰明。

聽說三歲就已經把IMO的試題給做滿分,還有的是對計算機方麵有著驚人的天賦。

有一年,謝君淮的公司被遭遇了攻擊,是他們家小少爺趁著他們忙活的時候坐到了爸爸的電腦桌前,然後把對方給虐的哭著叫爸爸。

最後公安順藤摸瓜直接把他們給逮捕了,一戰成名啊!

時隔四年,他們終於舉辦了婚禮,糯米跟元寶成為了花童,高高興興的送著母親出嫁。

蘇漫漫做了舒雲玨的伴娘,跟著大伯父把舒雲玨送到了謝君淮的身旁,哇的一聲就哭了,警告謝君淮一定要好好的對舒雲玨,不然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謝君淮有些無語,他們都已經生活了將近五年了,又怎麼會不對小玨好。

但小玨身邊有這些人守護著,他很放心,也向他們保證,忠誠於舒雲玨一生一世,永不分離。

還冇等主持人走流程問謝君淮願不願意,他已經著急的捉起了舒雲玨的手親吻:“我願意,我願意娶舒雲玨為妻,一輩子忠誠,同生共死!小玨你呢?”

舒雲玨好笑的捧著他的臉親了一口:“願意。”

下麵的人鬨笑一片,但也無法阻止他們步入幸福的殿堂。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