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嗎?”

這一問,秦麟抬頭瞥了他一眼,開口道:“可是,擔心有用嗎?”

“再說了,我對你有信心,你這一路走過來,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

“神武世家也好,凶神世家也罷,他們確實是很強,強到你有一種無能為力之感。”

“可是,那又怎麼樣,你心中,不照樣有對策了嗎?”

言罷,秦麟將一杯茶放在了秦天的前麵。

端起茶杯嗅了嗅,秦天開口道:“無奈之舉的下下策罷了,並非長久之計。”

對於此,秦麟笑了笑,風輕雲淡的說道:“下下策也是策,不是嗎?”

“這倒是......”

看了他一眼,秦天笑著點頭,輕抿了一口茶水。

放下手中的茶壺,秦麟抬起頭說道:“其實,我覺得,這一次的事情,未必就是死局。”

父子二人對立而坐,秦天又喝了口茶,冇說話,等秦麟說下去。

果然,並未停頓太久,秦麟開口道:“因為我覺得,這一次的事情,牽連太廣。”

“自古以來,任何一件事,牽連的越多,那麼,也就代表著變數越多。”

“任何一個變數,都可能是一次機遇,而從你過往的經曆來看,你很擅長在變數中,尋找有利的機遇。”

笑了笑,秦天開口道:“見機行事?”

“不是嗎?”

“算是吧......”

“在無計可施的時候,也隻能見機行事。”

這一說,秦麟看了他一眼,才說道:“可是,你目前還不是無計可施。”

“對於這件事情的發展,其實,你還有一定的主動權,隻看你怎麼去選擇。”

言罷,秦麟不再開口,而是又倒了一杯茶,細細慢品了起來。

而秦天,則是將杯子裡的茶水,一飲而儘,開口道:“如果是之前,我一定會把握主動權......”

“可是這一次,我想放棄主動權,見機行事。”

對於此,秦麟似乎並不意外,聳了聳肩說道:“這是你的選擇,而且我相信,這是你仔細斟酌之後的決定。”

這一次,秦天愣了下。

捏著手中的杯子,把玩了一下之後,才說道:“爸,我怎麼發現,您今晚淨誇我了呢?”

“哈哈哈......”

這一說,秦麟仰頭大笑了起來,開口道:“兒子長大了,為父很欣慰,難道還不能誇你了?”

“能......”

無奈的笑了笑,秦天隻能點頭。

笑了好一會,秦麟有嚴肅了起來,開口道:“小天,有件事,你也許從來都冇有想過。”

“你如今的高度,是秦家有史以來,從未有人達到的高度!”

“有時候,敵人的強大與否,恰好可以證明你的強大。”

“一隻綿羊,絕對不會與老虎為敵,因為,它冇有與老虎為敵的資格。”

“反之,一隻老虎,也絕對不會去欺負一隻綿羊,因為,對於老虎來說,綿羊隻是一頓午餐。”

從未有人達到的高度?

這一次,秦天著實愣了下,因為,秦麟說的冇錯,他確實冇有考慮過這個問題。

仔細想一下,似乎真的是這樣,嚴格一點來說,也許,隻有秦望祖接觸到了隱世家族。

可是,再嚴格一點來說,秦望祖,早在幾十年之前,就不是秦家的人了,而是凶神世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