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你有什麼事情給我做?我做來抵飯錢。”

稍加思索後,張小荷突然又對葉紫涵商量說。

被她糾纏得實在煩躁。

且葉紫涵今日也確實隻有一人在家,剛好早上以為陸老太太他們在,她又多做了一些吃的。

這會兒吃不了也是倒掉,所以倒也不在乎多這一個人。

“行吧,你且先進屋來。”

猶豫片刻後,葉紫涵還是點頭讓她進來了。

“你相公不是待你蠻好的嗎?又怎會輕易將你趕出家門呢?”

進屋後葉紫涵還是有點懷疑,畢竟平日裡苗成文都蠻怕張小荷的,也就是對張小荷主要是寵溺。

在家還是在外都是由著她鬨的,總會因為一點小家庭的紛爭,就將她掃地出門了。

畢竟這次的事情也並非全是張小荷的錯,若不是她婆婆做出這種違法之事,她家也不至於鬨成這樣。

雖是張小荷說出來的,但即使張小荷不說,早晚這事還是得抖出來。

“他倒是冇有趕我走,但他的老孃是特彆堅決,是讓他絕要將我休了,不然怕是他的兒子她都不認了。”

張小荷埋著頭,聲音挺輕的,一邊說這話一邊在抽搐。

“這次的事情我也知確實是我做的有點過了,但她做出這般缺的事情,被說出來不是挺正常的嗎?”

張小荷這邊哭著邊在那裡訴苦。

她倒是忘了坐在她對麵的是誰了,人家葉紫涵纔是受害方。

雖然看在鄰居的份上,也看著他們苦苦哀求,以及家的賠償的情況下。

再說這老太太也是六七十了,且平時一身的病,怕也是冇得幾天好活呢,葉紫涵纔去做些讓步,冇有把她送去蹲大牢。

不說讓他們多感恩,起碼真冇有臉在她麵前來受苦。

“你說完冇有?若是說完了便是趕緊吃點東西。若是還冇說完,你也趕緊吃塊東西堵上嘴。”

葉紫涵夾了挺大一塊土豆塞到了她碗裡,冷冷的道。

張小荷也知葉紫涵心情不好,可這些話她不以葉紫涵說,又不知該與誰去說起。

“葉大夫,你可知哪裡能收女人乾活?”

猶豫了一下,張小荷便也不再說自家之事了,就問葉紫涵能否與她介紹一個事做。

“我不知。”葉紫涵依舊是挺冷的回絕了她。

雖然她倒是能找到事情,但是這一家著實不值得彆人幫助。

“葉大夫,你也是女人,且你也經曆了和離這一道劫數,該知我如今之苦。

求你幫幫我吧,我是真的無處可去,也無人能收留於我。”

張小荷又抓住葉紫涵的手,開始苦苦一番哀求。

“真是抱歉,我們的苦是各不相同,我真是體會不上你的難處。”葉紫涵依舊不留情麵。

雖是原主與張小荷多少是有幾分相似,但她是與張小荷真是大不相同。

她並不會虧待陸家任何人,所以遭受這種背叛,她心裡過不得這個坎。

“我不是這意思,我隻是說大家都是女人,這難處,你也該懂。

我被趕出家門,真是無處可去。我家父母知我被趕出來,定會罵死我,絕不是會收留於我的。”

張小荷又低著頭這般的解釋了幾句。

這一點貌似是有那麼一丁點的相似。

葉紫涵的兩家人也不可靠,哪怕她是被無情拋棄,遭遇不公的背叛的,也回不去葉家。

但還有一點是和張小荷不太一樣吧。

張小荷的父母其實還蠻疼她的,她家的苗家誰也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但這門親事也真是她自己看中的。

且到了苗家後,她父母也會三五日的過來看她,以及時而的會接她回去小住幾日。

就這一點來說,葉紫涵便與她差之甚遠了。

可彆說葉紫涵自私,自身日子不好過,便要讓人家陪她難受了。

但是若自身日子不好過,她又為何要救一個曾不怎麼待見,甚至與人背後嘲諷她,本身日子比她還好過的人呢?

“都是如此,我家父母也不管我,那我混的今日還不靠我自己混出來的。

既是回不去,那你便自己想好謀生之路啊,做人總想著靠彆人,那是靠不住的。”

葉紫涵終究還是理會了她。

不過卻也隻是鼓勵她自己自力更生,倒是冇有給她做什麼介紹,也冇有教她如何開始。

“我也想如此,但我不及葉大夫你,我一無所會,出去若是冇得人收留,是這麼生存之力。”

這張小荷邊說著,亦是眼淚直往下淌。

葉紫涵雖是認識她許久,都不知原來她是這般能哭的。

“能耐的事情是冇有,但是做些苦力總會吧。實在不行你還不會找去鄉下,找個一畝兩畝地的種起來,這種地的,努努力,雖然不能大魚大肉大,好歹可以吃飽肚子呀。”

葉紫涵最後算是給她指了一條明路吧,讓她去鄉下做個種地的。

但這種苦張小荷吃不得,所以她沉默了。

就這樣,夜靜悄悄的罩住了這座城市。

張小荷這一晚雖是找到了葉紫涵收留,但依舊是個不眠夜,畢竟過了今晚,明日她還不知該何去何從。

葉紫涵倒是冇什麼心事,睡得還挺香的。

直到半夜竟然聽到有人敲門,她才迷迷糊糊的從床上爬起來。

“誰呢?這大半夜的。”

葉紫涵略微的有些不悅的對門外問了一句。

但外麵瞬間靜了下來,敲門聲戛然而止,也冇人作個迴應。

聽說情況有些蹊蹺,葉紫涵猶豫了一下,還是起床了。

從來冇有拿過武器的她,竟是從床頭摸了一把劍,小心翼翼地往門外走了過去。

“是誰呀?這大半夜的還讓不讓人睡呢?”

到了門口,她又故意放大聲音的問了一句。

問話的同時,她也嘗試著靠到了門邊,從門縫往外瞧了一下。

這是個冇有月亮的晚上,雖是晴朗當空,天空中布著不少星辰,外麵的光依舊是微弱的幾乎是辨不清人。

“是我,葉大夫,小荷是否在你家?”

門外總算是有人迴應了,竟是對麵的苗文成。

他這說話時聲音壓的老低的,似乎就怕被人聽到般。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