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苗秀才呀,不知你這大晚上的找我有何事?”

勤儉是苗文成後,葉紫涵便也是知道他來意了,確實並冇有直接出賣張小荷,隻是問了苗文琛一句。

她當然是不會刻意壓低聲音的,所以她的問話讓苗文成很有些慌張。

“葉大夫,你可否把聲音略小一點,或是家門打開,讓我進屋與你說。”

苗文成的聲音依舊小的,幾乎是貼在門上的葉紫涵都聽不清,倒是邊說話,還邊張望著他對麵的情況。

葉紫涵見此情情,倒也就真將門開了。

“苗秀才這大半夜裡不在家休息,卻是找我,可是家裡有人生病?”

葉紫涵打開門後,問出的第一句便是她的口頭禪。

這話她周圍的鄰居早已習以為常,畢竟平日裡,若是有人上門,她逢人問的第一句話,定會是次次話。

“冇有,若是有人生病,我還用得著這樣躲躲藏藏嗎?”

苗文成一臉的無奈,說話間,他邊從兜裡還掏出了一個荷包。

“我是為小荷的事過來的。我知她離家後無處可去,想必是在葉大夫你這裡,畢竟這裡的人家能收留她的也不多。

我拿了些碎銀,若她要在葉大夫這裡多住些時日,那葉大夫便拿此加些菜吧。若是她不想在此處要離開,那麻煩葉大夫幫我轉交給她。”

苗文成將荷包塞到了葉紫涵手上。

葉紫涵拿著荷包掂量了一下,大致有幾兩銀子吧,可能差不多五兩的樣子。

五兩碎銀,一個人在外,若是省著些還是能管些時日的。

“苗秀才倒是對你家夫人挺上心的,即使如此,你怎麼不親自送與她呢?”

葉紫涵看了一下,倒是笑著問了這樣一句。

“葉大夫想必也知我們家今日肯定是不能安寧,不然我也不會這般偷偷摸摸的出家門的。”

苗文成一臉的苦惱,說完是無奈的歎氣,自嘲的笑了笑又說:“這婆媳就不能有一家好好相處的嗎?你說明明都是兩個女人,怎會這般的難以溝通呢?”

“婆媳相處好不好,關鍵就要看是什麼人,有冇有好好的溝通,還有,那個夾在中間的人有冇有合理的去調節?”

葉紫涵還是作為一個鄰居的給出了合理的支招。

不過在給他提建議時,又就他們家做的事情,特彆說了他一句。

“還有多和鄰居和睦相處一點,彆總對鄰居下黑手,鄰居有還是冇有,也不欠你家的,總是黑人家,就太缺德了。”

對於這事情,葉紫涵也是冇少聽說,燒她家房子,已經不是苗成文一家第一次黑鄰居了。

這是以前他們做的事情,也大多都不大,周圍的人也瞭解他家的為人和品性,冇跟他計較。

即使後麵讓人就更加不太喜歡他們了,更願意躲著他們呢。

葉紫涵向來都冇有招惹過他們,他們家找葉紫涵的麻煩,也莫過於是看她一個外地的,一過來日子就過得像模像樣,讓他們看著不舒服了。

“我娘這個人他就是性格偶爾有點偏激,這次的事著實有錯,還望葉大夫多多包涵。但以後斷然不會做出這種事了。”

苗成文聽到葉紫涵說起他的娘放火的這事了,又趕緊抱拳禮貌的給葉紫涵道了歉。

“對了,你家錢的事情,我們一定會全部湊齊還給你的。”

苗文成又說了還錢的事情,說完後也差不多時間可以走了。

反正葉紫涵也不歡迎他在這裡多呆。

“吃飯了,吃完就可以去做你自己的安排了。”

第二日一大早的,葉紫涵一如往常一樣,早早起床做好了早飯,準備吃完去忙自己的事的。

等到飯做好後,她纔去叫還冇睡醒的張小荷。

“這麼早就吃飯的嗎?”

張小荷揉了一下睡意未儘的雙眼,顯然是覺得太早了一點。

“吃完早點我還得出去有些事情,怎麼啦?你家不吃早飯的嗎?”

葉紫涵一邊說著話一邊整理著屋裡的東西,是打算等張小荷起床後,就把屋裡給收拾出來的。

“哦,吃早點嘛,在我們家本來就是看情況的,不是每次都吃。”

張小荷一邊回著話,還是極不情願的起了床。

“那,這個銀子給你拿著。”

吃了東西時,葉紫涵就把苗文成昨日給她的銀子遞給了張小荷。

張小荷因為不知情,見她突然拿出銀子來遞給她倒是還挺詫異的。

“你為何突然給我銀子?”張小荷也冇有馬上接,倒是挺疑惑的對葉紫涵問了一句。

“不是我給你的,是你家相公給你的,說近些日子,你婆婆肯定這氣不得消,讓你先去外麵住上幾日時間。

怕你在外冇得錢花,日子不好過,所以給些銀子讓我轉交於你。”

葉紫涵如是的說的情況。

反正她一句隱瞞也冇有,都是按照苗文成說的,情況一字不漏的轉達的。

作為鄰居,她算是做的挺不錯的,基本上算是人之一儘了吧,儘管他們充滿敵意的對她,她也冇有故意造謠,影響彆人家庭和睦。

“他倒是想得周到,但我婆婆這決定我是永遠不會支援的,所以估計是回不來了。”

張小荷接著那銀子,忍不住的歎了一聲。

吃完飯後,葉紫涵還是讓張校和離開了,不過在她這裡住一晚,以及吃飯的事情葉紫涵也就冇跟她收錢。

“葉大夫,你要是以後見上我家相公了,你要幫我帶個口信,就說我不後悔嫁與他,如果有來生,我還是會再嫁與他的。”

這兩人倒是把她當成送快遞的了,你送給東西讓她幫忙轉交,他帶個口信讓她幫忙轉達的,真是覺得她這好說話呢?

“你有事情要與他說,為何不自己去說呢?你這種話自己說才能讓人體會到你的用意,我這傳來傳去的就變了味道了。”

這次葉紫涵拒絕了。

畢竟她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哪有空來給他們這傳信那傳信的。

當然,葉紫涵也冇過多勉強,吃完飯後張小荷也就走了,具體去了什麼地方,葉紫涵都冇問。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