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陸一叫她,千螢就從瞌睡中醒來了,她給他扇著風,小聲在床邊詢問。

“還痛嗎?”

已經是半夜,時陸不安穩地睡過幾小時,此時被一陣陣劇烈頭痛鬨醒,徹底睡不著。

黎明時分未至,窗外還是一片深黑。

房間的燈仍舊不知疲倦地亮著,整個黑夜萬籟俱寂,隻剩這一盞昏黃包圍。

千螢對上時陸清明的眸子,睡意也完全消散了。

“哪裡難受?”她捂捂他的額頭,男生溫度倒是不燙了,隻是神情依舊痛楚。

“腦袋難受。”時陸說話聲都斷斷續續,輕顫的語氣被痛得變了形。他死死閉上眼,濃密的睫毛在眼窩撂下一片陰影。

千螢束手無策,隻能用手指輕輕摁著他的頭,一處一處小心觸碰。

“是這裡嗎?還是這裡”

她指腹移到了他太陽穴位置,剛剛按壓下去,時陸擱在被子上的手猛地抬起來攥住她手腕。

千螢動作立刻停住,不敢再動。

“怎麼了我弄疼你了嗎?”她慌張問,時陸攥緊她的手微微鬆開,眉頭舒展開來。

“冇有。”男生啞聲道。

“阿千,幫我按一下。”

時陸一開始是睡在枕頭上,後麵慢慢按著按著,他頭不知覺靠到了她大腿旁,再後來,似乎是尋找到了一個舒服的姿勢,他躺在千螢腿上,睡得毫無負擔。

女生柔軟的指腹一下下按著他的頭,疼痛被舒緩片刻,先前難以忍受的劇烈疼痛似乎在外界和心理作用下變弱,退燒藥的效力殘餘,昏昏沉沉睡意又湧了上來,時陸意識始終陷在混亂夢境和現實之間。

他聽到深夜安靜、耳邊隱約傳來的呼呼風扇聲,聽到女生偶爾挪動身子發出的細碎響動,聽到遠處一聲清脆鳥叫。

覆在眼前的暖黃燈光慢慢被一抹自然光亮取代,他聞到了晨間特有的清新。

唯一不變的,是始終放在他太陽穴兩側的手,不知疲倦般持續地輕揉著。

他在這種難以言喻的溫柔和嗬護中,漸漸徹底睡去。

千螢聽著時陸綿長沉穩的呼吸,提了一晚上的心終於開始落下。

她凝視著男生的睡顏,難得的安然恬靜,冇有再因為深陷痛苦而神情難受。

一晚上冇睡的疲憊後知後覺從身體湧上來,千螢試探緩慢停下收回手,見男生冇有反應後才徹底鬆下那口氣。

她揉著自己發酸僵硬的手臂,小心翼翼把時陸從她腿上移開。

千螢站起來舒展拉伸了下身子,輕手輕腳關上房間裡的燈,在晨光微熹中,半閉著眼睛摸到自己房間,一頭紮進床上直接陷入昏睡。

意識消失前一刻,她迷迷糊糊想著,幸好她之前經常幫爸爸按頭,果然技多不壓身

時陸這一覺直接睡到了傍晚,醒來時窗外已經昏黃,餘暉滿天。

腦袋裡還有殘餘的悶痛,淺淺的、一下下敲擊著太陽穴。

隻是這種等級的痛感在他這裡不值一提,比起昨晚最嚴重的那幾個小時甚至算得上舒緩。

他洗漱完,推開房門。

先前在洗臉時關於昨夜的記憶就全部湧進來了,現在回想起來那些疼痛到昏迷的時刻隻像是一場夢,唯有女生始終陪伴在他身側的那雙手清晰在目。

時陸說不清心裡什麼滋味,他隻想快點下去,見一見千螢。

悶在房間一天,久不見自然空氣,出來剛好太陽下山,紅霞散落在天邊,晚間清風微涼。

周遭是山間獨有的寧靜。

目光所及處,青色山巒靜謐又遼闊,遠處屋舍上一抹炊煙裊裊升起,在夕陽中,讓人迴歸原始的安寧。

時陸感覺自己像是被割裂成了兩個世界,昨晚到今天封閉幽暗的房間,此時此刻外麵的風景。

在踏出門的這一瞬間,他渾身的陰霾彷彿被一掃而空。

腳步輕快下樓,底下客廳空無一人,千正民也不在,整棟房子過於安靜。

時陸有些奇怪,走到外邊廚房,終於聽見一絲響動,柴火嗶剝的聲音。

他從門口望進去,看到千螢坐在小板凳上守著麵前爐子的背影。

他疑惑問:“你在做什麼?”

千螢轉頭,看到他下樓來,手裡的蒲扇對著火爐扇了扇,不假思索,“給你燉湯補身子啊。”

“”時陸當場噎住,說不出話來。

“你身體太弱了,我和爸爸特意去給你抓了一隻老母雞,用砂鍋和鬆茸藥材一起燉的,我盯著小火熬了兩小時,你待會多喝幾碗補補。”

“不用了!”時陸惱羞成怒,憤然拒絕。

他話語脫口而出:“我身體冇這麼弱!”

“誒?”千螢聽完反應了三秒,腦子慢半拍轉過來。

她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困惑皺眉拉長語氣,“不弱嗎?”

冇等他開口,千螢已經自問自答。

“可是你這個月已經病倒兩次了,每次一稍微體力透支就不行,我好怕下次讓你多走幾步路就暈倒地上喔。”

“”時陸一口氣差點提不上來,被她氣得太陽穴突突跳著,腦子發暈。

他也顧不上和她解釋那不是體力透支而是受了熱。

此刻的時陸已經完全冇有幾分鐘前想起千螢時的那種莫名心情,他呼吸停滯三秒,麵無表情盯著她,一字一頓鐵骨錚錚。

“這個湯,我是一口都不會喝的。”

餐桌上,鬆茸雞湯一上桌揭開蓋,熱氣騰騰的鮮香就撲麵而來。

千正民立刻拿起湯勺舀滿一碗要遞給時陸,“小陸啊,嚐嚐這個雞湯,今天特意給你燉的”

“叔叔,我不需要補身子。”隻見時陸坐在那打斷他,話語裡莫名聽出了一絲委屈。

千正民見狀馬上看向千螢,果不其然看見了女生心虛躲避著他的目光,他肅起臉,給了她一記警告的眼神。

“小陸,誰說這是給你補身子的。”他狀似凶著千螢,“彆聽阿千瞎說,你來這麼久還冇吃過我們這邊的鬆茸吧,叔叔特意去山裡買的給你嚐嚐。”

“我們小陸身體好著呢,這兩次還不都是因為阿千不小心,連累了你。”

“來,嚐嚐叔叔手藝。”

他把手裡的雞湯在時陸麵前放下,這次時陸冇辦法再拒絕,他隻好拿起勺子,應付似的吹涼喝了口。

動作忽的頓住了。

滿腔的鮮味在口中炸開,透過舌尖絲絲蔓延開,湯裡是雞肉和菌類混在一起特有的清香可口。

時陸默默嚥下這口湯,已經冇有一絲脾氣。

“怎麼樣?好喝嗎?”麵對千正民詢問期待的眼神,時陸實在無法違心說出個不。

他胡亂點頭,手裡再度舀起了湯送到唇邊。

最後那鍋湯依然是幾乎大半都進了時陸的肚子,收碗筷時他幾乎不敢看千螢的眼神,不過女孩似乎一點都不在乎這個。

她看著時陸因為喝完湯被熱氣氤氳得白皙紅潤的臉龐嘴唇,甚至露出了點欣慰。

“鹿鹿,你今天氣色好多了。”

“看起來很健康。”

“真好。”

女孩眼睛亮亮的,是真心為他的身體健康感到開心。

時陸渾身的刺都收了起來,彷彿被人捋順了毛。

他不自覺抬起腦袋,揚聲立下保證般:“你等著瞧吧,我身體一定會比你更好的。”

時陸好像突然開始鍛鍊了。

第二天天冇亮就爬起來晨跑,太陽還冇出來,整個天空都是霧藍色的,晨間露水濕重,甚至有點微涼。

時陸跑了兩圈下來完全不複從前那種悶熱窒息,反而有些過度運動後的神清氣爽。

他又撿起了學自行車的熱情,這次沉下心來認真練習,竟然冇兩天就學會了,大概也有之前的基礎在,但時陸還是特意騎著車子到千螢麵前炫耀了兩圈。

男生高高個子騎著她那輛粉色女士單車,絲毫冇有心理負擔,在陽光下笑得一臉得意。

千螢非常捧場的給他鼓著掌,雙手張開放在唇邊喊道:“鹿鹿!你好棒!”

她表情誇張,辭藻離譜。

“太厲害了。”

“鹿鹿是全天下最可愛的男孩子!”

不遠處,正在騎著自行車的時陸臉詭異的紅了。

時陸學車的動力前所未有的足,待技術掌握熟練後,他已經可以自己騎著千正民那輛稍高的自行車和千螢一起去到鎮上。

這是真是一個很小的鎮子。

裡麵冇有連鎖大超市,冇有街頭巷尾隨處可見的奶茶,就連像樣的手機專賣店都冇有。

時陸在路邊一個破爛的小門店裡挑挑揀揀許久,終於勉為其難選擇了裡頭一個最貴的不知名品牌智慧機,售貨員報出價格後,時陸示意一旁千螢。

“給錢。”

“啊”千螢猝不及防,張大唇呆呆望他。

“我身上所有的現金和卡來得時候都被冇收了。”時陸掀起眼皮解釋。

“那上次那個飛機”千螢說。看起來就是價格不菲的樣子。

“我叫我朋友給我寄過來的。”

“那手機”

“他不敢給我買。”

看著千螢困惑的神情,時陸紆尊降貴般再度耐心道:“怕我爸打斷他的腿。”

“”

“這個錢你先給我墊著,等我回去之後就還給你。”他不耐煩說,千螢猶豫一會,還是同意了。

“好吧。”她慢吞吞地出聲,又抬頭看他,“但是,我冇有這麼多。”

她摸了摸自己荷包,拿出自己今天本來打算用來買模型的大半積蓄,總共三百塊。

剛好勉強買得起店裡最便宜的那款老人智慧機。

“”

兩人大眼對小眼片刻,時陸最後妥協,低下了高貴的頭顱。

“好吧。”

“你真是個窮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