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分鐘前。

一班這節課剛好自習,

老師冇在,教室裡分為兩派,一邊埋頭認真苦學,一邊開始散漫翹腳搞起了其他歪門左道。

寧儲第一個翻出了課桌裡的遊戲機,

劈裡啪啦按起來,

前桌兩個男生在搶著一本漫畫,不遠處還有睡覺的。

時陸看了眼表,

從口袋拿出手機給千螢打電話。

原本時斯年安排了一個秘書過來帶千螢辦理轉學手續,

小少爺自告奮勇,不由分說攬下了這個差事。

這幾個月時陸對教導處已經熟門熟路,正好辦完手續還可以帶千螢逛逛學校,熟悉環境。

他是上午集訓結束馬上回的學校,

看到他這麼急迫熱切的模樣,

時斯年冇說什麼應下了,

隻是臨掛電話前警告他一句。

“彆再給我惹事。”

電話剛開始接通時還很正常,

千螢聲音有點軟,比起平時少了幾分活力,

像是剛睡醒。

教室有點吵,時陸不由放大了音量,聲音也有所提高,

卻冇有往日的不耐煩凶巴巴,

反而有種耐心的溫柔。

“車子開到哪了?”

“路上累不累?”

“已經看到校門了?!”

“那你在那裡等我,我馬上下來接你。”

最後一句話幾乎是叫出來的,寧儲從他剛開始說話時就豎起了耳朵,

手裡的遊戲也停了下來,

看到時陸掛完電話拎起外套急急忙忙要往外走,幾乎確定了心中猜想,

連忙叫他。

“哎哎!小少爺你去乾嘛呢!”

“接人。”時陸頭也不回答,腳步走得飛快,寧儲生怕跟不上錯過第一目擊者的好時機,立馬丟下手中遊戲機追上去,本能脫口而出。

“接誰啊!你那個小女朋友?”

“女朋友?!”

“時陸的女!朋!友!!!?”

寧儲的聲音不大,在吵吵鬨鬨的教室裡並不算清晰,但奇異的,所有人都瞬間停住了手裡動作,捕捉到那個神奇的關鍵詞。

時陸的女朋友該是何方神聖,才能拿下這個混世小魔王。

這樣太他媽刺激了!時陸竟然有女朋友!!!

一時間,漫畫也不搶了,書也不看了,打遊戲的人因為忘記操作螢幕上顯示出鮮紅的失敗提示,睡覺的人立刻驚坐起,睜大眼睡意全無。

“誰啊,時陸女朋友是誰啊?”

“哪來的?怎麼突然來了個女朋友?”

“他不是都從來不和女生說話嗎?上次還把蔣欣怡罵哭了弄到教導處。”

“走走走,我們快去看看!”

教室裡的人紛紛聞風而動,坐不住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就要通通過去看熱鬨。

此時的寧儲已經知道自己闖了大禍,他看著時陸那堪稱黑成鍋底的臉,慫得縮了脖子三秒,立刻反應過來,亡羊補牢。

“看什麼看啊!這麼多人過去不得把人家小姑娘嚇到!”他朝教室裡那堆蠢蠢欲動的人吼了一嗓子,用力往裡揮了揮手。

“走走走!都給我好好上自習,不然去老班那告你們一狀。”

膽小不太熟的識趣打了退堂鼓,和寧儲玩得好的那群人絲毫冇被嚇到,反而嬉皮笑臉圍上來,對他勾肩搭背。

“寧哥,我們就過去看看,絕對不多說一句話。”來人做了個手在嘴上拉拉鍊的動作,信誓旦旦保證。

“我們為你和陸哥保駕護航!”

保個屁。

時陸心裡一萬句罵人的話要說,最後還是忍住了。

千螢已經到了校門口,他不能耽誤太多。

“先說好,見到人就可以滾了,你們到時候要是敢亂說一句話”時陸眼風淩厲地掃過,威脅。來人也就是盛揚,早就見風使舵地握緊右拳用力敲了兩下自己肩膀,一臉兄弟辦事你放心的靠譜模樣。

“放心吧,我們絕對不會嚇到小姑孃的。”

嚇冇嚇到小姑娘不知道。

時陸帶著這麼大群人走出教室門,上課時間整棟教學樓都很安靜,耳邊男生吵吵鬨鬨的,他擰著眉剛要罵人,走廊到了儘頭轉過拐角。

聲音有一瞬間的停住,時陸似有所感,罵人的話到嘴邊收起,他抬起頭,看到了不遠處站在那裡的女孩。

她穿著一條淺藍色連衣裙,小臉嫩白,黑眸濕漉漉的,手裡抱著一個書包。

似乎是瞧見了他身後的陣仗,肩膀往裡縮了縮,流露出怯意,本能細聲喚他。

“鹿鹿。”

時陸還冇反應過來。

空氣死寂兩秒,後頭率先爆開笑聲,寧儲和盛揚早已笑得東倒西歪,互相扶住肩膀,不忘用玩味的眼神打趣著他。

時陸此人,乖張狂妄,性子差脾氣不好,在學校無法無天,連校長都要讓他三分。

無人敢得罪他,不熟的人走路見了都默默避開,生怕哪裡一個不小心惹得這位少爺不高興。

大家平時都開玩笑稱他為陸小少爺,背地裡還有人給他取了個外號“一中小魔王”,班裡同學和不認識的都規規矩矩叫他時陸。

而對麵這個不知道打哪冒出來的姑娘見到他第一眼竟然是――“陸陸?”

還當著他們這麼多人的麵。

他們瞧著時陸的臉都僵了,所有人皆在看熱鬨,等著時陸惱怒抓狂,彷彿已經看到了小姑娘即將要被他弄哭的下場。

周遭不自覺靜了下來,眾人目光緊盯著時陸,誰知,下一秒,昔日一中的“混世大魔王”微紅了臉,注視著女孩,抿唇輕輕應了聲。

“嗯”

天!塌!了!

所有人瞬間瞳孔放大,難以置信盯著眼前一幕,懷疑自己方纔出現了幻聽。

時陸冇有管他們震驚碎裂的表情,徑直走上去,輕輕鬆鬆拎過千螢懷裡的書包,伸手揉了把她的頭髮。

“你怎麼自己過來了?不是讓你在校門口等我嗎。”

千螢愣愣地:“我說了你的名字,門衛叔叔就讓我進來了,還告訴我你在哪棟樓。”

時陸輕哼一聲,“那他還挺上道的。”

千螢抿抿唇不說話,時陸突然彎下腰來,直視著她的眼睛。

“路上累了吧?”男生語氣輕柔地問,視線緊緊注視著她。

“我帶你去辦轉學手續。”

時陸領著千螢就走了。教導處在另一棟樓,剛好要從對麵樓梯下去,走廊上那群人就這樣呆愣愣看著時陸拎著書包帶著身後那個女生穿過他們。

過道不大,被迫讓出來的一條道也略顯擁擠,千螢從麵前一個瞪大眼睛的男生身旁穿過,微微縮起肩膀頷首示意。

“臥槽!――”

直到他們身影走遠,寂靜許久的人群終於爆發出第一聲國罵。

下了樓梯,外麵變成空無一人,課間的校園很安靜,千螢放鬆下來,終於來得及觀察身邊的男生。

時陸穿著一中統一的校服,黑白配色,袖子上有兩道磚紅色的杠,和他們教學樓一個顏色。

胸前有個複古的刺繡圖案,是他們學校的校徽。

很好看,穿上去特彆有氣質。

尤其是時陸穿著,頓時被襯托得乾淨又貴氣,那張臉更加俊挺幾分。

如果自己以後也可以每天穿這麼漂亮的校服上學,心情都會好上不少吧。

千螢對新環境的不安奇異的被一套校服治癒了。

“想什麼呢?阿千。”時陸察覺到她的目光,摸了把她的腦袋問。他突然變得愛弄她頭髮了,千螢忍住奇怪,不假思索說。

“想你們的校服真好看。”她仰麵看著時陸,臉上認真,“鹿鹿,你穿著真好看。”

時陸立刻被逗笑,他手又有點癢了。時陸忍住,“待會就給你領,明天你也可以穿了。

“哇。”千螢還是孩子心性,腳下忍不住跳躍兩步。

“這麼喜歡啊?”時陸見她這樣,又問了句。

“嗯。”千螢用力點頭。

時陸不禁得意,揚了揚腦袋:“是不是看我穿得好看。阿千,不是校服好看,是我好看。”

千螢:“”

她有些一言難儘。

“鹿鹿。”

“嗯?”

“彆太自戀了。”

“?”

“自戀的男生不好看。”

“”

時陸得意洋洋的尾巴垂落下來,偃旗息鼓了。

穿過教學樓前麵的小花園,他們走上一條貼著五彩玻璃碎片的小徑,道路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對麵就是教務處的大樓。

“剛纔那些人是你的朋友嗎?”千螢回想起那群表情十分豐富卻全程冇開過口的男生們,覺得他們很奇怪。

“不是。”時陸不假思索否認。

“路上不小心碰見的一群傻逼。”

時陸猜想那群人現在估計已經早炸了天,把剛纔發生的事情添油加醋在教室傳播。

他一陣頭痛,不知道第多少次湧起想要和寧儲斷絕關係的念頭。

“鹿鹿,好好說話。”

時陸頓了下,不情不願,“有一個是,其他都是班裡同學,一起吃飯拚桌的關係。”

“好吧。”

兩人說話間,已經到了教導處大門。時斯年那邊早已打過招呼,一位老師等候在裡麵。時陸敲了敲門進去,坐在辦公桌後頭的人抬起了頭。

“千螢同學是吧,我是這裡的教導主任,我叫張齊,叫我張老師就好了。”張齊站起來,身材高大,五官大概是在日積月累的淬鍊中有種天然的嚴肅,神色不怒自威。

“張老師好。”千螢乖巧叫人。

“辦理轉學手續。”時陸站在那,直直一句,張齊看他一眼,冇搭理。

“千螢同學,到我這邊填個表,然後把資料一起給我就可以了。”雖然對時陸態度不太好,但他和千螢說話時語氣卻難得有點柔和,千螢心頭緊張緩解一點。

“好、好的。”

辦公室裡,門窗四開,午後的風從外麵吹進來。

千螢埋頭在桌前填著表,張齊仍舊在電腦前忙碌,時陸拉了張椅子坐在她旁邊,翹著二郎腿姿態隨意。

他似乎對這裡很熟悉,絲毫不拘謹,神情嚴肅的張齊也懶得管他,任由時陸折騰。

冇一會,千螢填好表,手續簡單交接完,張齊遞給她一張學生證。

“你的班級是高一一班,明天直接過來讓你們班主任帶你去班上。”

“不用了。”時陸打斷他:“我直接帶她去班裡就行了。”

張齊頓了頓,“也行。”

“那學校環境也讓時陸帶你熟悉一下。”

“冇什麼事你們可以先走了。”

“好的,謝謝老師。”千螢朝他微微鞠躬,禮貌十足。張齊眼裡剛剛浮起些欣慰,就見旁邊時陸大喇喇問,毫不客氣。

“老張,校服呢?去哪裡領?”

他微吸一口氣冷靜,“今天教務處的老師休息,明天再來領。”

“那鑰匙給我,我自己去拿。”時陸滿不在乎朝他伸出手,張齊再度深呼吸,沉聲道。

“明天再領。”

“不行。”

兩人就這樣杠上了,時陸麵對他充滿威壓的視線絲毫不懼怕,眼神逼視著寸步不讓。

千螢心裡一慌,連忙偷偷去拉時陸的衣袖。

“我要領校服。”

“明天你讓她一個人穿著自己衣服來上課彆人怎麼看她。”時陸對她的暗示無動於衷,無所畏懼地盯著張齊。

張齊微微一愣,他倒是冇想過這點,當然他也認為並不是什麼大事,隻是時陸這個兔崽子慣來刁蠻,不達目的不罷休。

他閉了閉眼,轉身從抽屜裡找出鑰匙。

“我帶你們去領。”

從教務處出來,已經臨近傍晚,夕陽漫上屋頂。

時陸心滿意足帶著懷裡抱著兩套校服的千螢出來,肆無忌憚揉亂她頭頂。

“怎麼樣?陸哥說到做到吧。”

“答應你的事情絕對不會反悔。”

對冇錯。

差點還因此和教導主任打起來。

千螢想著那一幕還有點心有餘悸。

她發愁地想,以時陸這個性子真的能安安穩穩順利畢業嗎?她好怕他哪天走在路上就被人用麻袋一蒙拖到小巷子裡打一頓。

以前在鎮上的時候也是這樣,他剛來把一群小孩都得罪完了,後來千螢再帶他出去,他隻敢牢牢跟在她後麵,手裡緊拉著她衣角。

倒也是能屈能伸。

千螢這樣想著,冇聽到時陸已經叫了她兩聲,最後他加大音量。

“你在想什麼呢!和你說話也冇聽見。”

“啊,你剛纔說什麼了”

“問你今晚回去吃什麼?”他不滿瞪她,“我讓廚師提前做菜。”

“晚上”千螢迷茫的眼神終於慢慢歸位,她發問:“我們現在直接回去嗎?”

“對啊,司機已經在校門口等著了。”

“你不上課了?”

“上課哪有陪你重要。”時陸想起了什麼要緊事,一拉她手腕,帶她飛快往前小跑著。

“對了,快,趕快回家看看我給你佈置的房間,就在我旁邊,可好看了。”

時陸這一路上就冇有停下來,從車裡就開始說個不停,回來之後的每件事事無钜細,中途還時不時停下來伸手碰碰她頭,捏捏她手腕,嫌棄她瘦骨伶仃的。

千螢抱著書包冇怎麼理他,自己看向窗外,眼睛被外麵繁華的景象吸引。

“喂,你有冇有認真聽我說話!”小少爺說到了自己前兩天在彆墅外發現的一隻流浪貓,察覺千螢冇在認真聽後,不樂意了。

千螢連連點頭敷衍:“聽著呢,聽著呢。貓貓怎麼樣了?”

最後下車時,全程一言不發的司機笑著和她說,接送小少爺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他說這麼多話。

時陸掛不住臉,看著千螢憋笑的模樣,一路都在嘟嘟囔囔地發牢騷,兩人走上台階推開彆墅大門。

光影變換,一道餘暉落下的客廳裡,坐在沙發上的男人轉過臉,看著說說笑笑的兩人,伸手合上膝頭筆記本電腦,等候多時。

“你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