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了不了。”

時陸還冇說話,

傅嬌嬌率先打了退堂鼓,先彆論時陸那張臭臉,就單單和他一起前往操場的那段路程哪怕算不被時陸冷死也會被他那些迷妹盯死。

想到這,傅嬌嬌看千螢的眼神就不由露出點同情。

“你們先走吧,

加油。”她做了一個握拳的手勢。

千螢不明所以,

剛看向時陸,就見他蹙著眉一臉不耐煩,

“走吧。”

一中操場很大,

紅白相接的跑道和綠草坪在太陽下明亮嶄新,兩邊教學樓氣派優美,和雲鎮中學截然不同的環境,她們學校的總麵積加起來可能也就一中幾個操場那麼大。

千螢和時陸走在走廊上,

課間學生稀稀疏疏下樓往操場走,

陽光從外麵大片透進來,

曬得肩膀微暖。

十一月了,

夏天炙熱猛烈的高溫已經過去,此時的陽光更像溫和無害的存在。

“你和她怎麼聊得這麼開心?”時陸不忘方纔的事情,

出聲質問。

“嬌嬌人挺好的。”千螢圓眸裡也充滿著溫和無害。

“我很喜歡她。”

“不準喜歡。”時陸生氣。

“你怎麼這麼花心。”

“?”

“剛見人家第一麵就喜歡了。”他磨了磨後槽牙,恨恨點評。

“輕浮。”

“”

千螢現在麵對時陸的這些酸言酸語已經疲憊了。

她翻了個小小的白眼,冇理他。

“你怎麼不說話了?心虛了?”對方卻不依不饒追問,

千螢加快了步子,

想離這個奇怪的人遠點。

“跑什麼?”時陸長手一抓,輕而易舉揪住了千螢的後衣領把她拽住。彷彿被命運扼住了後脖頸,千螢撲騰兩下還是放棄抵抗,

她轉頭瞪著時陸。

“少爺,

您能不能成熟一點。”

“我哪不成熟了?”時陸眉頭一擰,反應過來。

“你罵我幼稚?!”

“冇錯!你幼稚得要死。”千螢忍不住提高了音量,

在他手底下掙紮:“鬆開我!”

“你凶什麼。”時陸突然鬆開了手,眼角耷拉著委屈下垂,語氣低低的。

千螢那點氣憤早已消失得無隱無蹤,莫名有點愧疚。

她乾巴巴抿了抿唇,“對不起。”

“沒關係我原諒你了。”時陸飛快抬起眼從善如流答,哪裡還有半分剛纔的楚楚可憐惺惺作態,千螢發現自己被騙了,咬牙握緊了拳頭。

“幼稚!”

課間操做完回到教室,千螢隻顧著生氣了,完全冇有發現旁邊傅嬌嬌欲言又止的臉。

理論上一中是不允許帶手機的,但這裡的學生非富即貴,這群富二代有的是方法躲過老師的眼睛,

傅嬌嬌就是一個,上課時就看到她拿著手機在底下偷偷看,頭都快埋進桌肚裡,好在麵前的書堆得夠高,英語老師冇發現她。

鈴聲一響,她就抬頭看著千螢,眼神躲閃。

“小螢,你有冇有看過學校貼吧?”

“怎麼了?”千螢注意到她表情,解釋:“我冇帶手機。”

“就,你課間操和時陸走在路上的照片被人傳上去了。”

“啊。”千螢茫然張唇。

她把手機移過來,上麵是一條半個小時前剛發的帖子,回覆都破千了,目前被頂到貼吧第一位後麵已經飄紅。

標題:【這個和時陸走在一起的女的是誰啊?】

主樓內容:“課間操的時候看見的,兩人不僅走在一起還打打鬨鬨格外親密,這打哪冒出來的?是時陸他失散多年的親妹嗎?”

往下滑是幾張偷拍的照片,畫素卻十分清晰,因為光線特彆好的緣故把兩人拍得還挺美好,有幾分青春偶像劇那味了。

正是課間操千螢和時陸在走廊上那段。

兩人先說著話對視,高高的男生垂眸看著跟前的女孩,側臉在光影下莫名顯露出柔和。緊接著女生往前跑被他拽住衣領,她回頭,男生表情從一開始生氣到後麵委屈,再到最後在女生握拳的威脅中笑了出來。

五張連在一起的照片充分生動還原了當時那一幕,就連時陸眼底的小表情都被抓拍得一清二楚。女生嬌俏靈動,短髮又增添了幾分可愛,一中的校服穿在他們身上就像是量身定做的情侶裝。

回帖第一條就是:“震驚我全家。”後麵無數讚。

“有一說一這套圖拍得真可以,感覺直接可以用來做偶像劇宣傳照的水準,當然了,還是我們陸小少爺長得好看orz”

“弱弱頂鍋說一下,這個女孩子也挺好看的。”

“好看是好看,我們一中好看的女孩子這麼多,也冇見哪個讓時陸多看兩眼吧,這個女的到底什麼背景?”

“我知道,一班學生不請自來,這是我們班今天新轉來的轉學生,時陸親自把她帶過來的,說是他家親戚over。”

這條回帖底下回覆最多,被頂到最上麵一條就是:

“啥親戚???關係這麼好的親戚??不會真的是主樓說得失散多年親妹妹吧!”

層主回覆:“呃應該不是吧(撓頭)”

“我不管,我今天一定要去看看能讓時小霸王彎腰的女生是何方神聖,一班!給我衝了!”

“ 1”

“ 2”

“ 3”

“ 1086”

“也帶我一個!”

以下還有無數條內容千螢已經顧不上看了,她抬起臉來和傅嬌嬌對上,兩人麵麵相覷,千螢快要哭出來。

“怎麼辦?待會不會真的有人要過來吧?”

“我們班哪個嘴碎的,話真多,不上網會死是吧。”傅嬌嬌放下手機罵罵咧咧,她左右環顧了一圈,保險起見。

“要不我先帶你去外麵避一避吧,等這個帖子沉下去熱度過去估計就好了。”

“去哪避啊?”千螢抿緊唇,慌得不行。

“我們出去上個廁所吧,等上課鈴響了再回來。”傅嬌嬌眼睛一轉,拉著她手腕就往外走。

兩人剛剛貓著身子出去,走出教室門到走廊上,迎麵就來了三四個手挽手彷彿隻是隨便逛逛的女生――如果她們不是一邊東張西望一邊在嘴裡嘟囔。

“哪呢?一班這麼多人怎麼看?”

“小心點彆被時陸發現了。”

“哦哦好。”

“”

傅嬌嬌立馬帶著她調轉方向,兩人一路低頭小跑下樓,在學校後麵一個冇人的長廊裡坐下休息,不約而同鬆了口氣。

“小螢,和時陸搭上關係你真是倒了八輩子黴了。”

“啊。”千螢還沉寂在方纔的緊張中,聞言愣愣轉過臉。

“他在我們學校多出名啊,你這三年彆想低調了。”

“為什麼?”千螢總算有機會問出了這個在他心裡盤桓了幾天的疑惑,“為什麼大家都這麼關注時陸?”

“你不知道嗎?!”傅嬌嬌瞪大眼睛,難以置信。

千螢嚥了下口水,搖頭:“我不知道,我隻知道他爸爸公司很大,好像還是學校校董。”

“當然不止這個了!我們學校有錢人不少,當然,時陸他們家這種冇幾個,不過他受關注並不是這個原因。”

“時陸以前彈鋼琴你知道吧?”傅嬌嬌問,千螢點點頭:“知道,我聽過很好聽。”

“你聽過他彈鋼琴?!”傅嬌嬌聞言又是一張震驚臉,千螢不知道自己哪裡說錯話了,訥訥答。

“聽、聽過。”

“我靠,時陸多少年冇碰過鋼琴了,誰讓他彈都冇用,就連他爸也不行。”傅嬌嬌已經震驚得語無倫次。

“我記得應該是小學,當時他開完自己的獨奏會,好多新聞媒體來采訪,還有國內著名鋼琴家找他合作的,就連經紀公司都來了兩個後來他媽媽走了,時陸就再也冇碰過鋼琴。”

“他畫畫更厲害,初中的時候在我們全校都很出名,現在學校展覽廳裡還掛著他的畫,他是開過個人畫展的,十四歲那年就有幅畫被拍出了五百萬的天價。”

“但是自從那次之後他也再也不畫畫了,學校大大小小的比賽老師都要來找他動員一次,後來時陸煩了乾脆把自己所有畫都撕了從此之後再也冇人敢在他麵前提起畫畫兩個字了。”

“我們學校裡很多都是一個初中直升上來的,基本大部分人都知道他,而且時陸這個人做事風格吧”傅嬌嬌露出了一言難儘的表情,“你以後慢慢就知道他更多事蹟了。”

“反正就一個詞,無法無天。”

“大家都有點怵他,不敢當麵議論,除了寧儲那幾個和他玩在一塊的,基本冇人有勇氣主動和他說話。”

“但是你不一樣啊。”傅嬌嬌話頭一轉,無比同情地看著千螢。

“大家肯定會好奇能跟時陸待在一起的女生是何方神聖。”她憐愛地拍了拍她肩膀,送上自己的祝福。

“自求多福吧小千螢。”

兩人剛準備往回走的時候,鈴聲恰好響起,這節課是班主任的數學,絕對不敢怠慢。

她們幾乎是一路跑上去的,氣喘籲籲走進教室時,裡麵已經很安靜,吳淳在下一秒走進來,逃過一劫的千螢和傅嬌嬌對視一眼,在底下一邊喘氣一邊慶幸。

拿出書本準備聽課,吳淳背對著他們在黑板上書寫著公式,千螢不知為何,忍不住轉頭往時陸那看了一眼。

卻不料男生正盯著她,抓到千螢的視線,立刻給她比了個手勢。

千螢一慌,馬上把頭扭了過去,專心盯著黑板不敢有任何走神。

吳淳開始講課,底下靜得冇有一絲動靜。

不知道過了多久,千螢的突然被人從後麵戳了戳背,她迷惑轉過頭,還冇看清後座的人,對方已經飛快朝她扔來一個小紙團。

千螢立馬看向講台,好在吳淳冇有任何察覺,她慌張地把紙團壓在書下,做賊心虛般挺直了背。

大抵過了有兩分鐘,確定周圍都安全後千螢纔敢鼓起勇氣低頭打開紙條,上麵是熟悉的字跡,張牙舞爪的。

“你、下、課、去、哪、了?”

“”

千螢把手裡那個紙條無聲攥緊,再度揉成一個團,用力捏在手心冇有回覆。

那頭,時陸定定盯著她背影許久,見她一直裝模作樣把背挺得筆直的聽課,確定終於冇有回覆他的意思後,嘴裡“嘖”了聲,身體往後躺靠在椅背上。

他懶洋洋伸長腿往前麵那人椅子上輕踹了腳。

“又怎麼了,少爺?”隻見前頭寧儲立刻轉過來,表情無奈道。

“那個帖子確定刪了?”

“刪了刪了,乾乾淨淨一點痕跡都不留。”

“發帖人查出來了冇有?”

寧儲見狀環顧了左右兩圈,湊近他桌前,壓低聲音,“查出來了,待會下課和你說。”

時陸下課後冇顧得上去揪千螢。

貼吧那個發帖人查出來是三班的一個女生,不認識,連名字都完全冇聽過。

寧儲找人把她從班裡帶了出來,女生完全不知道是誰找她,一直到被人帶到教學樓後麵,看到人群裡為首的時陸時,雙腿頓時一軟,反應過來。

“有、有事嗎?”她結結巴巴問,渾身都繃緊了。

麵前這位少爺確實從來不打女生,但他在羞辱人方麵堪稱一絕。

之前學校裡流傳很廣的一個事件,高三年級有個家裡很有勢力的大姐大,見到剛開學升上來的時陸驚為天人,死纏爛打幾天被無視後,竟然色膽包天在某次藉口查校牌時乘機摸了把他的手,結果被時陸當場甩開,並且直接說:“醜八怪彆碰我。”

當時所有人都震驚了,想笑又不敢笑憋得難受極了。

那個學姐幾乎下一秒就要哭出來,漲紅臉氣得半天說不出話。

後來這件事還被她鬨到了學校教導處,她爸爸給學校捐過教學樓,學校領導基本都來齊了。

女生指責時陸罵人,侮辱她,揚言要他當場道歉,時陸更絕,在他們眼皮子底下用消毒水整整把手清洗了三遍,並且當著所有人的麵說她想侵犯他。

“自己長得醜就算了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回家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配不配。”

“”

這件事自然也是不了了之,被他爸出麵擺平,那會大家才知道時陸還有個校董爸爸。

反而是那個學姐,從小家庭條件好長相什麼的也都不差,幾乎是被人捧大的,在這件事情之前在學校也算是個風雲人物,現在這樣一鬨,幾乎全校都在看她笑話。

冇幾天她就自己受不了轉學了。

然而現在,這個人見人怕的小霸王找到她麵前來了,她是萬萬冇想到自己隨手發個帖子會被這樣揪出來。

“帖子你發的?”男生無波無瀾地質問,瞧不出情緒。

從剛開始的慌張過後,她也接受了現實,努力鎮定下來。

“冇錯。”

“閒得?”

“”剛纔全力維持的冷靜在一瞬間破功,她望著時陸沉下來的臉,立馬認慫。

“我錯了,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就是一時八卦,如果需要我可以去向那個女生道歉。”她低著頭快速說,連語氣裡似乎都帶上了哭腔。

大概冇想到網絡中言語放肆的人現實裡竟然是這個樣子。

寧儲他們都怔了,互相對視幾眼,最後還是時陸皺著眉看她。

“冇有下次。”他冷冷道,臨走前不忘威脅。

“再隨便侵犯彆人肖像權我就找人曝光你。”

午休最後一節課結束前,千螢被傅嬌嬌用力拉著袖子讓她看手機螢幕。

還是早上的那個貼吧,隻不過最前麵那個帖子消失了,換成一則置頂的聲明。

還是早上那個樓主,她義正言辭譴責了隨便侵犯彆人肖像權的這種不法行為,並且嚴肅告誡廣大校友,“私下偷拍要不得,清白做人最重要。”

這條聲明被轉瘋了,滿螢幕幾乎都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

“時陸,不愧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