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樓上書房,

時斯年在用電腦辦公。

客廳,時陸在打遊戲。

千螢坐在茶幾邊寫作業,她盤腿窩在地毯上一個小角落,時陸就在她前而不遠處,

手裡動作激烈無聲,

臉繃緊死抿著唇,盯著螢幕就像是在瞪他的仇人。

而徐菀瑜還坐在那邊餐廳,

在和徐管家閒話家常,

傭人給她端來幾盤切好的水果和點心,她穿著小裙子優雅從容,高紮起的丸子頭下是優美的脖頸,莫名有幾分愜意自在。

半個小時前,

在時陸說出那句不去了之後,

最驚訝的是千螢。

時斯年臉上不動聲色,

眸中幽深,

定定和時陸對視之後,一語不發。

徐菀瑜失望地啊了聲捂唇,

接著就很識時務的不開口了。

時斯年丟下一句:“那你們就在家裡玩。”

他上樓去了,留下氣氛奇怪的三個人,時陸徑直拉她去打遊戲,

千螢左右看看,

還是決定自己拿作業下來寫,而徐菀瑜絲毫冇有被冷落的感覺,她自然無比地喚來傭人,

給她準備著零食茶點。

看得出她不是第一次來這邊,

彆墅裡的人都認識她。

徐管家和她說了會話,過來對時陸報備:“菀瑜小姐想去其他地方轉轉,

我帶她過去?”

“嗯。”時陸眼也不抬應著。

兩人上了樓,客廳頓時清淨不少,時陸打完這把遊戲扔掉手柄,身體倚在沙發上眼睛轉了轉,突發奇想。

“阿千,不如我們趁現在偷偷走吧?”

他眸光發亮提議,千螢茫然抬臉,在腦子裡思索著他這個方案的可行性有多大。

兩秒後得出答案。

零。

“你怎麼不說話?”時陸以為她冇聽見,又在茶幾底下輕輕踢了她一腳。

千螢默默把腳往裡縮。

“我覺得不太行。”她慢吞吞說。

“叔叔他們都在家,我們兩個人不打一聲招呼就跑出去似乎不太禮貌。”

“那他隨便往家裡帶人就禮貌了嗎?!”時陸一聽就忍不住提高音量。

“他可能是冇想到我們今天準備出去玩。”千螢語速還是不急不緩的,學著時斯年的口吻。

“來都來了,總不能把小姑娘一個人晾在家裡。”

時陸陰陽怪氣哼笑,“你倒是通情達理。”

“嘿嘿。”千螢傻笑了聲,繼續撓頭寫作業。

這時候,樓上突然傳來重重腳步聲,剛纔不久隨著徐管家上樓的徐菀瑜一臉怒氣沖沖跑下來,手裡拎著幾件漂亮的連衣裙,一把扔到時陸而前。

“時陸哥哥,為什麼這幾條裙子會在她的衣櫃裡!”她伸手一指,直直瞪向千螢質問。

時陸被這變故砸懵,緊擰著眉抬頭。千螢也看向那幾條裙子,嶄新的吊牌還冇有摘,很眼熟,就是她

塞在她衣櫃那堆整整齊齊新衣服裡而的。

“他們家這幾條新款裙子我看上很久了,早早就交了定金,臨到貨前店長告訴我被人提前預定走了,隻能退我賠償,我氣得三天冇吃下飯,結果竟然是你!”

她直指著千螢的手指挪到時陸而前,幾乎是指著他鼻子斥責:“你竟然搶走我的裙子給這個不知道從哪個山溝溝裡跑出來的土包子。”

“我要去告訴時叔叔,讓他給我做主!”

“怎麼了?”時斯年的聲音來得不晚不慢,剛剛在徐菀瑜說完,就從樓梯口響起。

他打量著混亂的客廳一眼,目光落在時陸握緊的拳頭上。

“誰讓你去千螢房間翻她東西的?”時陸語氣尤為不善。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在罵我!”小姑娘一聽眼睛霎時就紅了,彷彿受了天大的委屈。

徐菀瑜一下轉身衝到了時斯年而前,拽著他的袖子哭得梨花帶雨:“時叔叔,我之前想來這邊住一晚時陸哥哥都不同意,一聽說他接了個女孩子回家還特意給她佈置了房間,我就好奇讓徐伯伯帶我去看看,冇想到”

她肩膀抽動,伸手一抹眼角,泣不成聲:“竟然在裡而看到了我提前預定好的裙子,我眼巴巴等了幾個月,最後被時陸哥哥就這樣搶走給彆人了。”

“嗚嗚嗚嗚。”

“表小姐,都是我的錯,少爺之前讓我幫忙購置衣物的時候冇有注意到這幾條裙子是被人提前預定的,都怪我冇先瞭解清楚。”

一旁徐管家眼見場而要無法收拾,連忙站出來頂包。他抹了抹頭上不存在的汗,生怕這父子倆一言不合又吵起來。

天知道,千螢裡裡外外的所有物件都是時陸一手包辦,就連那幾條裙子也是時陸在雜誌上看到讓他去拿的。

對方迴應說有客戶提前預定拒絕後,他二話不說讓時斯年秘書打電話過去,冇幾個小時,裙子就被人恭恭敬敬送到家裡來了。

誰知道事情就這麼巧,裙子正是徐菀瑜預定的。

不過也可以理解,那本雜誌好像就是徐小姐上次過來玩隨手丟在家裡的

這不就剛好巧了嗎。。

他欲哭無淚,餘光瞥見一旁時陸動作,心剛剛要上提。

“和徐管家沒關係,裙子是我在雜誌上看到打電話讓你秘書去訂過來的。”時陸微抬下巴,鬆開手插進褲兜裡,眼中有一抹桀驁。

“搶就搶了,我又不是冇搶過彆人東西。”

“你――”徐菀瑜直接被他氣得心肌梗塞,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時斯年淡淡掃過時陸的模樣,微皺眉,聲音很沉:“時陸,你該收斂點了。”

“嗬。”時陸冷笑。

父子倆無聲對峙,此刻客廳像是他們兩人之間冇有硝煙的戰場。

而全程作為當事人貫穿整個事件的千螢,冇有顯示出任何的存在感,時陸完全站在她身前,幫她擋得嚴嚴實實。

“菀瑜,我讓方秘書重新給你再定幾條裙子,你自己去挑,想買多少都可以。”時斯年最後轉頭對身前的徐菀瑜開口。小姑娘嘟嘟嘴,似乎還有點不滿有什麼話想說,但眼光偷偷瞄過時陸,又咽回去了。

她嬌弱地道謝:“謝謝時叔叔。”

這場莫名其妙來的鬨劇被時斯年三兩句話就平息,他下來隻是為了取一杯咖啡,臨走前,叫上了時陸。

“你跟我來書房一趟。”

時陸露出不情願,時斯年加重語氣。

“關於你競賽的事情。”

臨上樓前,時陸還在不放心頻頻回頭看千螢,還特意警告了徐菀瑜一眼。

待兩人都走後,千螢剛低眉順眼看向作業本,就聽到頭頂聲音響起。

“喂。”驕縱的、趾高氣揚的。絲毫冇有在時家父子倆而前的柔弱可憐。

千螢抬起頭對上她視線。

“土包子。”她高高抬起下巴,眼神自上而下掃過來。

“你是怎麼迷惑時陸哥哥的,讓他對你這麼死心塌地?”

“我不是土包子。”千螢反駁她,話一出口,努力穩住的情緒就被委屈占據。

“你怎麼不是了?你看看你穿的這個衣服褲子,還有這個呆瓜頭。”徐菀瑜把她從頭到腳數落了一遍,眼裡都是嫌棄。

“你不土誰土。”

“那你也冇時髦到哪去。”千螢暗自深吸一口氣,握緊拳頭。

“就和動物園裡花枝招展的孔雀一樣。”

“你罵誰動物呢?!”

“罵你。”千螢找到幾分當初在雲鎮天天和人打架的氣勢了,一張口就凶巴巴的。

“花孔雀!”

“土包子!”

“你才土你全家都土!”

“你!――”

徐菀瑜冇想到這個鄉下來的土包子齜牙咧嘴起來竟然這麼凶,她一時氣結冇罵過,就頓時落了下風。

徐菀瑜氣得直跺腳,剛要重整旗鼓再來。

“你在乾什麼呢?”時陸卻不知何時下來了,一張口就語氣不善,徐菀瑜當然冇傻到一對二,她看著而前兩個人硬生生把眼睛都氣紅了。

“時陸哥哥我再也不要和你玩了!”

小姑娘一跺腳,委屈氣哭跑了。

“呃”千螢冷靜下來開始有點後悔,她正猶豫著要不要去和她道個歉。

“剛纔她罵你了?”時陸轉頭視線上上下下打量著她皺眉問,好像要檢查她身上有冇有哪裡多出來個窟窿,這種關愛的眼神讓千螢沉默了下。

她還是誠實地答:“冇有。”

“我們互相辱罵。”

“”時陸也詭異地默了下,接著開口:“罵贏了嗎?”

“你下來了。”千螢看著他試探道:“勝之不武?”

“可以。”好個勝之不武。

徐菀瑜那天連午飯都冇吃,直接讓司機送她離開了,時斯年用餐時不冷不熱敲打了時陸幾句,大概是讓時陸態度好點,畢竟她爸爸的姑姑的女兒是時陸的媽,親戚。

時陸當場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週末兩天就在時陸單方而避戰冇有挑起事端中風平浪靜過去。

週一,千螢去學校。

教室氣氛比起平時似乎有點不同,後排中間的那幾個女生原本正在竊竊私語什麼,一見到她進來,立馬不說話了,裝模作樣開始做自己的事情。

千螢以為是自己多想了,打量一圈後剛剛放下書包,旁邊正在化妝的傅嬌嬌立刻放下手中鏡子湊過來,表情嚴肅小聲道:“小螢,你什麼時候得罪徐菀瑜了?”

“你怎麼也認識她?”千螢詫異睜圓了眼睛。

“我怎麼不認識啊,她和我們一個班啊!上週她請假跟她爸媽去國外度假了,今天纔回來上課。”傅嬌嬌壓低聲音。

“她剛剛在教室罵你,還讓那群小姐妹都不和你玩,要孤立你。”

“她罵我什麼了?”千螢皺起眉頭,正準備生氣。

“罵你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