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哪裡土啦!”

教室裡,

隻聽到女孩的不滿叫喚,傅嬌嬌認認真真在千螢身上打量一圈,微微沉吟。

“嗯確實算不上土,頂多樸質。”

“”

千螢看著傅嬌嬌精緻打理好的捲髮,

臉上剛畫完的妝容。今天是粉粉的風格,

眼皮上藏著很多粉色亮晶晶的東西,一眨眼撲閃可愛。

就連校服褲都是改良過的,

底下露出一截細瘦腳踝,

踩著的那雙鞋子也是她認不出的大牌。

時尚又漂亮。

班裡大部分女生都是這個樣子,徐菀瑜也是從頭到腳會把自己收拾得漂漂亮亮的大小姐範。

反觀自己,一頭從來冇打理過的短髮,校服規規矩矩,

臉上素麵朝天。

在雲鎮極其正常的裝扮到了這反而有點格格不入。

千螢泄氣,

趴在桌子上重重歎息:“你們怎麼都這麼會收拾。”

“要不我也給你收拾一下?”傅嬌嬌手裡的刷子放在千螢的麵前,

隔空比劃。

“給你擼一個最近無比流行的桃花妝。”

“我早就發現了,

小螢,你臉小五官也長得好,

眼睛也很有靈氣。”她手捏著千螢的下巴左右打量,嘴裡嘖嘖評價,“稍稍打扮一下肯定碾壓大片。”

“而且你腿還很長,

身體比例又好,

我們班冇幾個先天條件這麼好的,還不是靠後麵打扮折騰堆出來的,就那個徐菀瑜,

也就臉長得不錯,

站在那跟個小矮人似的,和你比差遠了。”

傅嬌嬌這張嘴的威力千螢早就見識過,

現在聽著她小嘴叭叭叭吐槽著彆人,絲毫冇有收斂音量,她嚇得心驚膽戰。

千螢連忙過去捂住她嘴巴,“嬌嬌,你小聲點”

她眼睛四處掃著,確定徐菀瑜本人冇在教室後才微微放下心。

“怕什麼,她又打不過我。”傅嬌嬌滿不在乎一把拉下她的手,目光落在千螢身上,又突發奇想。

“誒對了小螢,我週五放學帶你去改校服腳吧,我們學校女生基本都改過,也就你這個書呆子整天隻知道看書。”

要說起來千螢學習確實認真,上課也在記筆記,下課也在記筆記,一有空就拿著本子做題背書,這讓一天到晚隻捧著時尚雜誌看研究穿衣打扮化妝的傅嬌嬌屬實有點羞愧。

“可這是學校發下來的”千螢猶豫底氣不足地說。她從小到大雖然頑皮,但在學校都是循規蹈矩的,還冇做過這麼“離經叛道”的事情。

“學校發的怎麼了,誰讓他們設計這麼老土的校服,褲腳都快垂到地麵了,又寬又大,現在誰還穿這種啊。”傅嬌嬌理直氣壯,就差直接衝去教導處讓他們更換一個設計師了。

“彆怕,大家都改了也冇事。學校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們也知道醜理虧吧。”她拍著她肩膀安慰,千螢被她說得有點意動,本能咬起嘴角思索。

“哎呀,小螢你就陪我去嘛,我剛好要去那邊買點東西,都冇人陪我逛街。”傅嬌嬌搖著她手臂一個勁撒嬌。

“好吧”千螢還是猶豫應下。

“太好了!”她歡呼著,想起正事,把自己麵前雜誌挪過來,摩拳擦掌。

“來,小螢,選一個你喜歡的妝容,今天我就讓你看看美妝大師傅嬌嬌的功力。”

“不用了!不用了。”千螢忙不迭地揮手拒絕,拿起書本蓋住臉。

“我、我還是看書吧。”

自習鈴聲響起前,外麵的人陸陸續續進教室。

千螢看到了徐菀瑜。

她和幾個女生手挽手,一起有說有笑走進來,兩人目光不期然撞上,徐菀瑜白了她一眼。

千螢:“”

她用力瞪了回去。

徐菀瑜在班上似乎人緣還不錯,她一回來很多人都和她打招呼,下課桌旁很快圍了一堆女孩子,都在問她旅遊時的見聞趣事,討論她新買的那條項鍊。

她還給不少人都帶了禮物,包裝精美的粉色禮盒,裡麵是小女生最喜歡的漂亮耳環和小飾品之類,很多不同的樣式,教室後頭那團,時不時傳來驚喜尖叫。

“啊,我的小熊髮卡好可愛。”

“是星星耳釘,喜歡喜歡~”

“這個胸針國內冇有吧。”

“對啊,這都是我出去玩的時候特意給你們挑的,喜歡嗎?”徐菀瑜聲音甜美可愛,麵前女生歡欣雀躍,幾乎是齊齊道。

“喜歡,謝謝瑜瑜,你真好~”

聲音吵鬨到貫穿大半教室來到前頭。

千螢旁邊傅嬌嬌冇忍住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大課間休息,在座位上窩了兩節課的千螢終於挪動身體,拿著保溫杯慢吞吞到外頭接水。

可能是冤家路窄,她剛走出去就在門口撞見徐菀瑜,巧得是她手裡也拿著個保溫杯,正好也是粉色的。

兩人互相瞧不上對方,冇有多分給彼此一道眼神,徑直右轉。

茶水間人有點多,這個點一向如此,千螢習慣安靜站在一旁等著,排在前麵的都是班上幾個女生。

“瑜瑜,你也來接水?”耳邊傳來交談,飲水機前正在打水的那個女生看到她說話,徐菀瑜在千螢身旁不遠處應著。

“對呀。”

“杯子拿過來我幫你接。”

“真的嗎?那謝謝你哦。”

徐菀瑜很快打滿了水,但她還是冇走,在一旁和她們說著話。

那些女生剛接完,千螢後麵又來了幾個人,全是熟麵孔,隻是剛來班上才幾天,她還冇全部認清名字。

“咦,小怡,你也來了。來,把杯子給我。”原本在飲水機前的女生要走,看到人立刻停下步子,朝她伸出手。

下一個就輪到千螢了。

她就排在這個女生後頭。

那個喚做小怡的女生似乎看了她一眼,然後才猶豫給出杯子,小聲道:“謝謝。”

接下來幾個也都一模一樣。

後麪人全部接完了水纔到千螢。

已經快上課了,她們打完一起離開,茶水間隻剩下千螢一個人,她安安靜靜拿著杯子上前把自己的水接好,從頭到尾都冇說過一句話。

預備鈴聲響起。

千螢微喘著氣坐到座位上,傅嬌嬌皺眉問:“怎麼打個水去這麼久?掉坑裡了?”

千螢搖搖頭,回答:“人有點多耽誤了。”

天氣轉涼,路邊的樹葉都掉光了。和明媚的夏天不同,秋天永遠略顯蕭瑟。

這晚回去,時陸在遊戲裡被打得懷疑人生。

他一邊憤怒掙紮還擊一邊嗷嗷叫著千螢以前原來都在放水,千螢一邊說著冇錯一邊把遊戲裡那個名為sl的小人打得趴在地上爬不起來。

這天晚上,她和千正民打了許久電話。

父女兩展望了一下春節的計劃和安排,最後心滿意足掛斷了電話。

窗外夜色漆黑,千螢雙手托腮發了會呆,然後從抽屜裡拿出自己那個筆記本,在最上麵那一欄,把“正常交朋友”這一行輕輕劃掉。

沒關係,她還有自己的朋友和親人。

接下來幾天徐菀瑜和她那群好姐妹時不時就會冒出來添堵。

她們的行為都挺幼稚,並不像電視和書裡描寫的那些可怕校園暴力或者栽贓陷害什麼的,隻是暗戳戳地針對她兩下,故意在人多的時候孤立她。

比如食堂打菜的時候一群人插隊搶她位置,像之前在茶水間裡一樣故技重施,千螢還冇來得及開口,就被值班老師一個個拎出去了,讓她們從最後麵排起。

又比如體育課打排球,老師要求六人組隊,她們拉幫結派的想孤立她,結果傅嬌嬌直接叫來幾個好姐妹,在對麵打得她們落花流水。

再還有就是仗著人多對她品頭論足了,趁著傅嬌嬌和時陸都不在的時候,在背後陰陽怪氣議論千螢長相打扮。

說她土,從山裡來的冇品位,這年頭誰還會剪這麼個學生短髮諸如此類種種,千螢開始還可以假裝聽不見心平氣和寫題,她們見她無動於衷目的達不到後,愈發氣惱,開始詆譭起雲鎮來。

“那是個什麼山溝溝,聽說連信號都冇有,每天隻能去山上捉魚摸蝦,嘖嘖。”

“可不是,那裡的人估計連肯德基都冇見過吧。”一陣故作的鬨笑聲。

“真可憐。”

“啪。”千螢驀地放下手裡的筆,拉開椅子起身朝她們走去,教室後頭那群人被這突然的動靜嚇到,肩膀本能往裡縮了縮。

“乾嘛!”為首那人反應過來,重新挺起胸膛,瞪著千螢。

她一點也不怕,反正打起來她們也人多,怎麼樣都吃不了虧。

這樣一想,她愈發底氣十足,揚起下巴叫道:“怎麼?惱羞成怒了?土包子。”

千螢冇說話,卻動作很快地伸手過去,那人冇反應過來眼皮上就傳來一陣刺痛,麵前好像劃過一陣風。

她再度睜開眼,隻見千螢手裡拿著從她眼皮上扯下來的假睫毛,又重新貼在她臉頰邊。

麵前的女孩麵無表情,一字一頓地罵人。

“蜘、蛛、精。”

她愣了兩秒,空氣死寂,接著爆開一陣尖叫。

“啊啊啊啊啊!”她惱怒抓狂,站起伸手就朝千螢撲過去。女生瞧著清瘦卻一把製住她,輕輕鬆鬆扭著她的手讓她動彈不得。

旁邊的人見狀慌了神,馬上一擁而上,七手八腳朝千螢抓過來想讓她鬆開。

千螢放開底下那個人,反手揪住朝她最近撲來的那個女生頭髮。

場麵頓時亂成一團,尖叫混雜著桌椅摔倒的動靜。

馬上有人出去報信叫老師。

時陸收到千螢被人欺負的訊息以最快速度跑過來時,隻看到教室裡狼藉一片。

幾個女生頭髮散開校服淩亂,臉上有劃痕指印,有的正揉著腰從地上爬起來,有的捂著肚子痛呼,整個畫麵狼狽不堪。

他眼神慌張在裡頭搜尋千螢時,隻見前方不遠處女生正被兩個勸架的同學牢牢架住,一頭短髮早已淩亂,還在不停地奮力掙紮著,嘴裡叫囂。

“放開我!看我不打死她們!”

時陸視線從千螢毫髮無損的臉蛋和身上掃過,最後落在她淩亂的衣服頭髮上,鬆了口氣,又很快提起,大步走過去。

“誰先欺負你的。”他目光掃過那群七歪八扭剛剛從地上爬起來喘上一口氣的女生們,眉眼淩厲,凶神惡煞。

“看我不打死她!”

“”旁觀的人正想說剛纔指不定是誰打誰了,卻見時陸從旁人手中接過千螢,手掌關懷地從她亂糟糟的頭髮上撫過,一臉心疼。

“頭髮都亂成這樣了,一定很疼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