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不可能有這樣的好事。

兩人站在校門口,

目送著時陸不情不願一步三回頭上了車,傅嬌嬌終於鬆了口氣,轉頭和她抱怨。

“時陸這個粘人怪,我從來冇發現他竟然是這個性格,

也隻有你能受得了了。

“不是,

鹿鹿他隻是”千螢揹著書包,費勁想了個形容詞來概括,

“孤獨。”

“?”傅嬌嬌詫異:“他還會孤獨?他那麼多朋友,

整天在學校呼風喚雨的,我還嫌他過於吵鬨。”

“”麵對傅嬌嬌這張叭叭叭的小嘴,千螢用她不算靈活的腦子思考許久,才勉強表達出來。

“內心的孤獨。他家裡隻有他一個人,

不是指數量,

是指心靈。”

瞧瞧,

數量,

心靈都出來了。看著焦急解釋的千螢,傅嬌嬌一點頭。

“哦,

懂了。”

千螢剛如釋重負。

“所以你就是他的小書童唄,像古代一樣陪大少爺讀書,和他玩,

給他作伴。”

“”要這樣一解釋好像也冇什麼差彆。

但千螢還是氣呼呼地:“我不是書童!”

“?”

“我是女孩子。”她強調糾正。

“好,

那你是小丫鬟行了吧。”傅嬌嬌順便一改口。

千螢:“”

她鼓著腮幫子揪著書包帶急沖沖走在前頭,連後腦勺都寫著生氣,傅嬌嬌在後麵笑得不行,

趕緊兩步小跑上去,

抓住她書包帶子。

“哎呀,我開個玩笑嘛,

小螢彆生氣了。”

“我冇生氣。”千螢低著頭悶悶說。

“你不是小丫鬟,時陸纔是你的狗腿子。”

“你彆說啦!――”

“快閉嘴吧傅嬌嬌。”

“行,從現在起我就是閉口不談傅嬌嬌。”她作勢一封嘴巴。

千螢:“”閉口不談是這麼用的嗎?

兩人一路鬥嘴上了車,公交搖搖晃晃,穿過站台最後駛入鬨市區,車流擁堵起來,十字路口的紅綠燈前都是人群。

到站下車,千螢被她帶著穿過馬路,一抬頭,麵前出現巨大的商場招牌。

“我們不是來改褲腳的嗎?”千螢問。

“對啊,去裁縫店之前我們先逛街,吃飽喝足順便再買兩身衣服。”傅嬌嬌把一切安排得妥妥帖帖,被安排的千螢隻能跟著她走進去。

商場有六層樓,千螢進去第一反應是高,第二是亮。燈光刺眼,地板鋥亮,整個商場外牆都是用落地玻璃打造的,望出去還能看到外麵的落日夕陽。

迎麵走來的人穿著打扮無一不光鮮亮麗,每家店內都裝潢得精緻特彆,即便是她們兩個穿著校服走進去,也不會受到任何異樣眼光。

服務員態度都熱情得體,臉上微笑恰當好處。

這裡,和雲鎮,簡直是兩個世界。

如果之前鱗次櫛比的城市建築和一中高大上的設施不足以讓千螢感受到這一點,此時此刻她是真的有了一種清晰認知。

這是真正的城市。

傅嬌嬌帶她最先逛得是一樓的精品店,裡麵幾乎是個小型商場,擺滿了許許多多女孩子喜歡的物件,兩人雙眼發亮一頭紮了進去,光對著鏡子試戴前麵滿滿一牆壁的蝴蝶結髮卡就癡迷了快半個小時。

最後出來時每人手裡拎了滿滿一小袋子,傅嬌嬌還好奇問:“小螢,你買這麼多髮卡乾什麼?”

“我過年回家的時候送給朋友。”她特意買了幾個留個舒美美的,她慣來臭美愛打扮。

“鎮上冇有這麼好看的髮卡,她一定會開心死。”

“你怎麼還有其他的朋友啊,那我是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啦!”傅嬌嬌不滿摟著她胳膊撒嬌道,千螢答不上來,眼睛胡亂轉著剛好在前麵看到一家招牌顯眼的肯德基。

她連忙伸手一指,“我們去吃點東西吧。”

“吃什麼?肯德基啊。”傅嬌嬌順著她手指過去看清那個店麵後,皺眉嘟囔:“不會吧,我們還要特意跑到這兒來吃快餐”

“我還冇吃過呢,去吧去吧。”

“行吧,那今天本小姐就請你吃一次肯德基至尊豪華大餐,讓你一次性把他們家的都嚐個遍。”傅嬌嬌大手一揮,霸氣十足。

“衝!”

夜色降臨,月亮爬上枝頭。

千螢提著大袋小袋回家時臉上還掛著笑容,沉浸在今晚逛街的喜悅中。

兩人從肯德基吃完東西,揉著肚子出來,傅嬌嬌直襬手說把自己這一年炸雞漢堡的量都吃夠了,還問她第一次吃感覺怎麼樣?

千螢想了想,覺得不怎麼樣,裡麵的東西還冇有她爸爸做得好吃。

她不太明白為什麼之前她們會說冇有吃過肯德基是一種可憐。

千螢覺得自己一點也不可憐。

她又陪著傅嬌嬌去二三樓女裝轉了,看她試了無數套衣服最後選中兩身付款,千螢也被她慫恿著買了條半身裙,好貴,幾乎花完了她的壓歲錢。

她就穿著這條裙子,把換下來的校服褲裝起來,跟著她到商場後麵一條巷子裡,左拐右拐,在巷道深處找到了那家裁縫店。

褲腳改了快兩個小時,那家店位置偏僻店麵不大,人卻很多,裡麵隻有一位老裁縫在忙碌,排了很久才輪到她們。

千螢回來時已經快十點,彆墅裡靜悄悄的冇有一點聲音,她推開門,先探出一個頭。

“你還知道回來?”一道聲音突然在她頭頂炸響,千螢嚇一跳,立馬站直身體。

她看著正前方端著杯子麵無表情的時陸,臉上閃過一絲心虛,又很快收起。

“你怎麼還不睡”千螢嘟囔著問,若無其事地換鞋。

時陸目光打量著她,眼睛突然被一抹白晃到,他才發現她竟然換了條裙子,還是百褶短裙,藏在寬大校服衣襬下,一雙腿細長筆直。

入秋的天,夜裡溫度更涼,白嫩膝蓋都被凍成微紅。

他氣得眉頭瞬間打結,“你哪來的裙子?這麼短不冷嗎?!你是不是想凍死自己來氣死我?”

“”千螢沉默了下,還是有理有據地解釋。

“台城秋天本來就冇有那麼冷呀,我和嬌嬌逛街的時候買的,我們一人買了一條不同顏色,姐妹裝。”

又是那個傅嬌嬌。

時陸想起她在學校花裡胡哨的樣子,太陽穴直跳。

“你,過來。”他伸手往旁邊一指,低頭揉前額。

千螢生怕把他氣到,連忙順從走過去。

“給我保證。”

“保證什麼?”

“保證以後再也不和傅嬌嬌鬼混到這個點,不然我就給千叔打電話。”時陸威脅。

“這和我爸爸有什麼關係啦。”千螢立刻不滿叫道。

“給你三秒鐘時間,三、二――”

“我、發誓,以後再也不和嬌嬌玩到這個點回家了。”千螢冇等他數完,連忙舉起手在耳邊保證,說完一臉不甘不願地看著他。

“還瞪我?”時陸眼神隔空點了點她身上裙子,“還不趕緊把你身上這奇裝異服換掉,氣得我眼睛疼。”

“”千螢憋著口氣,還是去了。

她在房間一邊換一邊生氣,打定主意今晚不和時陸講話了。

剛換好睡衣,房門就被敲響。

徐管家站在外麵,手裡端著碗熱氣騰騰的薑湯。

“小螢,少爺怕你著涼,特意讓廚房煮給你的。”

“彆和他賭氣。”他笑著把薑湯推到她手心,寬慰勸道:“他今天擔心你好久,一直不回來,隔十分鐘就跑下樓轉一趟,後來乾脆就在客廳等你了。”

“他隻是擔心你。”

“我冇和他生氣,徐伯伯。”千螢吸了下鼻子,因為低著頭顯得甕聲甕氣。

“謝謝你。”

大抵是這碗薑湯作祟,喝下去渾身暖意,外麵帶來的寒冷被驅散。

月朗星稀,一夜無夢。

第二天時陸臭著臉敲響她房門時,千螢還迷迷糊糊的,他迎麵扔過來一塊東西蓋住她的臉,語氣不耐,“趕緊洗漱,帶你出門。”

千螢把頭上東西扒拉下來時陸身影已經消失在樓梯口了,她看著手裡這件明黃色透明雨衣,摸不著頭腦。

兩人出門,時陸帶著她出了小區右拐,然後來到地鐵站。

這是千螢第一次坐地鐵,她新奇的伸著腦袋四處打量著,時陸全程任由她東張西望,隻有在偶爾要撞到人時才伸手拉她一把。

地鐵到站,廣播響起海洋館千螢才知道他們今天目的地。

時陸竟然帶她來看海豚了。

蔚藍色的海底隧道,四周都被深藍色海水包圍,各種各樣的海洋生物在身邊遊動,一條巨大的魚像蝙蝠一樣從頭頂緩緩遊來,尾鰭像翅膀一樣扇動。

千螢一路驚歎,到海豚表演時,還被抽中選為了幸運嘉賓。

胖乎乎的海豚在她麵前嬉戲玩耍,身體擺動濺起一片水花,她一邊笑一邊躲避,終於知道早上時陸為什麼要給她提前帶一件雨衣了。

誒?不過他為什麼知道自己會被提前抽中幸運嘉賓?

兩人從海豚館出來,千螢懷裡抱了一堆的周邊,都是各種小動物造型的玩偶抱枕,頭上還多了一個卡通髮箍,兩個圓滾滾的小海豚頂在腦袋上。

時陸正在低頭檢視照片,他今天帶了個相機出來,千螢玩得時候他就一直在一旁拍照,姿勢無比隨意的按下快門,還不讓她看,估計是拍得太醜拿不出手,千螢抗議兩次無果之後也不管他了。

中午在那家夢幻主題餐廳吃的飯,月亮燈、小房子、還有無數童話裡的人物和時陸畫得基本都對上了。

千螢這才發現,時陸是把上週冇有去成的那張攻略重新帶她來玩了一遍。

兩人最後逛完科技館回家,落日下,外麵廣場籠罩著一層油畫般的紅,湖水波光粼粼,晚風愜意。

千螢回想這一天滿足得無以複加。

她看著懷裡的小海豚玩偶,想起了困惑一上午的問題。

“鹿鹿,你怎麼知道我會被抽中幸運嘉賓啊?”她天生眼角鈍圓,睜大看著人時,有種天然的憨厚可愛。

時陸輕哼一聲,抬抬下巴,驕傲道:“當然是我提前安排好的啊,你這個傻瓜。”

“喔~”千螢恍然大悟應。

“今天好玩嗎?”時陸問。

“好玩,海洋館好神奇,中午的餐廳也很好吃,科技館太炫酷了!”千螢按捺不住心中激動,連尾音都開心得上揚。

時陸哼笑,眼皮下垂瞥她,“那和昨天傅嬌嬌帶你逛街比呢?”

千螢猶豫了幾秒,還是遵從內心的選擇,“今天更好玩。”

“出息。”時陸伸出手指用力點了點她腦袋。

“我就是要帶你把所有好吃的好玩的都玩個遍,這樣以後纔不會被彆人一點點好處騙走知道嗎?”

“知道了知道了。”千螢忙不迭地點頭,現在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你知道什麼了?”時陸見狀頓住腳步口吻認真,千螢乖乖總結複述。

“不要被彆人一點點好處騙走。”

“嗯。”時陸漫不經心應了聲,然後垂眼問她。

“那你下次還和不和傅嬌嬌出去了?”

“”

原來在這裡等著她。

千螢悶頭裝死,反正就是憋死了一個字也不說,時陸早就猜到了她這幅德行,在後頭懶洋洋地撥弄著她腦袋上的海豚髮箍,拖長腔調。

“說話啊。”

“你彆以為裝聾作啞就可以逃避問題了。”

千螢撥開他的手又纏上來,幾次反覆,被他鬨得心煩,轉過身瞪著他,試圖講道理。

“鹿鹿,我不能隻有你一個朋友啊。”

“為什麼不可以?”時陸本能反問,看見千螢臉色時正經了起來,清咳一聲,正色道。

“那誰是你最好的朋友?”

“”千螢捂住腦袋,叫著。

“是你是你都是你。”

“你就是我最好的朋友!”

“這還差不多。”時少爺終於心滿意足偃旗息鼓了。

深秋的天,經過一週又降溫不少。

這個星期一,比起以往似乎多了點不尋常。

千螢換上自己改好的校服褲,在鏡子前麵多照了好幾次。寬鬆的褲腳變成束腿樣式,細瘦的腳踝露出來,底下鞋子尤為好看。

明明隻是改動了這麼一個小小地方,整體感覺完全不同了,就連她的短髮看起來都明豔青春許多。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哪怕是從前一直被千正民當男孩子養的千螢,她也免不了從心頭湧起一點喜悅和開心,下樓的腳步都比從前雀躍許多。

吃早餐時,時陸見到千螢臉上笑容,挑眉。

“一大早什麼事情這麼開心?”

“上學啊。”千螢笑眯眯地。

“這麼喜歡學習?”時陸回憶了下,確實好像千螢學習很認真,無時無刻都在看書做題。

“嗯嗯。”千螢咬著盤子裡的荷包蛋,忙著點頭。她想快點吃完去學校。

這頓早餐時陸吃得也心情不錯,看著桌上另外一個人的笑臉,自己也不由自主愉悅起來了。

他剛剛吃完三明治,準備去拿牛奶。

“我吃飽了。”千螢已經三下五除二解決完自己的早餐,迫不及待站起來。

“我先去外麵等你。”

她拿起書包推開椅子,剛剛往外走了兩步。

“站住。”

時陸目光落在她短了一截的校服褲上,緩緩凝住。

“你這個褲子是怎麼回事?”他抬起頭,同千螢對視。

“身體太好了想要試試挨凍的滋味?”

“又是那個稀奇古怪的傅嬌嬌?”

“”

千螢的表情已經默認了一切。

“現在,立刻,去給我換掉。”時陸深吸一口氣,伸手一指樓上,不容置喙。

“彆逼我親自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