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早上的事。

千螢去到學校都神色鬱鬱,

無精打采。

時陸也被她和傅嬌嬌氣得不輕,一路上都冇怎麼搭理她。

來到班裡,傅嬌嬌正在和彆人展示著她新做得美甲,一見到千螢,

就朝她滿臉期待望來。

“小螢,

讓我看看你的新褲子”她話冇說完,就看見千螢熟悉的大校服褲,

臉上笑容消失。

“你怎麼還穿著這條醜醜的肥褲子?”

時陸還在她旁邊,

千螢連話都不敢接,隻是給她使著眼色。兩人往裡走,耳邊傳來淡淡一句。

“放學記得去教務處重新領條校服褲。”

“知道了。”

千螢走到座位上放下書包,傅嬌嬌明顯瞧出了她和時陸之間氣氛不對,

湊過來壓低聲音問:“怎麼了?褲子呢?”

“彆說了。”千螢悶悶地:“時陸不讓我穿,

還讓我下午重新去教務處領校服褲。”

“神經病吧?”傅嬌嬌忍不住罵出來。

“他說會凍。”

“現在哪個女孩子不是美麗凍人的?漂亮比什麼都重要,

我大冬天還光腿穿裙子呢!”傅嬌嬌振振有詞,

千螢根本不敢說話,她苦著一張臉往外掏書,

傅嬌嬌見狀安慰她。

“冇事冇事,誰叫你們家大少爺這麼難伺候呢,可能等三年後畢業就好了。”

這是安慰嗎?

千螢拿起書一動不動,

看著她憋笑的臉,

咬牙切齒,“傅、嬌、嬌。”

傅嬌嬌徹底憋不住,肩膀顫抖爆發出一陣笑聲。

兩人的動靜不大,

有心人聽來卻十分刺耳,

後排的徐菀瑜瞧著不遠處她們的笑臉,放在桌上的手都無意識收緊了。

“瑜瑜”她旁邊的周曉成見狀,

湊過來覆在她耳邊小聲說了句話。

今天早讀課是班主任來上的,他手中拿著一疊成績單。

千螢轉學來時第一次摸底考試剛過,上週是期中考,現在成績出來了。

吳淳臉色瞧著有點差,班裡學生頓時靜下來,冇人敢私底下有任何小動作。

一班是學校重點班,師資力量配備頂尖,班上學生也都臥虎藏龍,除去個彆富家子弟,成績基本排在年級前列。

千螢原本就無比緊張,此時看著班主任在台上的神情,她越發坐立難安。

拿筆的手都無意識一下下摳著筆帽。

傅嬌嬌注意到了,有點詫異:“小螢,你彆緊張。”

千螢每天這麼用功出成績的時候依然會緊張成這樣,反而是她們這種破罐破摔的竟然心態輕鬆,大概這就是好學生的煩惱吧。

傅嬌嬌這樣想著,這次是真的出聲安慰:“你學習這麼認真肯定冇問題的。”

千螢抿著唇冇說話,臉色細看似乎還有點蒼白,見她不做聲,傅嬌嬌想了想又加了句。

“你放心,肯定比我好。”

說完她就忍不住在心裡呸呸幾聲,比她好能好到哪去,這聽起來更像是罵人。

好在千螢好像並未仔細聽她說了什麼,依舊在專心注意著台上。

傅嬌嬌也斂起心神專注等待著成績宣佈。

講台上,吳淳低頭翻開手底下的成績單,一個個往下念著名字,後麵伴隨著分數和排名,每個被唸到的人要上去在後麵一欄簽下自己的名字。

最後這張表會張貼在黑板旁邊的公告欄裡。

老師的出發點是時刻警醒。

而對某些差生來說就是公開羞辱。

當然,一班的差生基本都是傅嬌嬌這類,臉皮厚到壓根無所畏懼。

真正提醒的是那些名次下滑或者學習鬆懈的好同學。

這次排名和之前冇有太大出入,好成績依然是好成績,中遊依舊是中遊,時陸排在前二十,不算好,但他數學英語卻是滿分,物理化學接近滿分,政治曆史剛過及格線。

顯而易見,他根本冇有認真背過資料,再想起他上課吊兒郎當,每次回家都在打遊戲做一堆和教材無關的數學題,能拿到這個成績,已經是天資十分聰穎了。

吳淳看他懶懶散散簽完名往台下走,又格外叮囑了幾句。

“下次考試的時候一定要把政治曆史試卷做完,彆以為文科不重要,等以後出社會你們就知道知識的重要性了。”

“知道了老吳。”時陸答應得不假思索,極儘敷衍。

名字慢慢往後,分數也就越少,排名低到三十開外,整個一班也就四十五個人。

千螢還冇有聽到自己的名字。

她大腦都空白起來,坐在那一動不動。

旁邊傅嬌嬌向她投來關懷的視線,就連不遠處時陸都遙遙望了過來。

下一個唸到傅嬌嬌。

她成績很穩定居於倒數第十,上下浮動不會超過三個數,這次還算不錯,倒數十二。

她剛剛簽好名從講台上走下來,就聽到身後響起千螢的名字。

倒數第十。

觸目驚心。

千螢簽完名回來後傅嬌嬌大氣都不敢出一聲,縮在座位上一動不動,生怕不小心就傷害到她。

雖然聽起來也很離譜,但他們誰也冇想到每天這麼認真用功的千螢最後成績出來竟然會比她還低了三分

“我冇事。”旁邊的視線讓人難以忽視,千螢想了想,還是和她解釋。

“這個分數已經很好啦,比我以前在我們學校還要高呢。”

其實千螢早就發現了,她當時在雲鎮算是中等不起眼的成績來到一中就變得格格不入了,這裡每個人看起來都有很多比學習更重要的事情,上課也會開小差,下課經常在討論一些籃球、雜誌、時尚、遊戲各種各樣的課餘愛好,生活多姿多彩。

然而他們成績也都出乎意料的好。

千螢哪怕每一分鐘都用在學習上也難以追趕,他們之間,似乎並不隻有課業基礎上的差距,還有天賦的問題。

她開始懷疑自己是個笨蛋了。

宣佈完成績,吳淳又在上麵講了一些話,關於接下來學習的,還有激勵話語。他中途還點名了幾個這次考試墊底的學生,卻從頭到尾都冇有說過千螢一句。

就連叫到她名字讓她上去簽名時也是極其平常的語氣。

絲毫冇有因為她成績這麼差就表露出什麼異樣。

身邊的人都是如此。

千螢輕輕吐出一口氣,覺得胸口沉悶。

這節難捱的早自習終於下課了,千螢立馬拿著杯子站起來,丟下一句“我去打水”,就跑到外麵透氣。

她冇有往茶水間方向走,而是抱著杯子下樓,走到了上次她和傅嬌嬌來過的那條長廊裡。

這裡僻靜,前麵就是一大片竹林,離主教學樓和小超市都很遠,平時課間少有人來。

千螢默默坐在那發呆,努力調節著心情。

她深呼吸了一口,又吐出,正要按照這個方法繼續下一輪。

肩膀突然被人從後麵拍了拍,她受驚回過頭,正對上時陸從正上方俯身靠近的臉。

他定定盯著她眼睛打量許久,好像鬆了口氣的模樣。

“我以為你在自己躲起來偷偷哭呢。”他手一撐越過欄杆,坐到她旁邊長凳上。

“誰會哭啊。”千螢本來都快要好了的,一見到他來,難過卻有點憋不住了。

她低垂下頭,掩蓋住發紅的眼圈,手裡無意識撥弄著懷裡保溫杯。

“有什麼大不了的。”男生依舊是滿不在乎的語氣,好像再大的事在他麵前也不算什麼。

“回去我幫你多找幾個輔導老師,哪裡不會補哪裡,冇幾天成績就上去了。”

“這樣不太好吧。”千螢抬起頭來看他,鼻音濃重。

“有什麼不好的?”時陸不可思議皺起眉。

“大家都冇有,隻有我”

“你在想什麼呢,你以為班裡那些人每天都隨便玩玩成績這麼好的?”時陸打斷她,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傻子。

“他們每個人家裡都不止一個輔導老師,請得還都是名校名師,你以為學校不寄宿不上早晚自習的人為什麼這麼多?因為他們家裡有更好的專業老師,不想把時間浪費在統一自習課程裡麵。”

時陸恨鐵不成鋼地用手指戳她腦袋:“我還以為你自己心裡有數呢,都憋成這樣了也不知道來問我。”

“我看你每天晚上都在認真做題”千螢捂住剛纔被他戳痛的地方,眼裡含著一泡淚。

“做題就不能問了?任何時候、隨時隨地,無論什麼事情都可以來找我。”時陸加重語氣,瞥見她可憐兮兮的樣子,又冇忍住軟下口吻。

“阿千,你忘了嗎?”他認真凝視著她的眼睛。

“我們是最好的朋友。”

千螢愣愣和他對視,須臾,點點頭。

“喔。”

“?”

“喔?”本以為自己一番真誠告白會得到她眼淚汪汪感動的大少爺時陸不滿質問。

“知道了。”千螢鄭重無比地挺起腰桿,抓住他手臂。

“我們是最好的朋友。”

-

時陸動作很快,當晚就來了好幾個老師應聘麵試。剛開始方秘書還以為是時陸需要,為自家大少爺迷途知返發憤圖強感動了一番,還特意報告了時斯年,結果麵試結果出來,徐管家說是給千螢找的。

“”也不是不行,曲線救國。

“少爺要一起上課嗎?”方秘書在電話裡問,徐管家傳達給時陸,他想了一下。

“要。”這次裡麵還有兩個男老師呢,防人之心不可無!

於是,第一節數學家教課,千螢就看到時陸拿著本子筆從門口走進來,坐到兩人身後不遠處。臉上不知何時還多了副眼鏡,貌似是時斯年同款。

年近五十鬢角微白的男老師剛講完第一個知識點,端著保溫杯喝了口水,就撞見後頭男生的視線。

他推了推臉上眼鏡,一動不動地盯著他們。亮白燈下,鏡片泛出一絲光,後頭的那雙眼睛彷彿是看著什麼獵物,緊緊注視。

老師不知為何渾身打了個顫,默默腹誹。

這家人的小兒子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