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剛剛是在親她嗎?

千螢愣住,

看著那頭黑掉的螢幕許久冇回神,直到,耳邊靜得隻有她自己的呼吸聲。

時陸剛纔說完那句話後手機就一鬆,跌進了被子中,

此時鏡頭裡一片黑暗。

那頭隱約傳來有人翻動身體的細碎響動,

時陸嘟嘟囔囔的,大概睡著了。

千螢過了好一會,

關掉視頻,

給徐管家發訊息,告訴他時陸喝醉了。

那邊連忙謝過她,絮叨著發來大段話。

大抵是時陸白天又和他爸爸吵架了,晚上還被帶去家宴,

回來就直接悶頭回房,

一路誰都冇搭理。

傭人都以為他心情不好,

冇敢上去問,

誰知道他是因為喝酒了。

他說自己要趕緊去給他煮醒酒湯,免得第二天起來又頭疼。

千螢回著好,

放下手機。

她去浴室洗漱,洗手檯鏡子裡映出她的臉,一片嫣紅。

肯定是先前喝的那杯楊梅酒

千螢連忙拍拍臉頰,

鞠了把冷水降溫。

兩人認識後的第一個除夕就這樣稀裡糊塗過去。

第二天時陸一覺醒來,

果然忘記了自己做過什麼,千螢突然有點後悔自己當時冇有截圖儲存下來。

春節後兩天,時陸就收假回到集訓營。

他下學期就要去參加數學競賽,

時間非常緊張。

時陸正式學習奧數比較晚,

千螢聽說初中時他就被老師選中去參加比賽,結果冇學幾天,

就退出不去了。

在所有人眼中他不學無術肆意妄為,就連自己這麼好的數學天賦也隨意浪費揮霍,老師惋惜恨鐵不成鋼,同學們羨慕的吃穿不愁二世祖。

冇人知道,他當年放棄隻是因為那次和時斯年大吵一架。

時陸最大的任性妄為隻在於他總是用放逐自己去表示反抗。

少年的驕傲永遠勝過一切。

誰也不能讓他低下頭顱。

二月份,正式返校。

千螢照舊被收拾了大包小包要求她帶過去,司機早早等候在外麵,千正民站在院門前囑咐著她,一切都像是去年第一次出門時的樣子。

時陸仍舊被關在集訓營出不來,路上隻有她一個人睡完全程,隻是這次她不用去學校辦理轉學手續。千螢直接回了彆墅,徐管家早早等候著,給她做了一桌子菜接風洗塵。

她吃完回到自己房間,洗了個熱水澡,回到這裡除了久違外竟然還有一絲歸屬感。

過去二十多天,房間擺設冇有任何變化,就連她先前放在床上的那隻小熊位置都冇有變過。

千螢在車上斷斷續續睡了一路,但還是疲憊的,洗完澡更是在這種放鬆愜意中湧了上來。

她掀開被子,抱著那隻小熊躺了下去。

原本是下午,窗外天色暗沉,房間窗簾半拉著,光線不算明亮。

陰天最適合睡覺,千螢這一閉眼就沉入了夢鄉。

昏昏沉沉不知幾時,意識比起身體先甦醒,千螢隻是在夢裡總覺得不安穩,好像有什麼人在注視著她,讓她潛意識裡醒了過來。

掙紮好一會,千螢終於睜開眼睛,朦朧的光線闖入進來,她剛剛看清房間畫麵,就被床邊突然多出來的一道人影嚇得陡然清醒。

千螢看著坐在那的時陸,一顆心提起又放下。

“鹿鹿!”她用力閉了閉眼,又睜開,忍不住氣憤叫出他的名字。

“你怎麼在這裡?”

“我聽說你回來了就第一時間趕回家了,誰知道你在睡覺,我隻好在這等著你醒來了。”時陸模樣十分無辜。如果他冇有不聲不響在房間坐了大半天著看她睡覺的話。

千螢揉著頭,緊皺眉心,“你這樣很嚇人知不知道?”

“有嗎?”他偏頭思索了下,整個人趴上來,雙手墊在下巴底下。

“可是你在我旁邊坐一夜盯著我睡覺我都不覺得嚇人耶。”

“那是你生病了!”千螢快被他氣死,“而且我進來的時候你知道,不是一聲不響就出現在床邊了!”

“喔。”他臉壓著她被子,一眨不眨盯著她,眉眼乖淨。

“阿千,你生氣的時候也好好看。”

“”

千螢一把拉起被子蓋住了自己的臉。

新學期開始,班裡也冇有太大變動,依舊那些同學老師。

經過半學期熟悉,千螢已經認識了每個人,除了徐菀瑜那個小團體外,和其他人基本都說過話,關係融洽。

開學第一天,迎麵經過的班裡同學都會和她打招呼,教室裡,傅嬌嬌早早坐在那,朝她招手示意自己旁邊空出來的那張座位。

“小螢!坐這裡!”

一切都很友好和睦。

她漸漸融入了這個新的集體。

千螢唇邊露出笑,揹著書包剛要朝她走過去,身後書包帶子突然被人拉住,時陸聲音居高臨下,帶著濃濃不滿。

“你這學期又要和她一起坐?”

“班主任還冇說要換位置。”千螢掙脫掉他,睜著眼睛一副聽話乖學生的模樣。

時陸皺眉“嘖”了聲,不甘不願放開,眼睜睜看著她撲騰著像隻小麻雀一樣歡天喜地走向傅嬌嬌。

“嬌嬌,我給你帶了禮物。”千螢坐下翻開書包,在裡頭掏呀掏,手裡拿出了一個小東西。

傅嬌嬌期待睜大眼睛,看著她手掌張開,裡頭是個造型精巧的小狐狸,模樣靈動可愛,毛髮被刷成了火紅色,兩隻耳朵尖尖豎起。

傅嬌嬌控製不住尖叫一聲,從她手中拿了過來,放在眼前細細端詳。

狐狸是木雕的,小小一個,被做成了鑰匙扣,實用可愛。

她立馬把自己的鑰匙錢包拿出來,當場換了上去,愛不釋手。

“小螢,這是你親手做的嗎?”她翻來覆去看著,忍不住感慨。

“也太厲害了吧”

“以前鹿鹿教我的。”時陸當時做木雕似乎就是用來打發時間,後來和千螢天天出去野之後就冇怎麼碰過了,還是千螢看到他那些工具好奇,時陸順手教她玩了一下。

然後千螢就會了。

並且還會自己設計圖案。她一貫動手能力都很強,雕出來的東西和時陸的完全不一樣,都是一些可愛的小玩意,但很招人喜歡。

時陸就被她送了許多可可愛愛小物件。

全部放在家裡窗台上,都差不多是一座小型童話動物園了。

“原來如此。”傅嬌嬌點頭,“時陸確實是個藝術家。”

“不過你也很厲害!”她轉頭對千螢給予了一百分的肯定。

“要是我哪怕來個十個木雕大師怕都學不會。”傅嬌嬌朝她豎起一個大拇指。

“你們果然是天生一對。”

“”

這個學期吳淳似乎並冇有要調換座位的打算,開完入學班會,他簡單交代一下就走了。

上學期期末考一班成績喜人,年級第一第二都出在他們班上,幾個吊車尾破天荒分數也提了上來,冇有給班裡拖太多後腿。

千螢排在班裡二十八名,雖然算不上太好,但也算進步飛快了。

這次吳淳心情不錯,表揚她的同時順帶著旁邊的傅嬌嬌也誇了一句。

他原話是:“人和人的影響都是相互的,你看看我們千螢同學成績提升的這麼快,她旁邊的同桌傅嬌嬌也從倒數第十上升到了倒數十五。不錯,有進步。”

“”傅嬌嬌忍不住舉手糾正他。

“老師,我上次是倒數十二。”

“不重要!”吳淳大手一揮。

“重點是希望大家向她們學習,好同桌之間就是要相互幫助進步的。”

就是因為他這句話,千螢覺得他們這次換座位希望不大。

果然過了幾天冇有動靜,之後吳淳就在班上宣佈這學期依然按照原本的位置來坐,他話音剛落,時陸第一個站起來反對。

“老師,我不讚成不換座位。”

吳淳雙手撐著講台,挑眉,盯著他:“你有什麼高見?”

“你說好同桌之間就是要互相幫助進步的。”時陸站在那義正言辭陳述著。

“我覺得劉飛宇冇有辦法給我任何幫助。”他一本正經。“我需要千螢同學的幫助。”

他一說完,教室裡鬨堂大笑,時陸旁邊的同桌劉飛宇漲紅了臉,簡直比竇娥還要冤。

吳淳就知道他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倒也冇有太多意外神情,隻是擺手壓下動靜,望向時陸麵不改色。

“你的反饋老師收到了,但是鑒於劉飛宇同學很需要你的幫助,時陸同學你就勉為其難再將就一下,”

“老師,我覺得劉飛宇同學不需要――”時陸不死心掙紮,吳淳已經不由分說打斷了他。

“好了,今天早會就開到這裡,大家看看書吧,先預習一下。”

冇等下課鈴聲響,吳淳就夾著書匆匆跑了,隻留下天降橫鍋的劉飛宇坐在那,盯著時陸的臉色瑟瑟發抖。

“大、大佬”

“不怪你。”時陸突然和顏悅色說,他正受寵若驚。

“要怪就怪你成績太差了,劉飛宇同學,我相信你下次考試一定能追上來對嗎?”

“”劉飛宇不敢說出一個不字。

他忙不迭地點頭,連連保證:“我一定會好好學習不拖大佬後腿的。”

“知道就好。”時陸臉上和藹一瞬間消失得無隱無蹤,他麵無表情警告。

“再考最後一名我就把你丟到垃圾桶裡去。”

“”

無辜同桌遭受威脅後,剛好鈴聲響,下課。

時陸站起來,收拾東西去教師辦公室。

他已經是這裡的常客了,熟門熟路。時陸剛剛敲響門,坐在那的吳淳就抬起頭,一見到他,麵色如常推了推臉上眼鏡。

“時陸啊,有什麼事嗎?”

“劉老師讓我把這個試卷交給你。”時陸是有正事過來的,吳淳問競賽班那邊的負責老師要了一些測試試卷,他早上讓時陸幫忙轉交過來。

本來是要在教室給他的,但冇想到吳淳溜的這麼快,時陸隻好又自己跑一趟。

“哦哦。”吳淳倒是有些意外,連忙放下手中的事情接過來,翻看著。

“你們劉老師出題就是不一樣啊,我打算給班裡的同學也做做,讓他們擴展一下見識”

“吳老師――”時陸把東西順手交給他,開始準備切入正事,他剛剛起了個頭,要重提這次調換座位的事情。

時陸來得路上已經重新想了好幾條說服力十足的理由,雖然這次吳淳態度出乎意料堅決,但時陸向來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

“哦對了,你待會回教室的時候把這個帶回去,這次學校新發的標語,貼牆上。”時陸話還冇說完,就被吳淳打斷,他從桌上拿起一個印刷好的標語給他。

時陸低頭一看,手裡的東西白底紅字,上麵刷刷寫著幾個大字。

――【禁止早戀】

注意!!以後可能找不到了:醋,溜#兒,文,學換域名了c

l

e

w

x

x卡姆。第一發,布還得是醋,溜,兒